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虾米音乐创始人吴轶群:这一次,要做全球前五的公链

VOBCVOBC 2018-10-10 253 次 收藏0

吴轶群的公司里,办公区白板上列了近一个月的工作计划。这个去年年底刚成立的区块链创业公司,每一分钟都很宝贵。60%以上由“前阿里人”组成的团队,在正式版上线前都会一直保持“996”的节奏,包括吴轶群自己。

比白板更显眼的是那句标语,“Winter is coming”。在《权利的游戏》第一集开始,夏天已经持续了9年,人们都在恐惧凛冬的到来。而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于2009年1月3号,距今也正好9年光景。

从极客的私下分享到各大机构进场,从首次ICO到全民资本狂欢,区块链行业终将迎来一次洗牌期。吴轶群认为区块链一定会来一个冬天,从现在开始持续两年。

经历过虾米创业的艰难,吴轶群知道竞争多么残酷。他希望团队每个人都能保持清醒。在区块链蛋糕里,DApp、数字版权他都要吃,但他更想先活下来。

 

1 虾米音乐的故事

从2007年到2013年,虾米这一路走得并不顺利。一开始,这是六个人的故事,直到一位负责写客户端的同事离开,和虾米绑在一起的名字才变成了耳熟能详的五个。离开的那位“前阿里人”,认为这次创业不太可能成功。之后的这段日子,成了吴轶群虾米创业最难忘的时间。

一个人同时负责写客户端、服务端,吴轶群撑不住,但他不能跟别人说,“我是CTO,我要是告诉别人我做不出来就完蛋了”。每个晚上,他都会喝酒会觉得自己不行了。每个白天,他还是会走进杭州的某座居民楼,为创业敲下代码。

更难的是找投资。吴轶群告诉密码极客,“真的不知道有多苦”。PPT一遍遍地改,投资方不满意再改。与投资人见面,却被爽约。吴轶群甚至跟同是创始人的南瓜(王皓)说,就在投资人门口等一晚上,就说给五分钟,心诚一点投资人总愿意看看BP。

悲欣交集。吴轶群用它来形容虾米被阿里收购时的心情。

当时的虾米处在B轮投资,红杉有意向进行投资,做了两个月尽调。在换了投资经理后,又尽调了两个月。四个月后,红杉给出了最后答案:不投。

虾米却耗不起了,那时的公司已经发不出工资。虾米彻底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后来,阿里一开始也是谈投B轮,谈着谈着就决定收。一没筹码,二没话语权的虾米,只能被卖。

有人说这起码拿了一大笔钱,可吴轶群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他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做完。

故事的开始,虾米在阿里创业大厦八楼的吸烟室诞生,最后,又回到了阿里。

 

2 “三进宫”的老阿里人

吴轶群最初是阿里巴巴平台架构组和研究院的成员,和十八罗汉的宝宝(周悦虹)邻着坐,负责阿里巴巴搜索引擎的底层架构和实现。在虾米被收购后重返老东家,成为安全部大数据总架构师。但这只是他阿里生涯的三分之二。

阿里只能“二进宫”,吴轶群却是唯一一个“三进宫”的人。

他起先并不愿意去阿里,在吴轶群眼里,那时候的阿里没什么技术。当吴妈(吴泳铭)找他喝咖啡聊了后,他同意了,“十八罗汉都来找我,这个心蛮诚的”。这一次,他待了两年,从02年到04年。

吴轶群自认是一个情绪化的人。在他从虹软科技(ArcSoft)出来,进入阿里,又回到了虹软,这是吴轶群感性的选择。虹软的总经理私下请他个人吃了几次饭,希望他回去帮忙处理某些事务。吴轶群并不在乎钱,在他看来,你看得起我那我也帮你这个忙。这个忙,却不是技术就能解决的事情。他说:“如果再帮,可能总经理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时间到了2005年8月11日,吴轶群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回来吧,我在发布会现场给你打这个电话”。电话另一头是阿里CTO吴炯,他正站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雅虎10亿美金投资阿里巴巴的发布会现场。在令吴轶群记忆深刻的通话背景里,他同意了。此时距离他第一次出走阿里,仅三个月。

第二次离开是众所周知的虾米创业。离开前,原定是马总要找他聊,因为不在,彭蕾过来了,说了一句让他感动至今的话:“阿里巴巴原则上只能‘二进宫’,我不希望你走。但如果有一天你想回来,我还是欢迎你回来。”这个感性的男人,差点落泪。

