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DCEP将从根本上颠覆人类社会范式 | 清华大学朱岩教授讲区块链

VOBCVOBC 2019-12-16 收藏0

12月10日,清华大学朱岩教授在建筑业科技创新暨2018~2019年度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表彰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详细阐述了区块链对当前生产关系、国际格局和人类社会的深远影响。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能参加我们建筑行业的这样一个盛会,并且跟大家分享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在区块链应用上面的一些心得。

那么从10月24号总书记在政治局学习当中讲到,区块链要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也看到全国各个行业都在思考,区块链到底怎么能够推进中国社会的发展,能够在中国经济建设当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可能对建筑行业的很多人来说,区块链还是一个相对陌生一些的技术,我们更多的可能考虑到的是它的溯源,考虑到它的算法的独特性,考虑到它的发币,像是比特币一样。

实际上区块链之所以被中央如此的重视,是因为它可能要变革的还不是我们原来所看到的一个技术的节点;而是可能会对整个社会会带来一些根本性的影响。所以我是想,首先从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我们来看一看区块链时代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什么样的根本性转变?我把它称作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重新调整和匹配的过程。

我们知道货币是生产关系的一种典型的代表,它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换的关系。那么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促进作互相促进的作用,那么这个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

最近一段时间,中央也在号召个层次要去学习资本论,学习共产党宣言,实际上资本论也好,共产党宣言也好,我们知道这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非常巨大的贡献。那么马克思他把空想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社会主义,最为重要的就是找到了促进人类社会前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的共同体。

在现在生产力已经发展到今天的时候,我们“大智移云物”,像是我们刚才丁院士讲的ABC,也有人把它称为ABCDE,各种各样的这种称法。当我们有了这样的大量的新生产力的时候,我们看到我们现有的大量的生产关系,尤其是在像我们建筑这样的传统产业里边,还依旧是工业时代的生产关系,那么这个显然是不能适应我们这个社会的需要的。

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央行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昨天的新闻大家已经看到,是央行准备在深圳和苏州率先试点,那么这样一个数字货币,我们从货币的层面我们就知道,它改变的是人类社会最根本的一些人和人之间的支付的关系,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结算的关系,国际贸易中间的结算的关系。

而这些关系要发生变化的话,对我们的生活的改变就不是一个淘宝网,或者说是一种电子商务的平台,能给我们带来的变化了。这将会是一种更加深刻的变革。所以我希望我们是要从区块链的这样一种对生产关系的影响的角度,来去了解它即将给我们带来的社会的变革是一种什么样的变革。

那么当然数字货币是一个中国现在的创举,它分为两个层次,它叫DCEP,Digital Currency 和 Electronical Payment,这个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这样的两个层面。

数字货币的层面是央行来做的,这个是蛮复杂的,要保证它的安全性,保证它的便利性,设定基本的交易规则等等。

电子支付这个层面是在商业银行的,也在我们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那么一旦试点之后,大家知道我们DCEP的不同之处是在于法B他是真的是一个国家的数字货币,这跟前一段时间全球关注的Libra,也就是Facebook,要发行的这样一种数字货币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Libra是一个联盟币,算不上是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而中国的这是主权货币,法币具有法偿性,什么意思?真实行了数字货币之后,我这个企业找你包工队来结算,我说我要付给你数字货币,你说你不接受,对不起,你违法了。也就是说你必须要接受。现在建筑企业在座的各位,准备好了你的数字钱包了吗?你准备好去装这样的数字货币了吗?

