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为什么NFT会是新型的社交网络?

密码朋克密码朋克 2021-08-20 53,022 次 收藏0

上周末我发现有一堆“死亡僵尸 (THE DEAD) 在推特关注我,到处都是顶着这个头像的人:

外行人:这个绿色的家伙是一个 CryptoPunk (加密朋克)。CryptoPunk 是 24 x 24 像素的艺术 NFT 系列,总共只有 10,000 个,由 Larva Labs 于 2017 年六月创作,是元老级的 NFT。由于现在每小时都会出现新的 NFT,CryptoPunk 就其年资来说是既稀有又价值不菲。

因此,随着 NFT 的价值在过去几周飙升,CryptoPunk 引领着潮流。三月最贵的那个 Punk 卖出 4200 个 ETH。今天,它价值 757 万美元。如果你想给自己买个 Punk,最便宜的也要话你也要花 51.85 个 ETH。这是”底价“了。以这个价格你会得到一个更普通的 Punk。而要买一个更稀有的 Punk、猿猴、外星人或僵尸,像上面看到的那些,你将不得不支付更多的 ETH。

关于 CryptoPunk 的其他一些事:

  • 拥有一个 Punk 是一个地位象征,就像拥有法拉利或名牌手袋一样。

  • Punk 所有者经常使用他拥有的 Punk 图片作为他们的个人资料图片 (PFP)。

  • 使用不属于你的 Punk 作头像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上周末,数百人将他们的头像都换成了一个僵尸形象的 Punk,这个 NFT 在上周五以 1,201.725 个 ETH (375万美元) 售出。这次,没有人对这么多展示戴着一个不完整派对帽子表情符号的Punk 的人表示不满,因为他们都拥有这个 NFT。

在周五的拍卖会上,478 人联合起来参与 PartyBid,这是由 Anish Agnihotri 和 PartyDAO 团队一起创作的新产品,它允许人们组队竞拍这些 NFT,以集中他们的资源,与巨鲸竞争价值好几百万美元的 Punk。他们把自己称为活死人党 (Party of Living Dead)。而且他们赢了。

来源:Chuck Anderson

PartyBid 使得 NFT 更具社交性,名字前部分的 party (党) 的字面意思就表达了其社交性,背后的机制还提供数百人一起购买、拥有和管理昂贵 NFT 的机会。它的社交本质从它的网站设计来看就很明显,看上去像是 Figma 和 Masterworks 相结合的产物——光标和评论会在网页实时飞来飞去。如上周五的竞拍,数百人由移动的光标和表情代表,在网站上明显感受到它们在快速移动。这个体验很难用文字描述:你可以看看上面的图,你最好自己访问一下该网站。

如僵尸般, NFT 应该是死物。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上周四晚上,我参加了 Sriram Krishnan 和 Aarthi Ramamurthy 在 Clubhouse 举办的 Good Time Show,与 Gabby Dizon (YieldGuild)、3LAU、Donnie Dinch (Bitski)、Jarrodd Dicker (The Chernin Group)、Jon Lai (a16z) 和 Jesse Walden (Variant) 一起讨论 Metaverse (元宇宙)。

Not Boring 的读者相信已经很熟悉 Metaverse 了。我们已经谈论了好几个月了。我不应该把任何可能与 Metaverse 有关联的东西都扯上 Metaverse 的。

在过去几周内,元宇宙已经成为主流了。Matthew Ball 已经发表了他的Metaverse九部曲。Satya Nadella 谈了企业经营的Metaverse (感觉很有趣!)。马克·扎克伯格已经在过去几周里提了Metaverse上百万遍了。Ben Thompson 写了一篇关于Metaverse的文章。

NFTs 显然将在 Metaverse 上发挥作用。当所有东西都在数字化的时候,要证明你拥有某样东西,能够把它带到互联网的任何地方是很重要的。但这不是 Metaverse 的范畴,而是社交网络。

在"Good Time Show" 的谈话里,Jarrod Dicker 提到社区和地位在 web3 的重要性,这引发了一个思考:NFT 符合了非常多 Eugene Wei “地位作为一种服务 (Status-as-a-Service)”一文里关于一个成功社交网络所需的条件。

在完整的 Metaverse 到来之前,已经出现了不止于 jpeg 的东西了。NFT 开始感觉很像一种新的社会网络,它位于其他社交网络和社区之上——类似于一个超级宇宙 (Superverse)——且没有比 Wei 在  《地位作为一种服务》“一文中提出的更好的评价框架。

