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归零篇丨月圆之夜以太惊现四大狼变征兆

Bae SuBae Su 2018-10-13 167 次 收藏0

再大胆的人应该也难以料到,区块链世界市值排名第二,流动性排名第一,生态排名第一的以太坊,会在这波熊市里跌去接近90%的市值。

一周以前,以太坊跌至170美金以下,各个群充斥着恐慌和绝望。那些曾在牛市被人们大肆宣扬的“以太坊要超越比特币”的口号,纷纷变成了“以太归零,ETH毫无价值”的哀嚎。听说还有人成立了VQ群,要去找V神算账。

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这次的大退潮,已经让很多空气币,露出了不穿底裤的丑陋样子。等待它们的,只有归零的下场。(这里的归零,并非是指价格真的为零,基本上,价格从最高点跌去99%,我们就可以将其按归零处理。)

然而,以太坊,这个将智能合约带入人们视线的区块链2.0的代表,是否也会在这次大潮中被浪花吞没,让位给所谓的3.0时代的公链呢?

以太坊在这波熊市里跌去接近90%的市值,这是以太坊归零的前兆,还是其崛起的前奏?

今天这篇文章,会一层层地剖析以太坊一步步走向归零之路的征兆;而下一篇文章,同样会一层层地梳理以太坊一步步走向崛起之路的理由。

自相矛盾?不不不,若想看清事物的本质,要同时看到事物的正反面。正如《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名言:“同时保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念,还能正常行事,这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

暂且不说这“第一流的智慧”,今天将不同的观点都摆在这里,支持哪一派,可以看过后再下定论。

1、以太归零之第一阶认知:项目方砸盘

导致以太归零的主要原因可能是项目方砸盘。这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也是绝大多数媒体大肆渲染的一点。

这一点当然没毛病。不过,砸盘是为了让项目团队过冬取暖,还是为了让项目方自己逍遥快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关于砸盘,需要知道以下两点:

1.最近各个群里盛传的一张项目方砸盘图,这张图最早从哪里泄露出来的也不得而知。据某相关项目方的内部工作人员透露:该项目募集的ETH远没有对外宣称的“融资规模”那么庞大。

2.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项目方,在以太高位时,对募来的ETH一动不动;现在以太处于低位时,却纷纷恐慌性抛售,生怕再不卖ETH,其价位跌到白菜价甚至归零。这些项目方进入了典型的“囚徒困境”。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追涨杀跌”的项目方,其实也挺业余的。

相比而言,下面这两类项目团队的做法更令人欣赏。一类是融资完毕后,立刻把ETH换成美金,用于项目开发;另一类就是团队暂时不差钱,ETH放那基本没动。

而当前很多国内项目,融了几千或者几万枚ETH,转手就拿这些融来的ETH去投其他项目,不禁让人怀疑,他们融资的动机和目的到底是什么?

2、 以太归零之第二阶认知:ETH金融共识的崩塌

众所周知,ETH和BTC不一样。

BTC最先发明出来是被用作“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被称之为Currency Token(货币型通证)。

ETH则不一样,它从本质上来讲,是一个Utility Token(功能型通证)。它是以太坊网络上的Gas(燃料),驱动整个网络上DApp的运转。

(注:货币型Token、功能型Token等分类方法属于非正式分类方法,比较正式的只有SEC的分类方法,即证券类Token 与非证券类Token。)

而众所周知,这一波以太坊价格的上涨,是由于爱西欧的火爆。

但问题是,对于项目方,特别是那些思慕的项目方而言,收BTC和收ETH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只是因为通常要先发个ERC20 Token,那就顺道只收ETH吧。就这样,ETH价格一路飙涨,这纯粹是被筹款供需关系而非应用供需(Gas)推上去的,完全没有体现出一个Utility Token的价值,反倒是达成了一波短暂的金融共识,即大家都收ETH作为结算物。

ETH之前价格的稳定或是上涨,并非因为其存储了价值,而是因为共识成为其价值流通的暂时承载体。

但是,近期Weiss官方特推发文表示:以太坊网络上的DApp数量为900,但日活人数只有9000。这显示了人们对以太坊认可度的下降。

所以,以太币价暴跌也源于ETH金融共识的崩塌。

3、以太归零之第三阶认知:ETH并非以太坊网络的必需品

白话之前的文章V神预言将成现实,应用类区块链项目归零潮即将到来?曾经说过这样一个观点:90%的DApp都无法很好地进行自证,即为什么要单独发币,为什么不能直接用ETH?

看看最火的两个DApp,加密猫和Fomo3D,都没有发币,都是拿ETH直接玩的。

然而,另一个尴尬的事情出现了。以太坊自己,也得自证。即它为什么需要ETH当Gas,为什么不能用DApp的Token直接当Gas呢?