所以这样的一种生产关系的变化是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大家知道这不是支付宝,这不是微信支付。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它依然需要绑定银行账户。同志们应该知道绑定银行账户意味着它不具有匿名性,而我们现在用的只是人民币是有匿名性的,匿名性是老百姓在完成支付的时候,或者说在建立新型生产关系的时候,必须要求的一个特性。大家别觉得匿名性都是坏事情,匿名性也有它得很好的地方,你到小卖店去买东西,买了一瓶醋,还非要告诉小卖店的老板,你的银行账户是什么吗?没有必要,但你现在用微信支付,你用支付宝支付的时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具备了秘密性。

另外一个我们用数字人民币做支付,将会是一个“双离线支付”。什么意思?咱们两个完全离线,用不着上网。你的支付宝和微信是必须上网的,而我们两个人拿手机一碰就已经完成支付了,简化了大量的交易过程。这在个人和企业之间可能体现还不是那么明显。我们在座的有大量的企业在承接海外工程,我们知道这在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结算上,这意义简直是划时代性的。 

因为,尤其是国际间的结算,我们将不会再用美国的所掌控的“SWIFT”的体系。我们知道SWIFT体系是美国上百年以来在全球贸易当中获取高额价值的重要的途径。我们基本每一笔国际上的美元结算,都要经过SWIFT的体系来去做结算;而我们如果有了这样一个数字人民币的体系,这意味着,我们跟海外公司的结算直接手机一碰,完成了。我们的手续费,我们的中间的大量的这种可能原来存在着的危险风险全部都要重启。这意味着世界经济、世界金融的格局将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所以不要小瞧,只是把数字把货币从纸币变成了数字化而已。但实际上它所带来的,我们说基于区块链,所带来的是一种可信社会的到来,那是在这个社会里边,大家要彼此变得更加可信,那么是说明我们要建立一种新的经济秩序,新的金融秩序、新的世界秩序。而在重塑的过程当中,中国的DCEP也好,中国的区块链的各行业的应用也好,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它的关键性的作用到底要帮我们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呢?也就说要做的是重塑中国各个产业的生态。 

同志们来自于一线建筑行业,也是中国巨大的行业,我们也能深切的体会到,我们行业里边存在的问题,或者说在其他行业里边存在的问题,绝对不是一个点的问题,它是一个生态的问题。而我们周边的大量的传统产业的生态,存在着劣币驱逐良币的这样的现象。也就说那些做的一般的、做的不是特别好的,反倒是变得好起来了。过去的15年的时间,是中国杠杆金融高速发展的15年的时间,它让我们体会到了金融在实体经济当中能够发挥的巨大的作用,它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同时也不可避免为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泡沫。所以杠杆金融的年代告一段落。

过去的25年是消费互联网高速发展的25年的时间。那么消费互联网,我们看到现在的原来的BAT,现在的MAT等等,那么以他们为代表的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市值排行,刚才丁院士给我们看的是全球的市值排行。那么在中国的市值排行当中,现在排名前两位的已经全是互联网企业,第一是阿里大概4万亿左右。第二是腾讯36,000亿左右。我们原来的国企里边的航母级的中国工商银行,也比他差的太远了,那就不要说咱们建筑行业的了,我们就比他可能差得更远一些了。 

那么消费互联网确实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巨大的价值,但是咱们在实体当中体会更深的是它给我们带来的伤害,那也就消费互联网的核心是流量。那么为了获取流量可以不择手段,所以导致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没有可信性,我们在网上面获取到的信息,获取到的数据,很难讲是可信的。那么尤其是在咱们的产业范围之内,我们真的是构建一个集采平台,大家知道现在建筑业都在推集采平台,那么集采平台上的参与者怎么是可信的?我信得过你吗?现在不是说大家不知道集采了之后效果好,现在是关键是我信不过你。

我们常说的在网上面,我不知道这个人,远端的是个人还是一个机器人,你现在无从判断,你们现在用的大量的客服全是机器人客服,都不是真人,你看着好像是一位温柔的女士在解答你的问题,实际上很有可能是一大胡子,在给你解答问题,你根本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远端的一个对象,所以说新的产业生态就是要去向可信的、可信的、良性循环的方向来发展,也就是说我们要去构建的是一种良币驱逐劣币的新的产业生态。那么这个产业时代听起来很复杂,我们刚才说这叫生产关系的重构,那么这个到底是什么样子?

