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头等仓头等仓 2020-01-15 收藏0

比特币价格持续上涨往往既是福音,也是祸根。福音是因为它能够激励人们参与比特币网络。而祸根又是因为人们会不可避免地过于在意它的指标,尤其是当「价格涨跌」时。它将复杂的金融生态系统简化成了泡沫经济体,在这个经济体中,投机似乎是最重要的用例。不过本文并不是要根据资产的增长阶段将数字资产与传统资产进行比较。本文旨在说明我们在探讨比特币时常常忽略的那些数据。中本聪在 2010 年写道,维基解密在整合比特币时捅了马蜂窝,他可能没有预见到比特币的真实作用。在过去十年里,比特币使饱受通胀折磨的经济体找到了另一种选择,让那些专制政权经济体能够转移财富,并在金融科技领域进行富有成效的试验。

早在 DeFi 出现前,贷款、汇款和交易工具都是建立在比特币的基础上。在过去十年里,中本聪的成就告诉我,代码也可以激发一场革命。这些想法可以为个人提供不一样的选择。即使你所面对的实体是一个超级大国,其军事基地遍布世界各地,核武器库可能都会让众神战栗。当我们沉迷于关注比特币价格时,我们都忽略了比特币之前存在的范式。我们也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在这个现金越来越趋向于数字化的时代,专制政权使用愈加复杂的机制来寻找、区分和瞄准异见人士,而比特币则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他们是否将其作为价值存储手段或是支付机制都取决于他们,但对我来说,这就是中本聪的毕生成就。

本文利用十个不同图表介绍了过去十年来比特币的发展情况。为使本文更加简洁明了,我将文章分为三个部分

· 地址增长——查看增加的地址数量以及它们之间的财富分配
· 链上活动——观察历年交易数量和转账金额
· 挖矿生态系统——观察比特币算力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激增,矿工如何占据主导地位以及他们所获得的回报。

地址增长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在过去的十年里,平均有效接收方地址激增了 40.676%。

我将每月平均接收方数量表示为参与比特币网络的用户数量,截至 2019 年 12 月,平均每天约有 51.6 万个独立地址参与比特币区块链。在 2017 年 12 月 14 日,地址数量达到了约 107 万个的峰值。然而,这并没有反映网络本身的增长。为进一步观察,我们必须查看比特币区块链上的新地址数量。

自 2017 年以来,新地址平均为 1.24 亿个。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新地址是生态系统扩张的一种措施。丢弃已创建账户会增加边缘贡献的误差。2019 年,比特币区块链平均每天新增约 35.8 万个地址,远高于 2011 年的 7100 个。从这些数据中,还可以观察到有趣的一个点,在 2019 年 12 月 14 日使用比特币区块链的 100 万个独立地址中,超过 80 万个是新地址。事实证明,新入场散户很可能在当时达到了顶峰。若不去研究当时的钱包持有模式是无法得出这一结论的。

持有模式显示出持有弹性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通过研究持有超过 0、1、10 到 1 万个比特币的平均地址数,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生态系统中的持有现象十分普遍。不过这一指标仅关注地址数量,因此也有可能是个人将代币从一个地址转移至另一个地址,或者将其代币分配到多个不同钱包。但是,如果我们查看那些持有超过 1 万个比特币的地址数量,会发现它仍在以 100% 的速度稳步增长。不活跃账户在 12 月 17 日达到顶峰,超过 2800 万个账户持有超过 0 个比特币。到 4 月 1 日,这一数字降至 2100 万,这不禁让人怀疑这是否是同一个人拥有的多个地址(在全球许多地方,3 月 31 日为财政年度结束日)。截至 12 月 5 日,超过 2800 万个地址持有超过 0 个比特币。截至 2011 年 1 月,只有约 34 个钱包处理了超过 1 万枚比特币。到 2019 年 12 月,这一数字徘徊在 130 左右。到 2019 年 12 月,拥有超过 10 个比特币的用户从 5.1 万飙升至 15.2 万。这表明,虽然早期采用者和「鲸鱼」数量都有所增加,但推动比特币需求增长的仍然是散户投资者。

