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告别朝九晚五 一文了解区块链新组织形式DO

密码朋克密码朋克 2021-06-07 35,325 次 收藏0

"朝九晚五"死了。

“去办公室”的日子也该结束了。

我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世界因为新冠大流行而加速了数字化的进程,人们想用自己的方式,在他们想呆的地方工作。

但数字经济并未针对自上而下的组织进行优化,你如何衡量贡献?人力资源部在哪里?公司制不适合开放且无需许可的数字世界。

相反,未来是属于数字组织(DO)的,这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表亲,它仍然是数字化的,但并非完全自治。数字组织 (DO)并不严格依赖于代码,而是依靠人和Token来进行协调。

这些是自下而上的紧急协调工具。

这就是未来的工作方式。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就来聊聊什么是数字组织(DO)。

未来的工作方式

哪里有价值,哪里就有机会,而有了机会,就需要劳动力来帮助抓住这个机会。

在加密货币行业中发现的巨大机会,使得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显得相形见绌。因此,相比其他地方,加密货币行业对人才和劳动力的需求也是疯狂的。

在过去的12年里,这一行业价值和资本的大规模扩张,已经超过了地球上多数人的认知。 总的来说,全球人口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才能慢慢转向解决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即使是像 Coinbase 这样的公司,也无法抓住这个机会的全部,因为这个机会本质上是互联网原生的。

只有互联网原生组织才能充分利用互联网原生货币和金融革命带来的机遇。随着加密财富总价值的增长,对加密劳动力的需求也会随之而来。

而这种加密劳动力,将由数字组织(DO)提供。

数字组织(DO)是未来

未来的工作是属于数字组织的,用之前的术语,我们会称之为DAO,但这并不是数字组织的正确标签。

DAO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其概念是以代码为中心,而人只在外围。DAO是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或智能合约系统,它们是自治的,因为它们没有对人类的依赖关系,它们在以太坊上作为自主软件运行。Uniswap、AMM以及RAI都是符合DAO最初定义的好例子。

DAO的理论最终变得越来越复杂:

“如果我们能把Uber变成一个智能合约,所有的Uber司机都会为DAO工作,并且能够保持更大的利润份额呢?”

像这样的评论在以太坊早期(2015-2017年)阶段是很常见的,那时的以太坊是一个完全虚拟的状态机。

DAO的组织形式是一片无限可能的土地,我预测,一旦以太坊组织人类的能力成熟到比民族国家和管辖组织架构更有效,这些自治系统将在2040年以后最终到来。

我们将在几十年后重提 DAO,但现在还不是谈论DAO的时候。

当下,是属于数字组织(DO)的时刻

数字组织(DO)是以太坊的下一个边界,它也是工作方式的未来。

对于数字组织(DO),了解魔兽世界公会和团队,或者任何其他MMORPG组织的人应该能很容易地理解它的概念。

数字组织(DO)是由人类组成的,其没有地理限制。目前数字组织(DO)主要依托于Discord服务器(但不完全是!),数字组织(DO)是志同道合、目标一致的人的集合,他们共同努力朝着某些目标前进。

数字组织(DO)倾向于有机地形成,那些与组织的目标和愿望最有共鸣的人越来越倾向于Discord服务器和社区。

现在,有了以太坊,数字组织(DO)可以使用一种新工具,将其从具有内在动机的社区转变为具有财务动机的组织。

而这个工具就是Token。

Token是社区的动力,它是将被动的 Discord 频道转变为主动频道的东西,Token是DAO 劳动者为为组织产出价值而消耗的燃料,它们为数字组织(DO)提供和催化动力。

Token代表了数字组织(DO)成员可以将他们的时间和劳动投入其中的储备。数字组织(DO)的成员追求的就是token,如果他们不想要token,那么他们可能就不会出现在数字组织(DO)的Discord 服务器中。想要拥有更多的token,是参与者向数字组织(DO)注入劳动力的原因,并有助于使其首先成为一件值得拥有的东西。

数字组织(DO)作为其自身token的控制实体,有权向为数字组织(DO)工作的成员铸造/发行/奖励代币,如果有足够有兴趣的劳动力愿意为数字组织的token而工作,那么这个数字组织就有可用的潜在能量来实现其预期目标。