我这里边把十九大报告里边所讲到的中国产业体系,用一张直观的图来表示出来,大家就有了更直观的一个认知。

那么十九大报告里边讲到了,我们要着力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我把它稍微分解一下,大家看到实体经济是核心,所以建筑行业的数字时代的春天刚刚开始,我们要真正成为核心了,但是要怎么成为核心?你要插上两个翅膀,这两个翅膀,一个就是科技创新,一个是现代金融。大家注意,不是现在金融是金融,现代金融是产业金融,是围绕着中国产业数字化转型来去创建的新的金融工具和金融手段,这不是从华尔街照抄过来的,我们要去创新,要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所谓的改革的深水区就是无人区,那是我们已经在这些领域里边超无可超。所以在建筑、金融、建筑、产业、金融领域里边,我们建筑业自己怎么来做创新?刚才听到三位院士的介绍,我也是对中国在工程建设方面的成就充满了自豪感,但是同样我们也不能少的是工程经济,我们不能少的是工程的金融、建筑的金融,而这些东西是需要跟我们的整个的科技匹配在一起的。而目前最重要的科技环境的变化就是物联网时代的到来。

5G的推行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无奈的选择,我们现在必须要去把5G大力的推下去,而且要把它的价值创造出来,从哪里创造?只有从各个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化改造当中,我们才有可能创造,而这样的一种改造往往都离不开我们说现代金融的身影。

那么这一段时间我们在尝试做一个和咱们建筑相关的产业的一些调查,就是砂石料、北京的砂石料的产业,我们看到我所讲的这些都是很低端,原来看起来很低端的产业,不能说一提到产业转型创新,数字经济,就一定都是那些白领、高大上,好像和咱们建筑工人就没有关系,和我们密切相关的,我选的都是建筑,行业里边的更低端的砂石量。这个行业,北京现在要取消运汽车运输砂石料,一定要铁路运输进来,北京一年的砂石料的消耗量大概在1.8亿吨左右。

那么如此巨大的砂石料,尤其是质量控制,那么这个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大家都是搞专业的比我更清楚。如果他真给你用海沙的话,那不得了了,它有腐蚀性,那么河沙怎么来衡量它的质量?所以我们调研这个行业,就发现这个行业真要去采用为了蓝天保卫战采用这样的一种集中存储,那么在北京周边有34个搅拌站等等存储站这样的方式来做的话,给经营者带来的压力是极其巨大。这个东西它不是不像是刚才我要通过仓单质押,我还能够抵押给银行,能把贷款贷出来,你说我这一堆砂石料,你哪个银行来给我贷款来? 

你怎么来去区别我这砂石料贷款了,抵押了几次了?没办法来做的。所以这个就需要我们科技加金融来去解决这样的难题。那么现在我们跟北京铁路局联合来做的,那也是我这研究院的物流研究中心,我们重点来做的,一个是叫做标准化的砂石料集装箱,你不能用普通的集装箱、普通集装箱、一集装箱,集装箱都比砂石料贵很多,所以太不划算了,所以我一定要用一种相对便宜的特殊的这样的集装箱,而这个集装箱一定要能够去有身份的识别,信息的存证,要有上链的计划。

也就是说我是要把每一个沙石料的纯正信息30吨一个箱,那么这个信息要上链,那么上面之后我就有了大量的这种叫做可信的交易凭据,而有可信的交易凭据,我们就能够把它变成叫做金融产品了。我们也把它叫交易信用的抵押贷款,我不再适用主体信用,你是3A它是2A,那么是这样的一种贷款的模式;而我现在是用交易信用,你说砂石料的拥有者,他有什么主体信用,当然也有可能是中国建筑,那是很有主体信用的,银行是追着你贷款的,但我们大量的民营企业实际上是并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的。 

我有这样一个交易信用的存证之后,我银行就能放款给他。那么这样来说,整个产业链就开始被放进去,活水它就变活了,我们希望的是他能够逐渐的升级,逐渐的良币驱逐劣币,把他的价值做大。