地位作为一种服务

如果你已经阅读过并理解了《地位作为一种服务》这篇文章,可以跳过这一段。)

Eugene Wei 曾经在亚马逊、Hulu、Flipboard 和 Oculus 担任品牌负责人,是互联网上最好的技术评论家之一。实际上,他写的所有东西都成为了经典,而《地位作为一种服务》是他在 2019 年 2 月写的,可能是他影响最深的文章。

这篇文章使得我的 Not Boring 栏目里的文章都显得很短。它的单词量达到惊人的 19,825。如果你还没阅读它,我强烈推荐你阅读。但现在,我将总结一些与这篇文章有关的主要观点。

以两个原则开篇

  • 人类是寻求社会地位的猴子

  • 人类寻找最有效的途径以最大化社会资本

尽管这些都是没有争议的说法,但 Wei 认为我们不会从地位或社会资本的维度来分析社交网络。金钱会更简单——有很多数据,能被测量的才能被分析——但他说 (这是我给的强调):

社会资本在很多方面是金融资本的主要指标,也因此它的性质需要更细致的分析。它不仅是好的投资或商业实践,分析社会资本的动态还有助于解释各种看上去不理智的网络行为。

比 NFT 狂热的出现整整早了两年,Wei 不自觉里在他的这篇文章里以不到 1000 个单词为分析现在发生的事奠定了基础。NFT 模糊了社交与金融资本的界限,随着媒体已经迅速指出的那样,以数千或数百万美元购买 jpeg 似乎是很不理性的行为。

那些否定 NFT 的人所犯的错误,与 Wei 认为人们在分析社交网络时所犯的一样:忽视了社会资本的重要性。传统上,人们使用梅特卡夫定律 (Metcalfe’s Law) 来解释推动社会网络的网络效应:“电信网络的价值与系统连接的用户数的平方 (n^2) 成正比”。根据梅特卡夫定律,一个社交网络的用户越多,他对每个新用户的价值就越大。

问题是,梅特卡夫定律并不能完美地解释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事情。仅用梅特卡夫定律就可以预测,哪个网络先做大,就能因为成为对每个新用户来说最有价值的网络而继续构建越发难以超越的领先优势。但 Facebook 打败了 MySpace,Instagram 和 Snapchat 从 Facebook 抢走了年轻用户。人们的选择并没有那么完全地被捕捉到。

这并不是说网络效应和梅特卡夫定律是错的,只是它没有分析出有人使用社交网络的原因可能超出了纯粹的效用 (utility),因此 Wei 提出一个新的框架来分析社交网络的力量,把社会资本加入其中。

来源: Eugene Wei

Wei 从三个维度评价社交网络的实力:社会资本、娱乐性和效用。在这篇文章里,它重点讨论了社会资本和效用。

效用是相对容易理解的。如果你在 Quora 上寻找问题的答案,或在 Facebook 上轻易能找到你丢失了电话号码的高中同学,这些产品就为你提供了效用。

另一方面,社会资本就更难了,这取决于能否建立一个“成功的地位游戏”。为了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一些新的社交网络能成功,而有些不能,它使用了一个比喻:加密货币。

他说,新的社交网络在四个方面类似于 ICO (Initial Coin Offerings):

  • 每一个新的社交网络都会发行一种新的社会资本,即代币。

  • 你必须出示工作量证明以获得代币

  • 随着时间推移,在每个社交网络上挖掘新的代币变得越来越难,创造了内在的稀缺性。

  • 许多人,尤其老年人,对社交网络和加密货币都嗤之以鼻。

这真的是非常好的比喻。以比特币和推特为例。

  • 比特币区块链发行比特币 (BTC)。推特“发行”追踪者。

  • 矿工因提供网络安全性获得 BTC。推特用户因发表 140/280 字符以内诙谐、有趣、或让人脑洞大开的内容而获得追踪者。

  • 现在挖 BTC 的成本要比以前更高,而且直到 2100 万 BTC 都被挖出来前,难度会继续增加。在推特的早期,你可以通过发你午餐吃了什么的推特获得追踪者;今天,人们想看更长的推特了。

  • 这一点不言自明。

15 年前,比特币和推特都不存在。两者都是今天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力量。它们通过奖励早期采用者,激励他们建设网络,然后使得挖新币变得越来越难,实现网络从无到有。