数字组织(DO)是其自身的利维坦,共同的目标和文化构成了组织,而token奖励是保持组织凝聚力并朝着共同目标前进的动力。

在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提出的利维坦中,他声称国家是用武力组成的。入狱或伤害身体的威胁,是民众不偷窃、纳税以及在道路右侧行驶的原因。

数字组织(DO)没有这样的权力,它们靠正面激励的力量组成自己,而且仅仅是依靠激励。例如,Bankless DAO为参与者提供BANK token奖励,所有的成员都是因为激励机制而选择进入这个组织。

实例化目的与目标

Token是共同目的和共同目标的实例化。每个数字组织(DO)都会发展自己的社会契约和自己的文化,而Token会是社区的图腾,作为数字组织(DO)所代表的一切的代表符号。

它成为了数字组织(DO)军队背后的旗帜。

这使得人们能够与集体目标产生共鸣,为他们内在相信的事情而工作,而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或事业。

我在上面说过:如果有足够有兴趣的劳动力愿意为数字组织(DO)Token工作,那么这个数字组织(DO)就有可用的潜在能量朝着其预期目标前进。

而一个数字组织(DO)是否有可用的潜在能量来实现其目标,与该组织想要实现的目标高度相关。

 「   即使是十亿美元的资本,也无法与一个有灵魂的项目相抗衡。
—— Vitalik 」

所谓拥有灵魂,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有目的和意义。与以往任何组织结构不同,数字组织(DO)有能力在共同目标和愿望下,将世界各地的人凝聚在一起,这些目标和愿望是基于内在欲望而不是外在的利润动机。

ETH 多头愿意接受最少的代币发行量,以为系统提供充足的权益。那些与以太坊最一致的人为它做的工作最多,成本最低。

数字组织(DO)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人们加入数字组织(DO)是因为他们与该组织的目标、抱负和文化内在地一致。这些人发现自己想要做出贡献,而不是被迫做出贡献。这些人会以最低的成本为数字组织(DO)工作,因为他们本质上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而且他们也比任何人都更想要数字组织(DO)token。

数字组织(DO)是一个严格的选择加入系统,唯一为数字组织(DO)提供劳动力的人,正是那些本质上想要在那里的人。

例如,想象一下,一个年轻的数字组织(DO)拥有一个全新的代币,这个代币的市值很低(甚至没有市值),流动性也很小。而这个数字组织(DO)想要建立一个相对雄心勃勃的网站,那么它可以做以下这些事情:

  1. 寻找一个网站代理构建方

  2. 从数字组织(DO)内部寻找人才

因为这个数字组织是新的,它没有任何资本,而只有自己的代币(市值很低),流动性也很低。想象一下,要说服一个第三方代理为这个数字组织建立一个网站,同时让其接受该数字组织的非流动性token,这会有多困难。

如果网站代理机构本质上对这个数字组织(DO)的优势不感兴趣,那么这将是非常艰难的推销,他们可能会想要超额的代币来抵消相关风险。

而另一方面,如果这个数字组织(DO)正朝着参与者内在信仰的方向努力,那些对实现愿景感兴趣的人自然会被这个数字组织所吸引,也愿意帮助这个数字组织(DO)得到它想要的东西。他们可能免费为这个数字组织工作,以便从其他数字组织成员那里赢得社会资本(又名荣誉),并提升数字组织(DO)的社会影响力。也许他们也愿意打赌,这个数字组织(DO)将来会为他们的劳动奖励代币,通过展示他们对数字组织的承诺,他们将处于一个很好的位置来获得未来的补偿。

也许这些激励措施会吸引足够有才华的 Web 开发人员和项目经理,使数字组织(DO)可通过这个人才库中建立自己的网站。

数字组织(DO)是从符合数字组织愿景和精神的人才中获取劳动力的工具,并且是构建与人类价值观高度一致的组织的工具。

数字组织(DO)有能力在其成员中形成对未来的共同愿景。而这种愿景越是美好,吸引的人才和劳动力也就越多。

数字组织(DO)是建立从根本上符合人类价值观的一种工具。

看好人性

新的扩展限制

互联网原生组织有能力在互联网规模上调整激励措施,然而,人们已经可以看到像Twitter、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Web2应用程序的漏洞。这些传统公司在使用其服务的不同方之间存在根本性的激励失衡。

Web2 社交网络最初是作为范式转换平台,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并分享文化经验。