这只是一个小例子,用这样的方式我们也同样在做钢胎。刚开的市场大家知道也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但如果我们能总共的市场规模在中国大概2000亿人民币左右,如果我们能够去用科技加金融为刚开复,能解决中间大量的账期的问题,我们要知道刚才影响它的最重要的就是账期,影响我们建筑行业的建材流通的也往往是账期的问题,我们如果能把这样的问题给它解决掉的话,意味着这个市场将会变成良币。 

驱逐劣币的市场,那么将会去净化这个产业,并且使得这个产业整体规模进一步变大。我们现在刚开2100亿,如果我们通过提供高质量的刚开能把它变成4000亿,这不就是在为中国未来GDP的发展做巨大的贡献吗?现在我们的GDP的规模大概是在100万亿上下,去年是90万亿,90万亿人民币,那么到2030年中国的目标是我们要能达到210万亿,也就比起2018年,我们要增加120万亿。同志们,我们建筑行业才24万亿,也就说我们在未来的十年当中增加了110万亿,有多少是在座各位的空间的? 

这个显然,我们在仅仅通过盖房子是不可能实现的。刚才丁院士讲得非常的好,我们要服务业服务化转型,那么服务化转型是要有基础的,基础就是你没有可信的产业,互联网是不可能形成新经济的这种可信的循环的。也就是消费互联网的年代,我们说很重要,他对我们非常有价值,但是我们更看好的是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而在产业互联网里边,建筑产业互联网这是一个极其巨大的空间。如果我们能把我们的规模从单纯的建筑的24万亿变成数字建筑,加上现代建筑金融的48万亿,或者说是能变成80万亿,这会是什么样子? 

这回又会给中国整体的经济带来什么样的更为深刻的影响?那么这样的问题我留给在座的各位行业内的人士来去回答,你们的产业互联网怎么能变成支撑中国数字经济的真正的支柱?

区块链的思想是起源于西方,我们知道是比特币08年3月中本聪发表的文章叫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货币系统,掀开了区块链的序幕。那么大家有没有关注过那么产生这样的思想的这帮人,他们属于是什么样的哲学流派?硅谷的哲学基本上属于叫自由主义学派

大家如果这一段时间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一些早期的着作的话,大家应该会知道,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它就属于是自由主义哲学流派的一个部分。那么这说明什么呢?你看到从哲学起源上来看,区块链——就比特币的起源,它追求的是人和人的平等性,他和我们共产党所追求的人和人的平等性是完全一致的,它是在哲学起源上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同志们就明白了,那么为什么中央如此重视区块链?是因为区块链虽然是诞生于资本主义阵营,但是是为共产主义而服务的一项先进的信息技术,它是有助于我们来建设一个更加平等社会的,让每个人都能够诚信的参与到社会经营当中的这样的一种工具,这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人民民主吗?这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类的共同人类命运共同体吗?所以说那么在中国发展区块链,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一种叫哲学上的一致性,也就是说区块链绝对不仅仅是一种计算机技术的集成。

我们这些计算机技术大家知道很多40年前就有不是今天才独有的这样的一些技术,所以仅仅靠一帮计算机专家来把区块链体系搭建起来,是不够的,很必要,但是是不够的。必须要有我们行业的专家,要有经济,要有政治等等各方面领域的专家学者在一起,才能够把这样一个体系真正搭建起来。

所以我们说它不只是计算机技术,起源于计算机的对等性计算,我们能保证两台机器是绝对的平等的,这个是容易的,我分布式算法、分布式计算,我们也叫多方可信计算,我们让机器和机器PtoP这个是容易做到的,那么真正难做到的是person to person。 

那也就是人的平等性,人到人的平等性,仅仅靠存证就做不到了,它必须要有奖惩机制。

所以我们从这样一个推理当中大家就能看到了,区块链的核心,虽然技术非常之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要在我们行业里边建立一套新的奖惩机制,这样我们才能够良币驱逐劣币。

也就是说,我们要让它在我们的整个建筑行业的存证可信系统里边,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之下,你认真踏实做事的,将会得到社会的奖惩,得到行业的认可,得到鲁班奖。那么你那些弄虚作假的没有你生存的空间,这靠什么?