虾米被阿里收购后,吴轶群进入了音乐事业部。后续高晓松、宋柯的加盟,改变了偏技术的工作运营方法。他也因此转入安全部,担任机器学习产品负责人和大数据总架构师。

第三次离开,是必然的。艰辛创业后再做职业经理人,这之间的鸿沟太大。2017年3月,吴轶群坚持离职。即便一个月后,他还能再拿100万股票。他很清醒,如果拿了这个钱,会有更多“翻倍”、“升职”的金手铐困住自己。吴轶群坦言,“这些东西我真的都不要了,我的年龄已经不小,只想再做一次自己喜欢的事,发挥自己全部的动力”

 

3 被区块链天才设计打动

哪怕做得小也没关系,吴轶群在老板、职业经理人里面,毫无疑问地选择了当老板。

刚从阿里出来的吴轶群,只想做人工智能——他的老本行,摆在眼前却是没数据的困境。没有数据就要买,他甚至想过将百度的数据清洗,但稍微尝试就发现并不可行。

恰巧“9·4”事件将区块链闹得沸沸扬扬,吴轶群被动地接触了这一行业。在用一个星期读完比特币、以太坊的代码后,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天才的设计,他把这称作“下一个时代的东西被提前发现”。读完代码的吴轶群,立刻找曾经虾米、阿里带过的同学出来。他决定好了,这次的赛道是“公链”。

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王峰十问”里表示,算法的发明大部分发生在美国和以色列,在欧洲也有一些,而亚洲也许只有新加坡。中国的项目轰轰烈烈,但争议性很大。吴轶群很赞同这一点,他希望让大家看到一个真正在研究技术,而且做出成果的公链。

对于未来,吴轶群有明确的目标:全球前五。面对早早走上赛道的ADA、星云链,他承认越后来的人越难追赶。如果要超过,他要做两件事:真正拿得出手的东西,有价值的DApp。

技术上的领先,吴轶群选择了国内谁也不敢啃的硬骨头:VRF(可验证随机函数)。目前国外Algorand、Dfinity、Ada都在沿VRF的方向做,但国内没人碰。他碰了,还保证了真随机数的100%。曾经EOS出现后,国内出来一堆DPOS +的公链,吴轶群不想看到VRF +重演故事。因此,他选择谨慎地将代码开源,等待影响力出现再一步步开放。

然而VRF做得再好,也只是技术概念,“只是每个人嘴巴上都说自己有用,包括我们”。吴轶群真正想做的事,在于DApp的落地,“如果DApp能落地,那就是两个世界”。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吴轶群做了两手准备。TASchain在做智能合约时考虑到不同行业,设计了不同的工具包。另一方面,为了扶持DApp项目,他将成立生态基金会,在资金、技术上鼓励DApp落地。

一旦落地,就是吴轶群赶超的时机。

 

4 虾币——来得太早,就成了先烈

人们总是在谈论虾米的失败,却很少注意“虾币”。

自2007年4月起,上传一张专辑赚3米虾币,下载一首歌付0.8米虾币,1米虾币=1元人民币。在盗版丛生的时代里,用户没有付费习惯,虾米音乐一出现就收费,创始团队有自己的理由。

因为先有了虾币,才有的虾米音乐。

五位创始人,四位来自阿里巴巴。他们聚在阿里创业大厦八楼的吸烟室,每天一起抽烟。不论是内容,还是版权激励体系,在那个年代都无人涉及。这群热爱音乐的人,想要为数字生态构建一套良好的激励体系。

白天吸烟室,周末咖啡厅。他们没有任何参考,一遍遍地推倒重来,终于在三四个月后申请专利:基于点对点文件交换系统的数字产品销售和分享方法(专利号:CN1889119A)。这就是“虾币”。

后来几年版权大战,版权价格随DAU上升水涨船高,虾米的P2P激励模式日渐式微。2018年,吴轶群在朋友圈里这样评价虾币,“有时候做早了,就是先烈”。以虚拟货币的身份进行激励流转,虾币在数字版权的世界里先试先行,却无法阻挡自己在10年后成为了“先烈”。

与通证经济模式有80%相似的虾币,却败给了“时间”。如果放在今天,虾币一定会被疯抢。这一点吴轶群毫不怀疑。

虾币的出现与比特币相比早上一年,自然没有“矿工”的概念。他们称之为“在线”,每一个在线节点有0.1米虾币用来鼓励在线。十年后,TASchain引入SPOW机制,“S”即广度,在线节点越多,越能保证好人大于坏人的分布。这个设计,吴轶群称之为对虾币的“传承”。