然后,随着股东激励的接管,拥有这些平台的公司从增长转向提取。如果平台是免费的,那么你就是产品。

Nic Carter 在他的文章《你的财产权应该扩展到社交媒体中》,为社交媒体账户上的“擅自占用者权利”进行了争辩。

Nic认为:

  1. 创造价值的是这些 Web 2 平台的用户。

  2. 根据每个 Web 2 平台的“权利法案”(ToC),用户并不拥有自己的财产(Twitter、YouTube账户、Facebook页面)。

  3. Web 2 平台对其用户定居的房地产进行了不受监管和错位的治理实践。

  4. 用户可能会迁移到更“政治稳定”的平台,在这些平台中,他们作为账户所有者的财产权拥有更强有力的保证。

选择摘录:

“Facebook、Twitter等并没有真正在他们的平台上创建所有内容,也没有真正拥有这些内容。相反,他们定义了一个用户使用、构建并在某些情况下商业化的命名空间。用户而非管理员创造了绝大多数价值,因此用户是其数字财产的合法所有者。
‘……很明显,目前最大的互联网平台正在采取一种不可持续的数字治理方式。’
我们可以预期,如果主要平台继续不负责任的运作,用户将被更政治稳定的系统所吸引,并体现对财产的真正保护。”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由用户建立的组织,也就是为什么数字组织(DO)是由个人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下形成的,这个共同的目标是生产团队共同想要的东西,这一点特别具有革命性。

这种自下而上的组织允许底层决定平台的方向。由于数字组织(DO)由选择加入的个人组成,而不是由 VC 资助的领导层,因此其产生的产品符合集体的愿景,而不是少数有远见的企业家的创业精神。

最终,数字组织(DO)将能够满足 Web2 平台目前所填补的类似利基。但是,这些解决方案将是用户构建、用户管理和用户导向的。他们将拥有一个数字组织token,以确保那些管理数字组织的人与组织保持一致,并且该代币将既为进展提供资金,又从系统中获取能量以维持自身。

改变工作文化

Discord和Slack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它们基本上都属于协调软件,可以让工作流保持专注和有条理,以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异步协调。你不必永远在一个场地干活,事情可以在你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你可以在准备好的时候调整它们,并跟上进度。

不同的Slack/Discord频道针对不同的工作流而启动,并且频道之间的流动允许工作流根据需要聚集在一起。

但Discord和 Slack的主要区别在于,Discord 要更开放,它的文化中有某些东西促进了开放性和可访问性。 Slack的文化是非常自上而下的,这非常企业化,而Discord的文化则是自下而上的。

下面就是BanklessDAO discord频道在诞生一周后的情况: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Crypto文化是适合市场的产品。对于互联网原住民来说,Discord数字组织正在模糊劳动和娱乐之间的界限。工作发生在人们重创造的地方,每个人都接近进步和放松。

数字组织成员正引领着WFH生活方式,他们不仅没有办公室,而且也没有“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与 7*24小时的 加密货币市场一样,DAO 永远处于“开启”状态,但工作成员会流畅地打开和关闭自己,因为这符合他们的生活方式。

在传统的世界里,你会把工作放在生活之前,这样你就可以保住一份工作。

而在数字组织(DO)中,生活方式决定劳动,而不是由劳动决定生活方式。

数字组织(DO)将提供一个实验,它既可以在工作文化中建立新的范式,也可以探索生产力意味着什么。众所周知,在公司里,朝九晚五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每天实际的工作时间大约只有2-3 个小时,然后他们会花5个小时假装“忙碌”,等到下午5点下班后就走人回家。

Crypto行业习惯于从事物中剥离不必要的部分,以便深入了解问题的本质。为数字组织(DO)工作的人已经在家了,所以在工作时间内,没有人是处于闲着的状态,数字组织(DO)找到了创造性和创新的方法来补偿产出。

这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梦寐以求的工作和生活文化(在自己家里舒适地工作,没有或几乎没有自上而下的权力压迫)。

世界上的传统机构不仅要与以太坊提供的无需许可的劳动力货币化工具竞争,而且还要与这些工具提供的生活方式竞争:为自己工作的自由。

流动性工作

与典型的雇佣不同,数字组织(DO)不会让你签署雇佣合同,并完全致力于这些合同。数字组织(DO)成员可以自由地在各大数字组织(DO)之间流动,在他们适合的地方贡献他们的技能。