我这里写的是经济学领域,你比如说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等等,他们的一些这种经济理论,以及中国自己的我们现在还很缺少的经济理论,那是会计的新的记账的方式,新的结算的方式是博弈的新的方法,而这些理论要跟建筑融合在一起,跟我们的市场融合在一起,才能够发挥区块链的最大的价值。

也就是说,技术加经济,技术加金融,这些融合在一起才是我们的区块链的本质所在。也就是说它不只是一个存证、溯源的一套系统,而是构建产业互联网奖惩机制的核心技术所在。

我们也把它称作叫做价值互联网的时代。我这已把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分成三个阶段,大家也能看到,前两个阶段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那叫数据互联网和信息互联网,这样的一个阶段。

但我们说了在信息互联网,虽然我们解决了信息共享的问题,但它解决不了的是可信的问题。

人类文明没有可信,就谈不上文明;人类文明没有可信的基础,就谈不上进步。所以我们才要努力的构建一种可信社会。

那么区块链恰恰出现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我们到09年到14年这5年的时间,经过大量的对于加密货币的尝试,我们认识到了这样一种多边可信计算,完全可以用在优化人类社会优化经济体系当中。 

也就说这个时候开始我们要进入到产业可信互联网的历史阶段了。而在之前,各个国家都在力图通过立法、力图通过传统的手段来形成一套可信的社会体系,但是往往都不成功。最后美国没办法,他们在他们的钞票上印了一句话,叫做“In God we trust"。

那是因为上帝,我们彼此相信,我们知道这太脆弱了。这要是no God,那不就no trust吗?所以这个是不可以这么来构建人类文明的。我们的文明应该是"In blockchain we trust"。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些技术,我们彼此相信,那么构建这样一种可信社会的基础才是区块链商业应用的核心所在。

所以早期的区块链创业企业很多,大家看到他们到了10月24号之前,基本上都活不下去了,那原因就在于这是一批搞技术的人,天天找你们产业里边的人,说你建筑产业上区块链,你建筑上区块链有什么好处什么好处,你们听下来根本没觉得有好处,因为他不了解我们这个产业的痛点,不知道这个生态到底该如何重构。

而且这样一轮变革不同于前一段的信息化的变革之处,就在于信息化,我一个企业用那就已经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了;但是区块链你一家企业来使用,它非常难见效果,它必须是一个生态大家共同来建设一个可信的体系,才能把它的价值做到真正的最大化

所以我这里画的这样一个示意图,P2P不是只是Peer to Peer,我们用技术能够解决Peer to Peer 的问题,点到点的计算的问题。

那么另外的构建商业规则、构建价值模型需要的是Person to Person——人到人的P2P。

所以区块链的应用至少有这三个层次。那一个层次是技术,一个层次是规则,最上面的层次是价值的创造,而我们最大的难点是在于行业规则的重塑。所以我们真的要让区块链在建筑行业里发挥巨大的作用,是要有重塑生态的勇气和决心。 

那么给我们勇气和决心的,是最上边的“Value”,是价值。是因为我们去重塑了我们的产业生态之后,我们才能看到我们不是24万亿不是受每年上市多少商品房的限制,而是我们照样可以用新规则的方式把我们做成50万亿。

当然这个我回答不了,我希望的是我们跟在座的各位一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也把这样的问题称作叫做构建新的社会范式

传统的社会范式是以国家城市为主体的一种树状人群结构下所产生的范式,那么它的规模我面对的就是一座一座的城市,千万量级。它的传播方式是以传统媒体为代表的一种广播的方式,而它的经济模型是在有限信息情况下的一种均衡模型。

