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女人、比特币和阿富汗

密码朋克密码朋克 2021-09-03 54,439 次 收藏0

上月17日,一位阿富汗女记者访问了夺权后的塔利班官员。她说访问是为阿富汗女性而做……后来她离开了阿富汗。“我离开阿富汗,因为我和数以百万计的人一样恐惧塔利班。”

早在2010年,就有一个阿富汗女性创办公司,雇佣女员工,努力为女性提供工作和受教育的机会。甚至,为了让女性员工可以拥有自己的钱,她采用比特币支付工资。

2013年,她被时代杂志评为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2014年,她获得翠贝卡颠覆性创新奖……后来因局势“动荡”,她被迫移居美国,但她仍未放弃为阿富汗女性谋权益。

成立数字公民基金(DCF)让女性可以学习计算机、编程和区块链等课程;创立阿富汗女孩机器团队,这被称为阿富汗梦想家……她努力让阿富汗女性可以自由。

2021年,塔利班当政后,她与塔利班发言人谈判,希望能继续自己的教育事业。她是谁?为什么会做这些?

回到故乡,迷上网络并以此为事业

1996年,塔利班第一次攻陷阿富汗首都,并建立了政权,它的治国思想是伊斯兰教法。

其法律对妇女限制严格。例如妇女不能在无亲属陪同下外出,外出需以面纱蒙面,不能接受教育、外出工作等。

出生在赫拉特的 Roya Mahboob 那年七岁,此后,她只能去清真寺学习古兰经和听讲座,既不能出去玩,也不能去上学。

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当地销毁一切可以学习的东西,例如书籍和电视机。

不久,她父亲决定带着家人一起逃离,先到巴基斯坦,后是伊朗。待塔利班倒台后,2003年,Roya 一家又迁回赫拉特。家乡不仅稳定了,还有了新经济。

 Roya Mahboob

她在 AINA 组织(一家专门从事媒体的法国非政府组织)担任妇女活动官员,还学会了说英语。

听说一个小盒子可以与人互相交流,只有输入内容,它就会提供很多信息。她要求堂兄弟带她去看,而后就爱上了小盒子——电脑。

老师告诉她,如果有15个女孩报名课程,就可以开课。她号召兄弟姐妹和朋友们凑齐了人数。当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为女性提供信息技术课程。

2005年,她进入赫拉特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她逐渐明白改变社会的最好方式是通过技术,而不是政府。

2009年,美国人想在赫拉特建立一个技术孵化器。而她创立了一个对技术和软件感兴趣的女子协会。

双方交流后,她获得了孵化器的支持,并创立了 Citadel Software 公司,成为了阿富汗首批女性科技 CEO 之一。

这次创业不仅帮助了很多阿富汗女性,还奠定了她与加密货币的缘分。此后,她一直致力于帮助该国女性获得自由。

比特币给阿富汗女性带来了自由的可能

在阿富汗,女性多数没有银行账户。银行家也不愿意给予女企业家资金。Roya 必须赢得信誉,以让客户选择她而不是其他公司。

女性在阿富汗创业比男性更艰难。好在,她父亲支持她。经过努力,她获得订单。后来,Citadel 的客户包括阿富汗的政府部委、大学和国际组织。

2011年,一位意大利商人看到她的记录片,投资她。

Citadel 公司员工一半以上都是女性。她还创办了一个主要上传视频、撰写文章或翻译文档的平台,以帮助阿富汗高中和大学的女性在家工作。

她招收了许多女性员工,但后来面临着一个问题——工资支付。如果给现金,女性员工的钱容易被男性家人拿走。如果用现有hawala 系统转账,则很难核实是否到账。

2013年,有人向她介绍比特币,无需银行账户就可以在手机之间转账。待到初夏,当初13美元的比特币就突破了70美元。

她开始教员工安装和使用比特币钱包。如果员工需要用钱,她或她妹妹用现金回购比特币。对此,所有人都很开心,它不仅可以放手机里,而且没人知道自己有多少钱。

为了方便女孩们用钱,她还创办了一家企业回购比特币,甚至旗下的一些商店可以用比特币支付。

2017 年在华盛顿举行的比赛中,阿富汗女孩机器人团队正在研究他们的机器人。

11月,比特币忽然跌幅达60%。员工恐慌,她以下跌前的价格回购比特币。为了挽救公司,她几乎将比特币都换成了美元,还裁掉了一些员工。协会也失去了人气。不过,商店并未倒闭,但删减了业务。

这一年,她被时代杂志评为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2014年,她成立非营利组织——数字公民基金,让女性接受教育。此后,这是她的工作重心。

同年,她获得翠贝卡颠覆性创新奖。

2016年,她通过 DCF 开课让在学校的女性学习如何使用比特币钱包,以及了解区块链账本的运作等。

她还创立了阿富汗女孩机器人团队,这被称为“阿富汗梦想家”,让她们到世界各地参赛。2017年,当女子机器人团队到美国参赛时,因签证被拒而引发强烈抗议和国会请愿,导致特朗普干预并批准。

2021年8月,由于 Roya 和 DCF,赫拉特地区的数千名女性了解了比特币并获得了财务自由。DCF 建立了13个技术中心,女孩们可以学习计算机、编程、金融知识和商业技能,约有9000名学生接受了培训。

Roya 将比特币作为储蓄账户和对未来的投资,而 DCF 则使用虚拟货币为父权社会阿富汗的妇女赋权。因为阿富汗很多女性都没有身份证和银行账户,而比特币给了她们自由。

希望在阿富汗继续教育事业

虽然比特币价格动荡,但 Roya 也有员工拿住了比特币。她的网络经理 Laleh 在工作期间赚到2.5BTC

2016年,Laleh 因为从事计算机工作而被塔利班和保守派威胁,于是她带着家人逃离阿富汗,并于2017年到达德国。

一路上丢失了很多财物,但比特币还在。到德国后,她以250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部分比特币,开始新生活。按照如今的价格,她的收入是阿富汗平均收入的百倍。

其实,Roya 在2014年后也不断被塔利班骚扰和面临不断升级的危险,她被迫移居美国,但仍未放弃为阿富汗女性谋权益。

2021年,阿富汗再次被塔利班占领,经济更显困难。美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压,暂停发放阿富汗的4.6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德国暂停提供3亿美元的援助;世界银行将冻结其援助机制……

2019 年,阿富汗的发展援助达42亿美元。而如今,它的经济可能得到的不是援助,而是被制裁和扼杀。

世界上最大的两大汇款机构不能用,在线众筹平台 GoFundMe 也因合规问题而被禁用。此前有1400万阿富汗人民食不果腹,250万人逃离该国,为寻求安全和自由。

逃亡的阿富汗前中央银行行长 Ajmal Ahmady 曾预测资本管制、货币贬值、物价上涨以及穷人的艰难时期,还估计塔利班获得的储备不超过 0.1-0.2%。 

因此,Roya 希望比特币可以帮助更多人,不论是离开阿富汗还是留下。她说,虽然塔利班可以粉碎当地企业或关闭金融现代化计划,但他们无法阻止比特币。

她与塔利班发言人谈判,希望能继续她的教育事业。

三天前,塔利班称阿富汗男女将分班接受教育。昨天,塔利班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前阿富汗政府工作的女性,仍可在政府任职,但不能进入内阁和担任高级职务。新政府也会优先录用女性官员。

塔利班当政,阿富汗正在重建。女性的未来,或许会和过去不一样,就像大仲马说的,“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文/小玲儿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1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