这四点都很重要,但最有用的是在这个地位游戏里的工作量证明。如果每个注册推特的人都因为注册就能得到 100 万追踪者,那么拥有 100 万追踪者就不会有任何社会资本了。事实是多追踪者因为稀缺而变得有价值,是工作量证明这个要求使得稀缺变得稀缺。

撇开娱乐性不谈,Wei 谈到了社交网络可以遵循的五条弧线,其中四条是社会资本与效用之间随着时间推移的权衡。

来源:Eugene Wei

1、先有效用,再有社会资本。"为工具而来,为网络留下。" Instagram 一开始因为有简单的图片编辑工具而吸引用户,然后变成一个基于图片的网络,人们在此基础上吸引了大批追随者、建立了巨大的业务。

2、先有社会资本,再有效用。Wei 强调 Foursquare、维基百科、Quora 和 Reddit 是利用社会资本的承诺让人们在上面无偿工作的产品,然后变成大众的实用工具。

3、有效用,但没有社会资本。信息传输应用对于与认识的人交流非常有用,但对想要建立社会资本的用户助益不大。

4、有社会资本,但效用低。Wei 把 Facebook 放在这个类别,并提到他的很多朋友不再使用 Facebook 了,对他们的生活没有影响 (我也是这样的情况,我想很多读者也是)。

第五类是“圣杯”级,即既有社会资本,又有效用。Wei 找到的例子是中国的微信,他结合了一个像 Facebook 的朋友圈 (社会资本) 和非常多的效用,关于这方面,我曾经写过:

人们使用微信来给朋友发信息、购物、阅读新闻、玩游戏、在实体店支付等,基本上所有你在手机上做的事都可以在微信上完成。

微信从一开始就创造了一个社会资本与效用的杀手锏,这在西方还没有真正被复制。

不过,即使是那些在社交网络上找到正确方向的,Wei 指出,有两种形式的渐近线会限制增长或导致彻底崩溃。

社交渐近线#1是工作量证明本身。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在任何特定的社交网络上获得社会资本,这就形成了上限。我很喜欢用 TikTok,但我从来不制作 TikTok 视频,因为我不擅长跳舞,而且我就不愿意付出努力做 Tiktok 算法要求我做的事。TikTok 仍然以荒谬的速度增长,但如果连我这个热爱社交网络的人都不愿意使用它,那这里其实存在一个天花板。

社交渐近线 #2 是社会资本的膨胀和紧缩。

在社会资本膨胀方面,当一个社交网络变得太成功,有太多人在使用它时,它背后的公司不可避免地需要引入算法推送来应对所有的声音。Wei 认为,Facebook 引入的算法推送是用户最可能喜欢的东西,因为在一个丰富的数字世界中最稀缺的资源是用户的注意力,因此推送他们最可能感兴趣的东西是有必要的。这是有道理的,但对于任何依靠 Facebook 来与受众建立联系的公司来说,这是一个难关。

在社会资本紧缩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社交网络就会变得没那么酷了。一个典型例子是,当父母开始使用 Facebook 时,所有的年轻人都转去使用 Instagram 和 Snapchat了。一旦很酷的孩子开始离开了,那些没那么酷的孩子就会跟随,然后又有下一群跟随,而由于更多没那么酷的群体 (在这个例子里是父母) 不断加入,Facebook 的酷含量就会快速下降。

“此时,” Wei 提醒说,“产品或服务最好在效用轴上尽可能地往外移动,否则流失的速度会像流鼻血般止不住。”

这个论点的精髓在于:

  • 社会网络需要根据其网络效应以外的内容进行分析。

  • 有三个分析维度:社会资本、效用和娱乐性。

  • 新的社交网络就像 ICO,尤其因为成功的社交网络会使用一个适当难度的工作量证明来制造稀缺性和地位。

  • 社交网络可以有很多的道路,但最好的是一开始就有高社会资本和效用。

  • 存在两条渐近线,即使是成功的社交网络也难以突破:工作量证明的天花板和社会资本的通胀/通缩

  • 那些以高社会资本起家的网络在遇到这些渐近线前要解决如何构建效用问题,这样才能存活和发展

Wei 在文章的其余部分举了一些例子,以丰富这些论点。同样,读者们应该读读,但为了本文的论述,我还需要强调一些特别有价值的观点:

  • 社会资本可以作为短暂能量。“你可以把像这种社会资本积累激励方式作为把地位的潜在能量转化为投资所需的任何形式的动能的方式。”

  • 新的工作量证明可以延长这个地位游戏。为什么社交网络需要增加新的工作量证明形式来延长这个已处于半衰期的地位游戏,以及它们可以从游戏企业学到什么。“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游戏是支付真金白银的,它们为游戏的投资回报率设定一条有吸引力的底线的。一些 MMORPG (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给玩家提供其他好处,例如社区感,这比玩游戏的纯技能挑战更持久。”

  • 社会资本转化为金融资本,反之亦然。这些交换使得我们会把给社会资本赋予有形的价值,这种对价值的理解就像人们在公开市场上出售“魔兽世界”里等级高的角色这样的无形资产一样。

  • 缺乏社会图谱的可移植性也让用户很沮丧。这个问题特别重要,且强调了传统社交网络与 NFT 的主要区别,因此我将在这里大肆引用:

从现有社交网络的角度来看,限制图谱移植是好事,但从用户的角度,却是令人沮丧的。鉴于反垄断的消费者福利标准,解决社交网络问题是很难的,一个方案是限制有大型网络效应企业的权力,要求它们允许用户携带他们的图谱到其他网络 (正如很多人所建议的)。这将削弱社交网络在社会资本方面的力量,而迫使他们在效用和娱乐性方面进行更多的竞争。

如果你能进入一个可移植性更强、更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会如何?NFT 该上场了。

NFT 的新进简史

作为一个快速回顾, NFT 指的是非同质化代币 (Non-Fungible Toke)。NFT 的力量在于它们使得数字资产变得稀缺。稀缺性使得数字资产变得有价值,像具有异域风情的汽车或美术品或稀有邮票那样。如果没有办法证明拥有着购买的官方版本的话,Beeple 的“Everyday" 不会卖到 6930 万美元。

来源:Beeple

NFT 始于 2017 年的加密猫 (CryptoKitties),但它们真正是在 2021 年年初变得炙手可热 (我在一月底第一次写了关于它们的文章)。Beeple 和 NBA Topshot 在 BTC 和 ETH 飙升至历史高点时引领了潮流。加密新贵做了富人都会做的事——买艺术品。NFT 受到了难以置信的待遇,被玩具般被不屑一顾。

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然后,在四月,加密货币价格下跌,NFT 的热度也随之下降。对 NFT 持怀疑态度的人嘀咕:”看,当有人开始为 jpeg 支付数百万美元时,我就知道这是个泡沫!“

在六月,加密货币网站 Protos  出了像下图那样的文章,除了它还有很多博客都出了这类文章,所有都提到了交易量暴跌 90%。

来源:Protos

该文章的第二句话是”NFT 在 5 月 3 日已经达到顶峰了,那天的单日出售了价值 1.02 亿美元的 NFT。“狂欢正式结束,尽管:“但根据 Protos 的数据分析,在过去一周里 NFT 的出售额仅有 1940 万美元。”

然后,在过去一个月左右,有趣的事情发生了。NFT 声势浩荡地回来了。在过去的 24 小时内,仅仅 OpenSea 和 Axie Infinity 两个市场就成交了价值 1.06 亿美元的 NFT。

根据 DappRadar,在过去 30 天里,前十的 NFT 市场的交易额达到 18.6 亿美元。

来源:DappRadar

这一次,感觉好像是 NFT 拉动了 ETH 和 BTC 的价格,而不是反过来,因为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在新主席 Gary Gensler 的领导下越来越重视监管,而且对基础设施法案提出的Warner-Portman 修正案也可能造成伤害,但这些代币的价格还是升了。

那么,为什么 NFT 又回来了,为什么它们可能会存在很长很长的时间?让我们回头看看我们的朋友 Eugene Wei 是怎么分析的。

投资即地位

我们最好还是从 Wei 提的两个原则开始:

  • 人类是寻求地位的猴子

  • 人类寻找最有效的途径以最大化社会资本

有些东西是非常根源性的,事实是我们这些寻求地位的猴子正在转向成为数字猴子,以此作为通往最大化社会资本的最有效路径。

在这个 NFT 之夏里,猿猴系列 NFT 一直处于引领地位。

在过去一个月里,交易额第三的 NFT 收藏品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与 CryptoPunk 一样,只有 10,000 个 Bored Apes。

