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Conflux龙凡:只有降低与公链的交互成本,应用才会多起来

VOBCVOBC 2020-01-20 收藏0

龙凡,多伦多大学助理教授,Conflux项目创始人之一。创立Conflux之前,龙凡一直在做分布式系统程序语言、软件工程及系统安全的研究。

 龙凡表示自己在麻省理工读博士时候就接触到区块链,并对区块链技术有一定的了解和兴趣。还曾以1美元买进,5美元卖出的价格买卖比特币。

 2019年12月27日,巴比特《8问》栏目对龙凡进行了专访。我们聊了当下公链普遍问题:性能有限、成本太高、不够去中心化、又不够安全。我们谈到Conflux愿景:做一条20年后还有人在用的好用的公链。龙凡还特别强调“POW、POS”不是共识机制、解决区块链速度问题也不能按原来的路走······当然,我们也对“Conflux要做DEX和联盟链”的传闻做了求证。

第8期 2

以下对话根据访谈原文整理,有删减。 贾小别: Conflux最想做的是什么?

龙凡: Conflux最想做的是下一代好用的、真正解决了使用区块链瓶颈的公链。比如性能、智能合约的安全性等瓶颈问题;另外就是搭建一个很好的生态环境,让大家来做区块链的创新。

 区块链技术,特别是公有链,可能会成为未来底层信息基础设施之一。这并不表示我们已经有非常成熟的系统需要去和它进行竞争,或者要完全颠覆。现在的系统都是不可用的,因为性能各方面的制约,下一代底层信息的基础设施还没有产生。

 从理论上讲,我们专注于性能是首当其冲。因为性能决定了使用公有链技术、使用区块链技术的成本。就像只有手机的通信技术革命了、带宽高了,才能够把数据的流量费降下来。只有当区块链的使用成本降下来,才能真正的赋能各行各业。很多人会说区块链没有应用,应用很窄,在我看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经济账根本算不过来,和区块链交互一次的成本太高了。

 现在面临的是要么去和便宜的区块链交互,但那区块链牺牲了安全性,最终好像交互的并不是一个区块链。而真正具有去中心化、公有链特质的平台,像以太坊这样的,每交互一次,都需要接近一美金量级的成本,这是非常昂贵的代价。

 一次交互得带来多大的价值,才能够抵消这个成本。所以大家觉得区块链没用,只能用来炒作,只能用在博彩这样的事情上,因为这种应用单次的价值含量比较高,能够付得起这么昂贵的开销。

 如果每次和一个可靠的公有链交互价值,价格能够从一美金降到一分钱,更多的应用会出现。

 另一方面我有时候会觉得是民族使命,既然未来公链有可能是一个关键的基础设施,我会希望有一批华人能够来参与到制定规则、建设生态的过程中去。

 很多时候当你看到这个事情的意义时候,它诠释应用的时候已经晚了。像现在没有人反驳说手机没用,大家都觉得手机很有用。我们会说手机的操作系统安卓不是我们开发的。但我们想想技术上是不是很难,我认识很多华人科学家,要写一个操作系统,其实像复制安卓这样的东西并不难,难的是你怎么样去重造安卓的生态。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有能力重新把安卓或IOS生态上成千上百万的APP重新写一遍,这是无法去逾越的事情。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时机正好,我们都认为下一代层信息基础设施是一定会迭代的。虽然现在的技术不可用,大家都是从零开始,但未来一定有人跑出来。 贾小别:如果Conflux能够跑出来,是凭什么?

  龙凡:首先是对自己技术上一个信心,如果说中国有一批人能够在技术上做出突破,真正占领这个高地,大概就是我们。

 另外是这个领域有很多很多的诱惑,或者一些可能让你跑偏的事情。但我们整个团队一直以来都沿着一个正确的方向,没有跑偏,按照现在流行的话叫做不忘初心。

 我们团队、尤其是核心成员参与这件事情的目的非常纯粹。我们都不把它当作一个创业项目,或者要赚很多钱的事情来做,更多的是觉得我们是一批做系统、做密码学的科学家,是用我们所学改变这个社会、改变这个世界的一次很难得的机会。 贾小别:在你们资料中,我看到Conflux在测试网上实现了3000TPS~6000TPS的高吞吐量,而且是采用POW共识机制,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龙凡:首先大家有一个误区,POW、POS不是共识机制,POW、POS只是我们称为“抗女巫攻击机制”。共识机制解决的是大家怎么投票,决定下一个区块的问题。而抗女巫攻击机制是决定每个人票的影响力有多大,按什么算的问题。