与僵化的垂直公司结构不同,数字组织(DO)工作可以类似于组织的扁平网状网络。有趣的是,很多数字组织(DO)很可能会共享大量相同的成员,因为他们可以为多个数字组织(DO)工作。

如果你是一个年轻人,你正在寻找目标、意义,或者为的是获得一份薪水,那么将自己确立为一个强大的DOer(数字组织人)会是最佳的立足点之一。数字组织(DO)是新事物,它需要引导,这可以是你,你可以通过做一个好的DOer来提升自己的声誉。如果你相信数字组织是未来,那么你现在就应该开始尝试,这样你就能成为数字组织所需要的稀缺资源。

未来的人工智能世界

在进入加密货币世界之前,我最为之着迷的是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世界,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以下这两本书籍:

  1. 《Life 3.0 》- Max Tegmark

  2. 《Homo Deus》 - Yuval Noah Harai

关于人工智能、人类和劳动之间的关系,这两本书在很大程度上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总结如下:

  1. 技术的意义在于减少对人力的需求。社会的进步,是我们找到方法来自动化所有我们不想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无论如何都需要做的事情。

  2. 从逻辑上说,人类将会创造广义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可以真正完成我们需要的每一项任务,以求生存。

  3. 这是乌托邦,因为有机器人在做我们所有的工作!

  4. 但这是更不利的,因为从经济上讲,很大一部分人口将无法为自己的生活提供资金,因为他们会失去工作。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需要为特定的人类劳动力重新创造市场,而这正是数字组织(DO)能为我们做的。数字组织(DO)有机会通过捕获可用人力资本的供应并将其引导到文化输出中,将这种错位的未来重新导向更积极的未来。

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全部意义在于创造文化,而消除低价值的工作(做汉堡包等)可以为文化创造带来福音。

将会有一些东西/产品/服务是人类特别想要从其他人那里得到的。 这些产品和服务将不受人工智能进步的影响,因为这些产品将由人类生产,并且它们也是其他人类所需要的 。我相信数字组织(DO)在很大程度上将是一种文化生成设施,而数字组织(DO)的竞争最终会集中在哪个数字组织(DO)可以为其贡献者、创作者、成员和消费者创造最好的文化?

文化即产品只能由人类制造,供人类消费。未来的工作将集中在文化创作上,资金将来源于对文化永不满足的购买欲望。数字组织(DO)和做工作可以成为人力资本的避难所,不受非文化人工智能的影响。

你可能会想:“服装?NFT?博客?人工智能能生产所有这些东西吗?它们可以像人类一样创造文化!人工智能的关键在于,它们的输出与人类的输出是无法区分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批评点。

但已经有迹象表明,世界上总会有人想要人类制造的产品(即使机器人制造的产品同样优秀)。手工制品总是很贵的,人们只是为人类的劳动付出更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希望数字组织(DO) 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人类所希望的由其他人类所生产的产品上。

结论

我们即将开启一场伟大的远征!数字组织(DO)将帮助我们做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如果能实现上述愿景的话,它将具有巨大的潜力。

当然,也可能无法实现。

也许数字组织(DO)没有它所需要的,也许在没有自上而下控制的情况下紧急组织系统,这种期盼过于宏大了。

但如果它真的发生了,它就会发生,因为人们会帮助其他人弄清楚做这件事的意义。成为一名优秀的 DOer 意味着什么?数字组织(DO)最需要什么工作和劳动力?当需要支付租金和需要照顾家庭时,数字组织(DO)如何公平地补偿组织成员?我们如何确保不同数字组织(DO)的不同部分得到公平但不同的补偿?

我们需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而这些答案将来自合作实验。与所有事物一样,这将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可以发现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

如果你想参与,甚至只是观察这些实验,你可以成为Bankless DAO 的一部分。

如果 Bankless DAO 的目标和价值观不适合你,你也无需担心,最终,每个人都会有适合自己的数字组织(DO)。任何有任何特定兴趣的人,都有一个相关的数字组织(DO)可以与之保持一致,这只是时间问题,就像每个爱好都有一个 subreddit 或每个兴趣都有一个 Facebook 群组一样。

我们正处于数字组织(DO)的前沿。

Just DO it。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