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区块链产业难题:面包从哪儿来?

AUKLENAUKLEN 2019-12-31 收藏0

2019年即将结束,当区块链公司盘点一年的收成,多少有些凉意。若不是“1024会议”,中国的区块链可能会跟海外一样进入“泡沫化的底谷期”。

在那之前,中国区块链产业正在劣币驱逐良币。一方面,真正做区块链的技术类公司融不到钱、拿不到订单,除了少数“信仰者”还在投入,大多数公司已经在收缩。

另一方面,假借区块链的诈骗项目正绑着交易所大肆营销,操控币价,收割韭菜。

“1024会议”后,区块链发展的路线障碍消除,有了“诗和远方”,不少区块链技术公司开始接到大量订单。假借区块链的非法活动也正在被打击。

似乎区块链的发展将会风调雨顺。然而,在调查十多家区块链公司后我们发现,只有2、3家敢拍着胸脯说,明年保准盈利。大多数企业还不知道“面包”具体在哪里。

平台做成了外包

从事区块链的项目,无论是公链还是联盟链,大都是有平台理想的——希望自己做的一套区块链系统,能够成为全球、全国、全市、全行业使用的基础设施。在这个平台上的应用,使用了这个平台的资源,要进行付费。这其实是一个朴实的商业模式:“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钱。”

然而,在博弈过程中,区块链技术提供方渐渐失去了话语权,用链的企业或者机构更希望这个平台是自己建,后者拥有支持区块链应用更多的资源,而且是经过传统商业社会竞争留下的独特资源,相比而言,基础的区块链开发似乎没那么稀缺,况且甲方决策层并不能鉴别什么样的区块链是好的。于是区块链技术公司也渐渐成为区块链“外包”公司。

成为“外包”意味着,区块链公司实现不了网络化带来的指数增长,只能一个单接一个单,依靠“劳动力”实现线性增长。

而根据猎聘发布的《2019年中国区块链行业人才供需研究报告》,区块链的工程师的平均年薪是38.4万元,远高于互联网的19.8万元。区块链开发公司要承受比互联网还要高的人力成本。

雪上加霜的是,软件外包公司为企业开发一款软件,企业能够立刻通过软件去赚钱。

中国一大型科技公司区块链负责人分析到:“区块链不是一种能够直接提高生产力的技术,而是通过逐渐改变生产协同关系降低信任成本的技术。”这家公司负责人在和企业,哪怕是有钱的央企合作过程中,对方也并不愿意为区块链买单。“道理很简单,如果是一项技改技术,用了后,效率立刻提升多少,赚多少钱,一清二楚,但用区块链,何时能降低成本,降低多少,都是未知数。”这位负责人表述。

“1024会议”之后,或许是为了“路线正确”,政府、企业对区块链开发的需求量大增,部分公司觉得有了盈利的希望。

但互链脉搏向十多家区块链开发公司询问盈利问题,认为明年能够赚到净利润的公司只有三家:云象区块链、数秦科技、众享比特。这些公司都是最早一批进入区块链的公司,有着超过100家客户。

数秦科技表示:“技术赋能过程中,为业务节约的成本,提升的效率,可以产生持续的合作性收入。”

更多的企业抱怨获取技术服务费非常难。“我们都谈好的客户,方案都写好了,被同行截胡了,用的就是我们的方案。”一家区块链企业的CEO表示。

一些有实力的互联网公司为了更长远的发展,往往不计成本来获取项目。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政府项目往往可以获得这些大厂的免费支持。大厂则通过PR赚取品牌价值。

生态是真正的面包

说到政府,很多区块链开发企业将2020年的盈利寄托在政府项目身上。海创链就希望“政府场景越开放,明年预期是越来越好。”

Conflux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政府会是非常重要的买单的客户,这要看政府明年在这个方向的预算投入有没有进一步的增加,如果有的话,联盟链方向很快会有一个正向的现金流。

还有些企业在探索非外包外的收入可能。云象区块链的黄步添就介绍,部分项目链上的运营交易费用会有分成,占比不多,但开始有了。

众享比特也介绍了正在开展的模式:企业为客户提供区块链技术,建设产品平台,并与客户联合运营该产品平台,以平台上的数据量、业务流水量为基础,按一定比例进行业务分成。

光之数科技也期盼这种模式:“国际上商业模式比较成熟的项目是Komgo,前期是企业会员共同出资进行平台建设,后期是联合运营分成。”

这种模式相比平台模式务实了一些,以技术换取运营的收入。然而这种模式目前在资金流比较大的区块链业务上可以实施,比如金融领域。但在存证、溯源等领域,没有买单人。

企业们对未来盈利盼望最多的就是区块链生态的形成。

来源: 互链脉搏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