来源:DappRadar

Bored Ape Yacht Club 网站把自己称为“一套限量版 NFT 系列,其中的代币还能作为你进入猿猴沼泽俱乐部的会员资格。”

来源: Bored Ape Yacht Club

不同于 CryptoPunk,BAYC 是全新的 NFT,它在 4 月 30 日发布。但它已经称为第三受欢迎的 NFT 系列,可能是因为它结合了社会资本和效用。《纽约时报》的 Kyle Chayka 最近写了一篇名为《为什么 Bored Ape Avatar 在推特如此风靡》的文章,其中,XMTP 的创始人 Matt Galligan (他使用了猿猴作为推特头像) 说,“它成为了某种地位象征,就像带名贵手表和穿稀有的运动鞋。”

即使在 Yacht Club 这堵数字墙之外,猿猴也很火。有史以来最贵的四个 CryptoPunk 中的两个,以及在七月里以最高价出售的两个都是稀有的猿猴:

来源: Larva Labs

如果人们在像素化的猿猴 jpeg 上花了数百万美元似乎是不理智的,那么“分析社会资本动态可能有助于解释所有看上不理智的网络行为。”

因此,与其否定一个非常明显地正在成为现实的东西,让我们再深入一点,把 NFT 放在 Wei 给出的那些维度里分析。我们还会纳入娱乐性这个维度。

社会资本。NFT 是有皮肤的社会资本。它是“投资带来的地位”。只有 10,000 个 CryptoPunk 和猿猴,在该限量集里,有些还特别有价值,也因此享有高地位。拥有一个 CryptoPunk 或一个 Bored Ape,并经常拿它在你的推特、Discord 或 Telegram 头像上展示,这表明了一些你的个人情况。这说明你不是很早就进入加密圈就是很有钱,或你很早进圈且现在有钱。用高价的东西来增加社会资本并不新鲜——看看艺术品、昂贵的车、游艇、私人飞机、手提包,或任何数量非常富有的人买来显示地位的稀缺物品。只是 NFT 更容易辨认,也更公开。

效用。NFT 也有效用,例如投资、作为进入 Discord 群组的门票、甚至可以作为你可以挂在墙上的数字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NFT 会发展、渗透进更多的观众,NFT 将使其所有者参加活动的机会和得到独特的体验。

这些事情已经在发生了,购买一个 Bored Ape 给所有者进入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会员资格。像 Axie 这样的 NFT 能提供真正的效用——其所有权意味着成千上万人的就业。Meebits 出自CryptoPunk 的创作者 Larva Labs,它有 3D 模型和动画,可以用作游戏中的角色。

来自 Larva Labs 的 Meebits

娱乐。尽管 Wei 没有深入探索这个维度 (在 TikTok 和 分院帽 这篇文章之前),最成功的社交网络都非常具有娱乐性。TikTok 可以说是一个娱乐网络,也是一个社交网络。同理,YouTube 也是如此。人们每天都会“潜水”滑推特几个小时而不互动,纯粹为了被动娱乐。NFT 也具有娱乐性:观察这些销售是有趣的,有人已经在建立扮演猿猴或 Punk 里的形象和网络角色了。在 PartyBid 上竞拍既是一种社交活动,又是一种投资。

NFT 的娱乐性才刚开始发展。Punks Comic 正在创作以 16 个Punks 为基础角色的漫画书,还有更多的漫画书。他们也将很快扩展到 Board Apes。

来源: Punks Comic

这只是引人注目的第一步。很多看好 NFT 的人相信以后所有重大的文化事件都会有纪念性 NFT,这也会对事件本身产生影响,并根据现实世界发生的事而发生变化。

因此, NFT 提供社会资本、效用和娱乐性。它们如何回应 Wei 提出的新社交网络类似于 ICO 这个观点?鉴于它们都是加密货币项目,这个问题几乎太简单了:

1、每个社交网络发行一种新形式的社交资本,一种代币。

2、你必须展示工作量证明以赚取代币。

3、时间长了,在每个社交网络上挖新代币会越来越难,创造内置的稀缺性。

4、很多人,特别是年纪较大的,对社交网络和加密货币嗤之以鼻。

这里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NFT 更直接地与社会和金融资本挂钩。获得有价值的 NFT 的一个方法是在早期进入这个领域,并在铸造 NFT 时就参与,或者在很早、更广泛的社区还不感兴趣的时候。另一个方法是直接买一个。前一个方法是更偏向于工作量证明——找出早期支持的项目——后一个方法更接近于权益证明——拿出你的 ETH 来支持和参与项目。