 

5 重新起航

在采访中,吴轶群反复提及自己是虾米音乐创始人,这也是他想做好区块链加数字版权的初衷。这个选择更来自于其可落地性强——数字版权全部在线上,不存在线上线下自有闭环。

目前艺人大多自行建立工作室,音乐版权不再被唱片公司垄断。加入区块链技术,下载行为可以在工作室或矿工节点完成,音乐本身提供了内容的聚合。

在吴轶群的设想里,如果区块链加数字版权的生态能够建立,即便他还在虾米,也不会怕现今300亿美元市值的腾讯音乐。“哪怕你比我大,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吴轶群选择的是一种不同的玩法。

在数字版权上的尝试,自然落在了虾米头上。吴轶群经常和虾米的技术负责人沟通,不久前的四五月份,他们也互相到对方公司,探讨二者的结合将碰撞出什么火花。

多年前没有办法做完的那件事,现在终于可以借助区块链重新开始。吴轶群也承认“有一点”弥补当年遗憾的想法。

除了数字版权之外,吴轶群也中意同是线上场景的“手游”

在调研上海、杭州的区块链游戏后,吴轶群看到了很多充满想象力的产品,也发现了很多问题。目前的区块链游戏大多基于以太坊开发,以太坊便于发币,却不利于DApp落地。为了省Gas(矿工费),后期代码大多删减,变得晦涩难懂。而吴轶群的TASchain希望代码友好,且让人看得懂。

他曾被一款类似“我的世界”的游戏所震撼,结合区块链技术,这已经超出了一般设计理念。虽然现在区块链没有实质性成果,但吴轶群相信,“有一天它冲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人在你面前做了很多事情”。

 

6 被投资人追着跑

进入区块链行业,吴轶群第一次感受到项目方在资本市场的主导地位。

最近几周,他每个星期都要见好几拨投资人,他能感觉到这都是一些有声望的老大。他们一次两次地主动表达投资意向,“我们来投吧,你让我们投一点吧”。几乎每次演讲,都会有人不停地问他,“吴总,你们什么时候做私募”。吴轶群的微信里全是投资人。

不同于虾米的四处奔走,这一次他有了选择权。他希望与有资质、有信用背书的机构进行合作。就像选择韩卫平再一次合作智块科技网络(即TASchain)的理由一样,吴轶群希望大家能够一起携手,让项目走得更长,而不是一炮买卖。

在商业市场,吴轶群既不喜欢玩文字游戏,也不喜欢打概念。面对动辄100万的TPS(每秒交易数),他开了个玩笑,语气诙谐,“这要做的不是地球第一的项目,而是宇宙第一的项目”。

在今天,区块链远远没有达到撼动淘宝、阿里的地步。而阿里的日常不过3-5万TPS,即便是全球第一的双十一,也不过20万多的TPS。在吴轶群的分析里,以太坊的TPS还不到50,2000 TPS就可以做很多事情,2万已经足够支撑地球上95%的区块链业务。而他的TASchain,将在半年内达到2000,一年内增加到2万。

谈及合作的项目,吴轶群也不着急,这项工作会在接下来9、10月份开始,今年主要还是技术上的完善。他也不在乎链上的应用数,哪怕一个、两个,他想要看到真正可以落地的项目。

Winter is coming,吴轶群并没有手忙脚乱,他知道首先做的是一定要活下来。面对他的团队,他早已有全盘计划。未来的发展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怎么将TASchain全球化,如何进行技术、社群、生态运营。吴轶群承认这是他的短板,而他也在寻找高级的合伙人,把事情一起做大。

很快,吴轶群将不再一个人奋战。网易严选、网易邮箱的技术负责人即将到来,杭州税务局的总秘书长将担任CFO。他甚至在说服当年一起做虾米音乐的合伙人再次合作。对于早已财务自由的他们来说,更想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九月份,吴轶群还要去“云栖大会”,讲他的区块链加数字版权。而现在,他走出会议室,办公区里都是他的“兵”。这些密码大牛、工程大牛们,正在以一抵十地去战斗。

为了再做一次自己喜欢的事,吴轶群全力以赴。这一次,他有机会把“全球前五公链”这件事做完了。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