我从研究这些数字得到的最重要信息是,在所有持有用户统计数据中,不管价格如何,每个细分市场的地址计数都在 ATH 处。按此领域中那些负面媒体消息称,抛币的人越来越少,而用小笔钱试水的人越来越多了。从规模上看,2011 年 1 月持有超过 0 个比特币的人数仅为 7 万人。如今,这一数字已超过 2800 万,较过去十年增长了 400 倍。

链上活动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4.87 亿笔交易已被确认……

自比特币推出以来,已处理了超 4.87 亿笔交易。与 2011 年仅有的 200 万笔交易相比,数字已然十分庞大。这一数字的峰值出现在 12 月 14 日,仅一天就处理了 49 万笔以上的交易。从图中价格活动的交易频率来看,很明显,大量交易都是那些散户在进行转移。2019 年比特币平均每天处理超过 30 万笔交易,而 2011 年仅为 5000 笔。虽然 2017 年在多项指标中位居榜首,但就交易总数而言,2019 年交易量以 1.11 亿笔位居首位。与上一年相比,比特币交易量自 2010 年以来每年都有所增长。不过 2018 年是唯一的一个例外,比特币交易量下跌了 21.7%。从规模上讲,印度的统一支付接口在一个季度中(相对于比特币的十年)就处理了 5 亿笔交易,超过了比特币十年来的交易数量。阿里巴巴的双十一狂欢节一天就处理了 15 亿笔交易。但不同之处在于,有些交易无法关闭,因为少数企业这么决定。

转移价值超过 7.5 万亿美元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讨论交易数量但不说明交易总额,也没多大意义。因此,我将比特币交易总额以美元和比特币的形式分别进行展示。这样就可以看出,比特币价格上涨可能意味着,当天有「鲸鱼」向市场大量抛售代币,从而带来大量交易总额。此外,观察此图,很明显(正如预期的那样),数字资产的价格上涨已经改变了个人转移比特币的方式。自比特币网络诞生以来,总共有 7.5 万亿美元资金被转移,其中约 8700 亿美元在一个月内被转移。2017 年 12 月的数据我也不甚明了,但这一个月似乎很重要(我也很想知道原因)。我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比特币总量在 2012 年 9 月达到峰值(3.31 亿枚),截至 2019 年 11 月为 1700 万枚。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涨,用户似乎更倾向于持有更多的比特币,用于交易的比特币数量很少。

注:每移动一枚比特币都计为一次。由于同一枚币可以多次来回转移,因此这个数字将大大高于供给量。

已支付手续费高达 10 亿美元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不考虑交易手续费的费用指标都是不完整的。在比特币整个生命周期中,交易费用已累计花费 10 亿美元。以比特币计算的话,交易费用就为 20.5 万枚比特币。单日最高费用是在 2017 年 12 月 22 日,仅交易费用就花费了价值超 2200 万美元的比特币。若以交易金额(美元)来表示此数据,也就是每花费 1 美元的交易费,就有 75,000 美元被转移到了比特币网络上,或者说大约 0.01%。为提高交易效率我也可以提高交易费用。但这一概念的问题在于,单笔交易中可能会转移大量金额,这有悖于 0.01%。由于交易费用一直稳定在 1 美元左右,在 2017 年更是直接飙升至 53 美元,因此这并不适合小笔交易。

挖矿生态系统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自 2013 年第四季度以来,比特币算力已增长了 1000 倍。

比特币专用挖矿算力花了 37 个月才达到其首次 TH/s (从 2009 年 1 月至 2011 年 3 月)。在接下来的 37 个月里,这数字已上升至 495,624TH/s。截至 2019 年 12 月,比特币专用挖矿算力平均为 9500 万 TH/s。部分原因在于,最初仅是一些业余爱好者在挖矿,后来则演变成了大规模的、基于数据中心的挖矿作业。可获得短期信贷、政府补贴以及电力等各种关键因素可决定当今挖矿业的赢家。

简单来说,要计算投资于挖矿方面的资金,去计算有多少资金可投入挖矿方面可能会有所帮助。就 TH/s 而言,我觉得最出色的就是 Bitfury 的 Tardis,价格为 3770 美元(80 Mh/s)。如果将劳动力、电力、物流、数据中心租赁等方面的成本折算在内,投入比特币网络的每 TH/s 约为 47.125 美元。不过数字可能要比这高得多,因为 Bitfury Tardis 在 2018 年底才发布,且早期矿工的单位经济状况可能更糟。在大约 9500 万 TH/s 的情况下,低端市场应是 47.125 美元* 9500 万 = 44.75 亿美元。