 有了“抗女巫攻击机制”,如果我穿了15个、20个马甲,我也是不能多投的。如果没有这个机制的话,我们所有人在网上投票,就像论坛里吵架一样,我可以穿10个马甲,搞得人多势众。

 抗女巫攻击机制解决的是这个问题,它不是共识机制。我们以前一直把它叫的是共识机制,包括会觉得POW耗费很多能源,所以它慢,其实这些都是误区。

 我们的算法核心是我们独创的树图结构,它最好的点是能够让整个区块链的出块速度变得更快,不会因为分叉而对安全性造成的影响,最终让整个系统能够更高效、并行的处理这些区块和交易。

 为什么我们算法核心能够做到很快?

 传统的认识是区块链被区块大小、被出块速度限制了,想要把它提上来,就需要把区块变大或者出快速度变快。但是如果你使用原来常见的算法,当你把出快速度变快之后,这个网络就会出现分岔,而且分岔会越来越严重,这就会对安全性产生影响,对整个吞吐量也是一个浪费。

 如果完全沿着原来的结构走,你走到一个地方,就卡住了,是走不通的,这时候你要么只能牺牲安全性。

 我们把区块链的结构做了一个创新,这个创新并不是拍脑袋来的,我们对共识算法方面非常严肃。我、姚老师(姚期智)、以及姚老师的一个博士对这个共识算法的正确性一直在做证明。初步的证明稿,大概有八九十页英文来对安全性进行数学上的证明。 贾小别:照目前的进度,Conflux它的主网能在2020年3月准时上线吗?

龙凡:我能够确定的回答的是,照目前的进度,所有技术上的事情都能够Ready。

 但除了技术外,战略上、风险上的考虑也是有的。所以,如果出现延误的话,不会是因为技术原因。 贾小别:上线之后的一些计划呢? 龙凡: 主要关注3点。 第一,是有高度、有意义的示范性应用,我们希望能够带到公链上来。

 现在很多场景使用联盟链,原因是性能有限、成本太高,只能做出牺牲,就是选取一个不那么绝对有安全性的架构。但Conflux能够低成本、高性能的把这个问题解决。

当我们的公链出来之后,把一些现在已有联盟链上的解决,把联盟链和公链能组合起来,然后做一些示范性的项目。

 第二,我们也花力气去和合作伙伴开发一些能够让普通老百姓用上的区块链产品。这个产品不一定是需要普通人去开个钱包,开个密钥,这个东很难了。当然,其中最重要的是产品的逻辑设计。

第三,现在些成熟公链上好的项目,我们纷纷在合作。尤其海外一些项目,他们一方面看到以太坊生态上的问题,另一方面看到中国有不一样的机会。比如我们跟Chain link这些在公有链之上的一些基础设施都在密切沟通。我们的态度是愿意跟所有的来合作,我们希望把尽量多的可以借鉴、迁移的东西,迁移到我们的链上来。 贾小别: Vitalik和CZ前段时间在推特上“吵架”,Vitalik说币安交易所不是去中心的,CZ则表示有核心开发团队的就有一定的中心化。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观点? 龙凡:每个人发表观点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所以谁对谁错,关键是你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也无法从一个公正的角度来看,因为我也有我的立场。从我的角度上来,可能我做的事情跟Vitalik做的事情更像,我可能更容易接受他的观点,或者和他的观点更近一些。

贾小别:我听说你们也要做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龙凡:准确的说我们一直非常支持我们的生态里面的人来做这件事情,我们愿意大力的支持,交易所相关的运营不是我们的长处,我们做不了。但我们的生态里确实有小伙伴在做。

贾小别:如何才能实现去中心化交易所?

龙凡:其实技术上我们要做的事情还蛮多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首先涉及到资产跨链的问题,你永远是希望更多的、不同的资产能够跨过来,那我们会有一个跨链的解决方案,这个事情是技术上需要去做。

 同时这种跨链的涉及到相关的资产在链上的托管,为保证资产的安全,链上托管的整个安全架构是什么样子?那是另外的事情。

 之后去中心化交易所还得撮合以及链上、链下的逻辑协同,以及哪些东西需要公链很好的支持,我们的接口怎么准备?