最近,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之一、Stellar的技术顾问Jeremy Rubin发文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以太坊作为平台,最终会成功;而ETH作为Token,最终会归零。

更扎心的是,V神“部分同意了他的观点”。

Jeremy Rubin的核心观点如下:

1.以太坊网络就像一辆共享汽车。当智能合约要开车时,会消耗燃料,你得向司机支付油费。

2.存在的问题是,油一定得是ETH么?

3.假设有个爆款DApp,有自己的代币。若每进行一笔爆款币的交易和传输,都往以太矿工的地址上打一小部分的爆款币作为矿工费或手续费,这难道不行么?

4.非代币的协议,可以用其他任何想用的代币来支付,甚至是代币的组合。

5.以太转型PoS,也完全可以用多种代币混合的HDPoS来维持权益证明,而并非ETH。

一言以蔽之,ETH本身并非以太坊网络的必需品。

V神回应核心如下:他认同Jeremy Rubin的部分观点。承认目前ETH的确造成ERC代币的抛压,而如果ETH停止发展,那么Jeremy Rubin所描述的ETH困境也确实存在。但是,他同时表示这些困境是可以解决的。

4、以太归零之第四阶认知:ETH市值究竟价值几何

对经济学感兴趣的读者,想必对著名的费雪方程式不陌生。

费雪方程式是货币数量说的数学形式,即MV=PQ。其中M为货币量,V为货币流通速度,P为价格水平,Q为交易的商品总量。该方程式说明在V、Q比较稳定时,货币流通量M决定物价P。

了解了费雪方程式后,我们再来看接下来这一小节关于ETH估值模型的计算。

下文节选于NPC翻译社翻译的John Pfeffer于2017年12月24日发布的文章《一位机构投资者的加密资产观》:

指定的协议类似于简化的经济体。这个经济体的GDP将是维护区块链所需算力的总成本,该GDP的计算基于消耗的处理能力、内存和带宽的数量,再乘以它们的单位成本。通证通常是用于支付这些算力的典型货币。网络总价值类似于货币供应量M(即发行中的所有通证),其中M = PQ / V;  PQ(价格×数量)是消耗的算力的总成本,V用来衡量通证在系统中的使用和重复使用的频率。所以单位通证价值=M/T,其中T是总的通证数量。

……

让我们做些计算,来看看以太币的实际使用价值有多少。第一种分析方式如下:以太坊的GDP(也就是PQ)是整个计算网络执行操作所获得的“收入”总和,可以用总Gas消耗乘以平均Gas价格得到。2017年12月23日,以太坊为执行交易烧掉(付给矿工)了1388以太币(用当日总Gas消耗乘以当日平均Gas价格)。按当日价格每个以太币值700美元,1388以太币大概是1百万美元。折算到每年(乘365)大约是3.55亿美元。

对以太坊交易的增长速度以及计算成本、能源消耗的下降速度可以做多种假设,让我们摆弄一下这些数字。比如,假设以太坊交易的增速跟1995-2005年期间互联网的增速一致(大概是年均150%),另外假定综合计算成本每年下降20%(这是个乐观估计,因为只考虑了计算成本下降,而没有考虑共识机制改变。如果用PoS代替PoW,计算成本将会呈数量级下降)。

这两个效应的叠加会使得以太坊GDP(PG)每年翻番。以这样的速度,十年后以太坊GDP将从3.55亿美元增长到3630亿美元,也就是增长1000倍。如果我们假定以太币的流通速度是7,那么十年后,以太币的总市值应该是520亿美元,比目前的680亿美元还低24%。当然,为了给今天的投资者提供有吸引力的回报,以太币的市值应该远低于520亿美元才行(假定投资者期待30%-40%年收益率,当前的以太币总市值应该在18-38亿美元之间)。……

另一种分析方式是用亚马逊云服务AWS收入类比以太坊GDP。AWS在2017年的收入预计是168亿美元。据摩根大通预计,AWS收入在2021年将为400亿美元,比我们前面估计的10年后以太坊年GDP小一个数量级。如果以太币的流通速度是7,以太坊GDP(用于运行网络的计算资源的PQ)需要达到4760亿美元,也就是目前AWS的28倍,以太币的当前估值才是合理的。而且以这样的估值水平,以太坊在发展到那么大规模的过程中,投资者不会有任何回报。当然除了AWS还有其他云计算服务提供商,除了以太坊也还有其他区块链。即便以太坊能够获得比AWS在云计算市场更大的份额,这样的远景也很难让以太币的当前估值合理化。

……

综上所述,即便以太坊获得巨大成功,未来其作为骨干功能性协议的价值也远低于当前估值。这一切给以太币多头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以太坊交易量增长不会产生任何稀缺性,以太币怎么能涨价呢?

当然,以上这个模型,只是一个静态的推导。很多因素(比如之前提到的金融共识,未来的链下扩容以及爱西欧的再次火爆等)均没有考虑在内,而只是根据当前以太坊Gas的设计模型,用以往经验与现存数学公式做成熟态推演的结果。但即便如此,推演出的币价和市值结果,也可谓是惨不忍睹。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1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