也有一些直接的相似性:很多人,特别是老年人,会嗤之以鼻。

即使我承认:NFT 要作为一个社交网络,感觉还是一座太远的桥梁。

它们看上去不像社交网络;而更像小社区。但本土的异域风情汽车俱乐部就是这种类型的社交网络,就像乡村俱乐部一样,它们规模太小了,没有足够的分析意义。

但是 NFT 能在线上向全世界展示地位和社会资本。但是,如果 Facebook、Snapchat、TikTok 和 推特都是社交网络的话,NFT 感觉是有别于它们的东西。

我认为它们是不一样的东西,但这也是一个正确的策略。

在“地位作为一种服务”的部分,Wei 写了一个标题为“为什么对于以地位驱动的网络复制工作量证明是一个很糟糕的策略”的章节。基本上,使用与现有社交网络相同的核心的工作量证明机制,然后添加一些功能是行不通的,因为它需要的是相同的技能,而人们会倾向于聚集在有更多人的那个社交网络。Bitclout 与推特相似,但具有加密货币特性,仍然因与推特相同的东西给与人们奖励——说诙谐、有趣或聪明的东西。不同点在于,如果你在 Bitclout 上成功了,你的代币会变得更有价值,你可以赚钱。用社会资本直接换取金融资本,有可能足以让人们重复工作,或把他们的工作转移到新的平台,但这是具有挑战性的。

相反,你需要奖励一个全新的行为。NFT 可能有足够多的不同,所以是可行的,它们不要求人们离开它们喜欢的现有社交网络。事实上,如果每个人都在它们喜欢的现有社交平台上炫耀并谈论他们的 NFT,对 NFT 收藏品和所有其所有者来说会更好。这个潮流会直接创造更多需求,也可以创造间接的机会。如果一个 Netflix 执行官看到大家在 Twitter 上谈论 CryptoPunks,他们可能把它做成一个奖励所有者的节目。如果佳士得拍卖行里有人看到在 Discord 上的每个人都在谈论 Art Blocks,他们可能会把 Squiggle 拿出来拍卖,给整个作品集带来名声和影响。

Snowfro 创作的 Chromie Squiggle #5994,ArtBlocks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每个 NFT 所有者 (或所有者群体) 将建立起巨大的社会资本,他们可能会在网络上发挥影响力。如果 CryptoPunk 有一个 Netflix 节目,主演的 Punk 可能会成为他们自己的名人,并建立起外生的社会资本,他们可以在一系列的社会网络中使用。

NFT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社交网络。并没有一个 NFT 公司。它们没有一个归属地,没有一个地方聚集所有的 NFT 所有者和 NFT 公司。也许 OpenSea 算是这样角色?或者是像 CryptoVoxels、Decentraland 或 The Sandbox 这样的区块链游戏/虚拟世界。或者有人会构建一个匿名社交网络,NFT 的所有权相当于入场券,就像有 @harvard.edu 这样的邮箱地址才能使用 Facebook 一样。最有可能的是,这不是上述任何一种情况。它是一种新的东西——一个 Superverse。

我说的 "super" 不是“顶好的!”的意思,我想表达的是 NFT 可能是一个位于其他社交网络之上的存在,或其他网络的“超级版”。

正如 Wei 所说,“限制图谱的移植对现有的社交网络来说是好事,但却让用户很沮丧。”他说,如果监管机构强迫社交网络使他们的图谱变得可移植,这会“削弱社交玩过在社会资本方面的力量,迫使它们在效用和娱乐性方面进行更多的竞争。”

如果不是监管机构,而是一个新进入者来证明可移植性的力量呢?当我写道,”加密货币是大型在线游戏的一种本地代币,“时我指的就是这种可移植性。你可以在一个地方获得地位,拥有它而不会有平台风险,你还在可以在整个互联网上带上它。NFT 就是相同的情况,无论哪个平台兴起和衰落。任何有头像的社交网络 (也就是所有社交网络) 都是传播 NFT 的沃土。所有者已经把他们的 Punk 放在推特头像或他们的 RTFKT 放在 instagram 图片里。