这一数字可能更高或更低,具体取决于

  1. 补贴
  2. 批量购买的折扣
  3. 老型号的 TH/s 较好

关键在于,低端市场在仅比特币基础设施这一方面就投入了至少 50 亿美元。占总市值的 3.65%。这种投资在传统情况下似乎是「低效的」,因为系统管理员会随心所欲地打开和关闭数据库,但这却是生态系统为去中心化管理所要付出的代价。

注:摩尔定律规定,每 TH/s 的美元成本将逐步降低。我算的已经是 TH/s 的最佳价格了。根据当时可用的模型,我们将倾向于考虑最佳 TH/s 每年的美元成本,再加上它可能已运行的估算时间,绘制出世界各地的租金和劳动力成本。

矿池促进了经济增长也是原因之一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但是,这种「去中心化」也伴随着「卡特尔(多家公司联合控制价格和限制竞争)」和统一的风险。2014 年,一个矿池集合了 42%的比特币算力,差点就能发起 51%攻击。当时,一位名叫 Vitalik Buterin (人称 V 神)的「比特币开发者」建议建立一个赏金池,以鼓励开发 P2P 矿池。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人们可能会说,经济激励措施越来越多,权益持有者都不想再尝试类似的事情了。自 2009 年 1 月以来,矿池已向致力于该网络的矿工发放了 160 亿美元的奖励。我发现有趣的地方在于,Btc.com (2018)和火币矿池(2019)的推出很快就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并相继加入了挖矿生态系统。如 Bitfury 等硬件制造商也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将矿池推向市场十分简单。网络中「未知」池的百分比也已逐步减少。

谁向矿工累计支付了 160 亿美元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包括交易费用在内,矿工已收到了 18,318,525 枚比特币(或超 160 亿美元)。鉴于 2019 年 12 月有 18,076,100 枚比特币在流通,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过去十年里,大约有 242,525.09 枚比特币被用于支付交易费用。我认为,随着挖矿难度的增加以及减半的接近,挖矿将变得日益制度化。我们将看到更多来自便利挖矿(零售方面)、ASIC 开发、制造和供应链(例如小米对移动电话所做的贡献)以及专注于绿色能源的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方面的新兴独角兽企业。随着比特币在该地区的挖矿作业显著推动了该地区经济的能力,我们还可能会看到政府对房地产和能源方面的补贴逐步增加。

以下是 2019 年挖矿费用分配表(不包括支付给未知池的费用)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这一切(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一直将比特币视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实验。它建立在密码学 40 年的进步和数十年的数字货币试验的价值之上。当许多人审视当今的生态系统时,他们可能会看到推特上哗众取宠的人们、投机狂热以及可能是混乱的文化。他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这些都是通过精心设计的,因为比特币无法与金融科技领域中现有的范例竞争。不然中本聪就会选择向硅谷的风投公司推销,而不是写邮件给密码朋克们了。如果比特币要成为真正的替代品,这就是一个必要条件。当我们有了一个「真实身份」或「总部」时,这些系统可能就会被摧毁。比特币不仅仅是我们在推特上看到的热点,也不仅仅是媒体的炒作。它是非同寻常的代码。

看看那个货币在几小时内就能够被废除的国家,就能明白为什么我们需要替代方案。与所有技术一样,监管机构需要意识到,精灵已经从口袋中逃出来了。他们可以将它推到边缘,对它进行诽谤,并将持有它的行为列为犯罪行为。但他们还不能够驯服它。当人们在人民币贬值、津巴布韦出现通胀危机,希腊出现债务危机或印度开始废钞时纷纷转向比特币时,我们就可以看到这种现象。重点是,人们开始意识到还有另一种替代方案的存在。正如 Nic Carter 曾经说道:「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革命。」对我来说,这就是比特币的魅力所在。这些指标只是简单展示了比特币生态系统如何显著增长。这些趋势是否会在未来十年内保持不变,或者比特币价格是否会飙到 10 万美元,(对我而言)并不是值得关心的问题。只要交易得到确认,比特币就已经解决了它自身的问题。

比特币十年,我们忽略了哪些数据?

最后再来看看比特币十年来的成绩单。

由于当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12 月的数据还不完整,所以图为 11 月的数据。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