而我们现在新的社会范式,大家知道我们是进入到这样一个网状人群了,这个网状人群是以虚拟为代表的,不再仅仅是一个层级化、职能化的这样的一种结构。

层级化、职能化的结构,对于工业化的分工协作具有巨大的价值。但是对于网状人群来说,它的层级化、职能化具有不平等性。

所以我们需要在网状社会里边强调突出它的平等性。而在这样一种平等性的环境之下,你会看到,首先虚拟空间聚集规模空前,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如此紧密地聚集在虚拟世界里边。

一个微信10亿人在使用;一个Facebook,27亿人在使用。人类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原来的人口的聚集。

所以它的传播方式将会更加的多样化,我们把它叫民主化的传播开始出现。什么意思?我们现在发现网络上面谣言满天飞,那一个大V可以带动口红销售一天上百万千万,到这样的这种量级,说明什么?市场机制在发生改变,我们的传播方式在以大众为核心在传播。

那么听起来好像很新奇的概念,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毛泽东同志在长征期间就讲过,要让每个人都成为播种机,每个人都成为宣传队,这不就是他所宣讲的这样的思想,在我们的网状人群时代里边得以实现了吗?

所以共产党的很多的思想,我现在回过头来读这些经典着作的时候,我发现那里边四处闪耀着互联网的光芒。

那么实际上都是在讲这和我们时代一样的一些哲学理念,只不过我们现在有了更多的技术手段,所以我们可以用这些技术来建立一个可信社会。那么建立这些可信社会的基本理念,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区块链的一些基本理念了。匿名自制,大家自我来治理。

最近我们还在学习的就是十九届四中全会,我们的制度的先进性。我们制度的先进性在哪里?我们总结了13个方面,那么当然除了总结出来这13个方面,我们看到最为重要的我们是人民民主的国家,我们是要人民自治,是让大家能够可信的资质,但是人民自治你没有可信性,那就乱了,你真让他随便举报,那他就什么都举报了,就没有可信在里边了,所以我们要用区块链让大家按规则办事,不按规则的在这个社会里没有立足之地。

将来我们每个企业我们每个个人不但有自己的银行账户,你更为重要的是要有你的信用账户,一个人最可怕的破产不是财务上的破产,最可怕的破产将会是你的“信用破产”。如果一个企业在建筑行业里边,你的信用破产的话,那将会让你在这个行业里边没有立足之地,这才是最为我们要关注的要点。

美国也想做,我这里给大家看了,美国在去年2月14号众议院召开听证会,最后决定了,对区块链叫“拥抱不拒绝”。我们知道这是一个蛮消极的态度来去应对区块链。包括今年的10月23号,扎克伯格参加的听证会,6个小时的时长,我们知道这说明什么?那么美国现在对区块链还是持着一种相对怀疑的态度。 

为什么?同志们听我刚才做了一些区块链发展的思想本源上的分析之后,应该有所感悟。那就是我们真的欢迎美国社会全面应用区块链。如果他全面的应用区块链来构建它的生产关系、构建它的产业生态的话,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已经全面的共产主义化了。那么人类社会就已经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了。这不是我们正追求我们追求的目标吗?所以我们欢迎他们来真正的落实区块链政策。

当然中国对于区块链10月24号总书记的讲话,给我们明确了目标,我们到底要做些什么样的事情?很多人总问我说区块链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我就把总书记的这一段话列出来。

大家看到5个方面的问题说得非常清楚。

第一,促进数据共享,

第二,优化业务流程,

第三,降低运营成本,

第四,提升协同效率,

第五,建设可信体系。

是不是我刚才所分析的产业互联网、产业金融所带来的这样的一种新的社会可信的生产关系。那也就是我们要向这样的方向来去努力。

那么推动区块链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但是紧接着话锋一转,总书记讲的是解决中小企业贷款融资难、银行风控难、部门监管难等问题。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为什么全说的是贷款、监控、监管这方面的问题呢?我们知道这依然是一个产业生态的问题。这是高瞻远瞩的两句话。 

