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阿里云栖大会上的区块链清流,这家公司为何要坚持“技术先行”?

密码朋克密码朋克 2018-06-22 13,834 次 收藏0

区块链1.0版本的比特币,向世人证明了数字货币可以实现;而区块链2.0版本的以太坊证明了Dapps也可以实现;那么,区块链技术3.0会是怎样的?

有人说,应该首先拓展规模,追求更高的TPS;有人说,最重要的是要能够处理现有的互联网数据,给现实世界上链;还有人说社区维护和用户体验最重要。

互联网时代下,内容接受者对数据的复制、加工和传播几乎无需成本。这样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意味着大量的数字作品“被裸奔”。不过随着作者群体的版权意识不断增强,他们往往选择专业的发行平台合作以获得回报。

这其中就牵涉到结算信任问题了,毕竟付费时代下的收益相当可观,透明度不够会引发诸多变故。那么擅长解决信任问题的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能否给这一严峻的数字版权问题带来机遇呢?

窥一斑而知全豹。2018年9月22日,杭州云栖大会分论坛——《音乐产业的区块链》,TASchain创始人、智块网络CEO吴轶群从“区块链+数字版权”的角度发表了主题演讲。

相比于国内很多项目“割韭菜”的做法,TASchain选择了相当纯粹的“清流式”发展路线——技术先行,其对标的更是全球知名的公链DFINITY和Algorand。

DFINITY项目被认为是“未来以太坊最有力的的竞争者”。团队首席科学家Dominic,就是发明了阀值中继技术的大佬。不仅如此,著名的EPFL机构可以随时有两名成员直接全职支持DFINITY的研发,技术储备非常充分。

而TASchain对标的另一个公链项目Algorand,其创始人Silvio Micali是图灵奖获得者,团队其它成员都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区块链大牛。某评级机构曾预言Algorand会改变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影响力也许不亚于DAG。

能与这样顶尖的公链相提并论,可想而知,TASchain也并非等闲之辈。

TASchain创始人吴轶群是前虾米音乐CTO和创始人之一,阿里巴巴安全部大数据域总架构师。团队70%成员来自全球一线互联网企业,40%为985硕博士学历,在分布式系统、P2P网络、密码学等多个领域拥有卓越建树。

在技术突破上,相较于比特币和以太坊,TASchain在坚持100%去中心化和高安全性的前提下,大幅度提高了性能,TPS可以达到3000笔/秒(比特币为7笔/秒,以太坊为25笔/秒)。

这次能从众多区块链项目中脱颖而出,受阿里巴巴邀请参加云栖大会也是众望所归。那么在这样全球顶级的科技大会上,TASchain又展现出了怎样的风采呢?

下面是密码极客整理的TASchain创始人吴轶群的发言内容:

曾有很多人问我区块链能干什么,我觉得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理解区块链的内核:分布式数据库、不可篡改、陌生人信任。

可能大家都知道国内有一些互联网公司曾经出过一些数据库泄露,这种问题一旦出现,基本上都是灾难性的事故。

而区块链做了一个根本性的革新,这个革新其实也不是完全的创新。

就是在密钥交换里,如果我们不能信任一个中心,那对应的解法是什么?就是先让每个人都是中心,剩下的就是去解决这每个小中心之间互相信任的问题。

第二个就是区块链解决了一个中心化无法解决的问题,关于记账模型。我有多少钱不只是一个数字,而是说在我账户的交易历史上,所有的进款,减掉所有的支出,才是我真正的一个余额。任何一笔交易或者存证,任何人都可以验证。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思想。

提到可验证,要先举一个例子。区块链经常用到的随机数,是个比较神奇的东西。在今天而言,如果说计算机要产生一个真随机数,还是需要通过几台机器之间的协作,一台计算机产生不了真随机数。

真正的随机数,以前都是采集大气噪音做随机数,到今天国外还有一些网站出售自称是大气噪音的随机数,但实际上是验证不了的,只能说你个人信任这家公司不会作恶。

我们再做一个比较,区块链经常提的哈希值,其实也可以说是随机数,但它是可验证的。就是说如果我把最初生成哈希值的明文给你,你就可以立刻验证这个哈希的可靠性。加上之前提到的随机数,有了这两个特性之后,我们就可以解决陌生人之间的信任问题了。

第三点是陌生人信任。传统的互联网信任的关系,就是说两个陌生人之间做交易,通过第三方的一个中介机构,或者说最终可能就是物理的机器服务做一个信任,我们无条件相信它不会作恶。

到了区块链时代,因为有前面两个技术的解决,我们再来看两个人的交易是怎么做的。之前的中心化服务器化身成无数个矿工,每一个矿工都是一个中心,没有一个矿工有绝对的权利。不论这笔交易成功还是失败,所有的矿工都会达成一致的共识,加以公证。

区块链能做的就是通过一系列技术,像共识算法、智能合约、P2P,去解决异构网络的信任问题。这里面有好人、坏人,但我们不知道。我们只能通过约束手段,让他们在规则内运行自己的行为。

当然其实在现在的场景下,我更愿意去承担一个弱中心化,而不是说去中心化,因为如果要实际去做真正落地的、完全去中心化的应用,同时对民生有用,其实是非常难的。

对于弱中心化应用,我觉得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优势:

公信力

其实前面我也提到我们不是去信任一个机构,也不是信任一台机器,而是信任一套机制,它是完全公开的。除非你把全世界所有的电脑都攻破,这种机制才会出现问题,而这个难度比攻破一个公司的机房,或者说攻破一个中介机构要难得多。