 有一些成熟的以太坊上做的东西,Conflux和以太坊Serenity基本兼容,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做一些能够让用户体验更好,能够体现我们Conflux的性能优势的一些地方。

 在这些点上我们倾尽我们所能的提供技术上的帮助,其实公链本身的技术难题比这些要大很多,对于我们来说这些事情还是比较好解决。 贾小别:现在可能有90%以上的加密数字货币,仍然是通过中心化交易所去交易的,为什么现在使用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人那么的少?其实大家也会觉得去中心化交易所当然更好。

龙凡:有两个原因。

第一点是技术上,因为去中心化交易所体验上是无法做到跟中心化交易所一致,差很多。我们希望能够尽量解决,不可能说能够拉到完全一致,但至少可以比以太坊做得好很多。

 第二点,可能也是因为参与人的原因,很多做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团队,比较偏技术,或者说偏技术为导向。而如果不是偏技术为导向的人,可能大多都选择去做中心化交易所了,周期更短,分成更快,所以让去中心化交易所在运营上面也落后一层。

 这个事情应该是一个相对会滞后的事情,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意义被人重视,一定要等更多的中心化交易所的雷爆出来才会引起关注,像整个世界关注数据的隐私,也是Facebook操纵大选的雷爆了后才引发关注。 贾小别:我还听说你们要做联盟链?

龙凡: 习总书记讲话之后,有很多的合作伙伴找上门来,我们考虑技术上是相通的,而且公有链的很多技术是更难,联盟链其实技术是非常成熟的,只要写代码、搬砖就可以了,我们技术上做联盟链是完全没有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事物都是阶段性发展,现在公链技术还没完全成熟,有一些成本上考虑的时候,大家想要先用起来,那肯定先联盟联用起来。你能够跟客户有一个沟通,未来可以换更好的技术,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我们确实是在做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额外工作,那为什么不做呢? 贾小别:如果你们要做联盟链,相比于其他联盟链,如Libra,你们有哪些优势?

龙凡:我们的优势是未来在跨链以及和公链打通的方面。展望未来,这个世界永远是联系越来越紧密的,现在是联盟连在一起,那未来总会有更大的需求。我们再进一步扩展的时候会有一些优势,我们本身的技术就不只是说只能做联盟链,我们还有公链的基因在这里。

贾小别:很多人觉得Libra不会成功,你怎么看?

龙凡:所有的事情在这个时代不要说的太绝对,按照习总书记的话,现在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很多事情都会发展很快,变化也会很快。尤其区块链这个技术更多的和金融相关,世界的金融环境现在处在一个不正常状态。美联储已经低利率了十多年,量化宽松七八年,刚停了两三年,好像现在又收不住了,所以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就是在一个变革的时期。

 区块链技术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会怎么走,真的非常难说。也许世界经济或者金融的一些变化、一些新的动向,会把像区块链这样的新技术推到更重要的位置,这是我的看法。

 所以不单只是Libra,包括像区块链,甚至公有链、比特币,我是更愿意从更宏观的角度去看问题。Libra本身其实代表的是利用区块链技术,绕过小国的银行监管体系或者外汇体系,直接面对这个国家的用户,击穿这个国家的银行已有的架构。

 利用区块链技术,一篮子的强势货币能够做到这件事情,这只是技术能够带来的事情。在这样的变革时期,它可能结论会是反复变化,可能现在美国国会说你这东西都不能做,可能又有什么事情马上就说我们要大力支持。 贾小别:你们公司的文化是什么?

龙凡:整体来说就是不忘初心。这个团队里的每个人对于区块链技术的意义都非常相信。希望能够发扬区块链技术,让更多的人能够用上它,做出来一条有用的公有链。很多人问我你:目标是什么?我的目标非常简单,就做20年之后还有人用的公有链。而并不是说明天市值多少,后天市值多少,那不是我们的目标。

201911290837494716

视频 |《8问》栏目
文 | 贾小别
【密码极客】与《8问》是战略合作伙伴
点击视频跳转观看

阿里系创业者和投资人发起的区块链技术信仰者组织丨
聚是一团火丨散是满天星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