为什么我们的中小企业、我们的民营企业现在拿不到贷款?你能把板子简单地打在银行身上吗?不是的。

银行的信贷员对他们的管理是叫“终生追责”,终生追责,有一笔贷款出了风险的话,他要负责任的,这怎么可以?所以他一定要去降低风险,那就只给主体信用高的、我们在座的这些国企贷款,那些民企不贷。

那么我们那些这些很多民企没有太高的主体信用,但是他应该有交易信用,生意做得很好,生意做得很好,我有交易信用,我来抵押给银行行不行?依然不可以,我们没法信任,因为交易信用风险很高,我没法信任你。

什么样的交易风险才低?我跟我是个民企,我跟国企之间的交易,才是风险很低的。因为国企不赖账,这是这个行业内都知道的。但是现在你问问国企,敢跟这些民营企业在大规模的做交易吗?也不敢了,总怕里边存在着什么样的风险。所以就算是公公平的公正的来去竞争,大家都不愿意去跟民企做生意了。

那么导致的结果,大家知道是,他拿不到更可信的交易凭证。那么也就这个死循环就难于解开了。而总书记这样的两句话,恰恰是解开了这样一个死循环。全都上链了。中国建筑、中国铁建等等,我门这些国企都上链了,你这些民营企业要跟我紧密的融合在一个平台之上,大家都是公开透明的。

我们做生意是自动执行的智能合约,这时候我国企跟民营企业做生意,没有什么政治风险了。那么没有贪腐的风险了。那么这时候我的银行跟中小企业之间也能形成这样一种更加可信的关系,我也能够放水,给它让它变活了。所以整个产业生态就被盘活起来了。

所以我想这是我们说区块链商业应用里边最为核心的地方,是在于总书记所讲的这样一种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不是浅融合,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很多蹭热度的融合。

我这些年一直研究区块链的应用,那么在24号总书记讲话之前,大概只有80家能算得上跟区块链有点关系的上市公司;结果到了27号开盘的时候,去两市里边,号称跟区块链有关系的上市公司,有1164家,三天时间增加了1100家左右,也就说这就是简单的浅融合、蹭热度的融合,我们希望,我们在座的在我们建筑业协会的领导之下,我们能够做深融合。我现在也正在跟王鼎红会长、清华大学一起来探讨建筑行业,我们到底怎么来实现总书记所说的这样一种新融合? 

他需要的就是要构建一种新的应用生态,我这里边列举了一些行业的应用生态,其核心都在于奖惩机制,在于对人的管理,而不是在于对物的管理。

我们看到的一些区块链应用——大闸蟹上链——大闸蟹你给他制定奖惩机制,大闸蟹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应该上链的不是大闸蟹,要上链的是蟹农。只有那些蟹农才有接受奖惩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在构建这些产业生态的时候,我这里边举了几个小案例,像是艺术品的这样的案例,是艺术家上链;我们做的能源电力是每一个企业主体上链……那都是要让参与者能接受奖惩机制的,上链才可以。那么这样我们才能构建所谓的区块链的产业生态。

我们总结一下。那么区块链的实践是一种实现民主社会的技术路径,或者说是实现共产主义的技术路径。P2P不是洪水猛兽。P2P是一种哲学思想,它跟我们共产主义所主张的人民民主是完全一致的。

比特币是Peer to Peer的货币的尝试,互联网金融是对新型的点到点的金融的这样的一些尝试。当然里边出了问题。出了问题,我们解决问题,但不是说拒绝区块链在个行业里边的应用。 

那么随着央行的DCEP的推出,随着中国社会全面进入可信的产业互联网时代,我相信中国的建筑产业除了能创造这些工程的奇迹以外,还一定能创造我们在经营模式上的全球独一无二的领先的商业模式。最后祝各位是有成,谢谢大家。

来源 / zhujc.com

剪辑、文稿、排版 / Antonia

-感谢阅读-

密码极客 · 媒体矩阵

Only for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