我们知道现在有芝麻信用分,但为什么我会是700分,而不是750或者800,支付宝是不会公开这个计算公式的。

但用区块链来做,每个人都可以知道这套规则是怎么样的,因为这个信任是公开透明的。只要符合这套规则去做事情,信用就会一步一步增加。 而且可以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最好地符合规则,获得最大的收益。

逆流程管理

逆流程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东西。

如果智能合约一开始就把逆流程设计进去,就会非常方便。好比说如果我要借钱,找了某个人当信用担保。如果整个借贷都没问题,那么这个流程就是正常的。但如果流程遇到问题,需要担保方还钱,那时就不再需要去动用国家的一些政府机关,整个程序自己就可以解决。

我自己理解的智能合约的好处是什么呢?就是以前的纸质合同,其实最适合呈现的方式是用程序。写一个功能程序,其实只有30%的程序是在保证正常的运转,另外70%的代码是在处理各种异常问题。

集体智慧

我觉得比运维更重要的是集体智慧决策。

这就好比说一个基于区块链的DApp,它是我们所有人共同做出来的,而不是基于某个中心或者行政命令。因为行政命令跟市场经济还有很大的不同。

市场经济有很多无序的节点,类似于司机,他们自己根据不同的状况,决定是要拼车还是提高客单价,很像是一个自组织或者工会,而这又是非常有弹性的。

在这里我谈两个区块链方面有望落地的应用。

首先是数字版权,它最大的好处在于原生就是在线上。我看过好多项目,比如说溯源,大家知道其实现在很多数据,源头很难保证。而数字版权,本身就是一个数字载体。

我认为数字版权是弱中心化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就好比内容网络,虽然是通过去中心化的工作来进行服务、生产,但是内容传播可能还是需要一个弱中心化的机构或平台来承载。

现在无论在香港还是台湾,小工作室越来越多,他们的组织也比较随意,可能一年也发不了三五张唱片,虽然量都比较小,但都是他们自己来完成。这个就跟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思维很像了。

通过区块链,可以提供一个中心服务器,组建版权系统,这些工作室可以把自己的版权内容注册到链上。

他们可以看到自己的那些歌曲被听了多少次、下载了多少次,整个这样一套体系是公平的,大家是共同来见证。一旦有喜欢的听众、粉丝听了并且下载,就能跟虾米音乐一样进行利益分配。

然后就是预售卡,这也是我们TASchain在探索的方面。

我之前在家门口面包店买了一张500元的充值卡,后来有两个月没去,结果店不开了,也不知道搬去哪儿了。也许他们在杭州还有别的门店,但是我家门口的没了。我不可能为了几百元钱再到处维权,因为耗不起那个时间。

但如果我们用区块链引入第三方,这个问题就很好解决了。我的钱不是直接给店面,而是先放到一个监管账户上,由大B端和银行来共同维护这个节点网络。只有产生消费,钱才会从监管账户上划到B端账户。

这个做法,对于银行和C端都很好。对银行来说,有了一笔存款。对用户来说,更安全,并且可以随时赎回,跟B端是否跑路无关。

虽然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区块链发展至今鲜有DAPP走出来,为什么?我觉得有以下几点原因:

共识算法

共识是组成区块链的最关键一部分。

最初的共识以消耗巨大能源为代价,实现100%的安全,随着区块链不断迭代,共识算法也在同步更新。

如今共识算法的种类也越来越丰富,比如Casper、Tendermint、Algorand、DFINITY等,不过其最终目的都是要解决去中心化、性能以及安全的共识问题,从而让未来社会中的陌生人能够彼此相互信任。

比特币和以太坊现在的模型是POW,而POW从共识的三位一体来看,实现了100%的去中心和高安全,但是明显的缺点是性能非常差。

比特币现在每秒最大处理7笔交易,以太坊最大25笔,而支付宝2017年双11每秒交易峰值高达25.6万笔,由此可见,当前公链的性能还远远无法支撑大规模的商业化应用。

如果不想成为EOS议会的方式,真随机数就是必备的条件。因为你没有中心节点,又要从那么多节点里找出一个人来做一些事,就只能通过真随机数的方式。

大家可以看到我把最早模拟信号到比特币的数字信号,再到VRF都做了一个比较。

我们TASchain和DFINITY用的都是BLS的架构,当然里面算法是不一样的,但这个架构其实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最优解。

目前国外很多知名区块链项目Algorand、DFINITY、Cardano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

国内来说,我们TASchain也希望能够解决真随机数这个问题,让人治问题回归到真正的技术问题,这也是TASchain的Chiron算法的关键。

智能合约

很多代币在以太坊发布智能合约去运作,然后把这个币通过套现渠道套走了,但是如果真正要做事情,可能需要发一个众筹合约。

但是这个众筹合约的钱,不是发布这个合约就可以把钱拿出来,可能是一个缓释的过程。比如每半年支出25%,这个支出是当初被投资人认可的。确实做到了这些步骤,就可以拿这些钱继续做你下一步想做的事情。

单机容量有限

现在不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所有的智能合约都是存在于矿工节点中,并且全部都要储存,这样的弊端非常明显。就像以太坊,可能到今天90%的智能合约都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但即使这样还要存着,其实是浪费了很多的成本。

最后给大家透露一个消息,TASchain计划将在2019年4月份主网上线,我们希望成为打破区块链行业某些现状的产品,冲击全球前五公链!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区块链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不仅仅是数字版权,更多的领域需要怀着拥抱的态度,让价值得到充分尊重,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让彼此信任的成本更低。

这样或许才是区块链3.0的理想状态。

【密码极客】是一群来自前蚂蚁金服、阿里的工程师和阿里创业帮一起发起的区块链技术创业社群,也是杭州最大的区块链技术人才社群。截至8月,社群阿里技术人员超过2000位,社群成员超过8万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2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