而且,这不仅仅是个别人的移动。集体拥有特定 NFT 的群体,比如活死人党或拥有 NFT 的 DAO ,可以一起转移到任何新平台,以 Discord 作为大本营,从那里发出往所有新领域金发的任务。在新的和现有的平台上,这些成员可以带来拥有有价值的 NFT 的外来社会资本,并作为一个团体建立他们的 NFT 化身的社会资本。这个推特系列谈到切分的 NFT 就像小型网络,以及把 10,000 个稀缺资产变成有数十万或数百万人支持与推动的 10,000 个稀缺资产的能力。

Wei 写到 Chris Dixon 关于”为工具而来,为网络而留“的想法。NFT 使我们有可能为工具而来,然后把网络带到任何最有社交和金融价值的地方。

在所有关于 NFT 的论点里,指出这里的警告也非常重要:特定 NFT 的价格或 NFT 的总需求可能会下降,甚至急剧下降。即使是非泡沫也会有泡沫型资金。最近,另一个 2017 年的古董 NFT 收藏品—— Ether Rocks,需求激增,这些石头价格超过 10 万美元。即使项目创建者也称它是”区块链上的宠物石头“。这种复苏似乎是对社区力量的一个测试——他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把东西变得有价值。

来源: EtherRocks

也就是说,NFT 似乎真的具有抵抗 Wei 提出的两条渐近线的特质。

抵抗渐近线#1,工作量证明,NFT 有能力增加无限的新工作量证明, Wei 说着可以延长这个地位游戏的半衰期。他所使用的两个延长游戏寿命的例子是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游戏和 MMORPG,因为它们与 NFT  有相同的特性。与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游戏相似, NFT 可以”用真金白银为参与的投资回报率设定一条有吸引力的底线”。与 MMORPG 相似,NFT 的社区感比玩游戏的纯技能挑战更持久。也就是说,NFT 将面临来自加密货币在采用率和可负担性上的限制。NBA TopShot 和 Fractional 是迈向了正确的方向,毫无疑问,会有更多的创新让更广泛的人群可以接触到 NFT,但同时保留稀缺性的好处,或用其他好处 (例如社区)替代稀缺性。

抵抗渐进线#2,社会资本的膨胀与收缩,NFT 具有去中心化的优势。虽有某些平台可能会用算法展示 NFT,但 NFT 本身是可移植的且所有者可以选择在任何地方使用和展示它们。它们也好像不太受“蒸发冷却”的影响,因为 NFT 不是一个整体——它们是一群小社区,各自有自己的标准。虽然只有 10,000 个 Punk,但可能最终有数千个 DAO 或切分所有权的团体,它们每个都形成自己的小社区,有着自己的标准和规则。该切分的结构应该使它们更有韧性。此外,权益证明和所有者可以选择何时出售,父母辈可能要花很多的时间和金钱才能像他们占领 Facebook 那样买到这些 CryptoPunk。

现在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即使使喜欢这些东西的我,也不拥有 Punk、Ape 或任何其他主要收藏品。还需要建立更多的基础设施,构造更多连接不同 NFT 项目的“部件”。但似乎 NFT 具有构建一个新形式社交网络的特质——一个 Superverse,超越现有的推特、Instagram、Snapchat、Discord、TikTok等网络,并随时间推移更符合用户的需求,发展地更好。

新的 NFT 项目可以利用社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有效结合来启动。所有权带来社会资本、效用和娱乐。有不断新增的工作量证明,从找出下一个大事件到创造像 Punks Comics 这样的品牌延伸,到营销特定的 NFT,到提高整个系列的知名度。Punk 的所有者已经在纽约市、迈阿密和伦敦的广告牌投了广告,宣传该系列的 NFT。NFT 是大型线上游戏的一部分,因此,规则和机会总是在不断发展和变多。当结合了金钱、地位和社区时,强大的事物就会诞生。

一如既往地,我是第一个承认这一切听起来很疯狂的人。NFT 更像是一种时尚,而不是一种新型的社交网络。但感谢 Eugene Wei 给了我们一个评价社交网络力量的框架,且 NFT 在这个框架中的表现惊人。《地位作为一种服务》的19,825 个单词基本没有反对 NFT 是社交网络这个想法;事实上,几乎每个部分都有支持这个想法的内容。

下一个影响巨大的东西一开始看上去像是玩具。下一个大型社交网络可能一开始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社交网络。未来会比我们预想的更疯狂,一个基于 jpeg 所有权的社交网络肯定符合这个要求。

来源 | notboring.co

作者 | Packy McCormick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