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W3F Jack Platts 告诉你「波卡如何与比特币、以太坊互通互动」

江鹏江鹏 2019-07-08 35 次 收藏0

波卡(Polkadot)最近引起了区块链项目投资者的广泛关注。波卡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Gavin Wood 创立并由 Web3 基金会管理,最近以估值 12 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其 500,000 DOT 代币的私募代币销售。

原标题:《独家 | W3F Jack Platts 回答 「波卡如何与比特币互通」》
作者:Matthew Lam

波卡被称为分布式 Web 3.0 区块链互通平台的候选项目,是什么让波卡如此受欢迎?我们很高兴与 Web3 基金会合作总监 Jack Platts 进行交流,与我们一起分享波卡如何与比特币互通!他还解释了波卡的 GRANDPA 协议以及波卡如何与以太坊互动的问题!

首先,您能给我们的读者简单介绍一下波卡吗?

波卡试图构建出更高层次的安全性和互通性,可以使面向用户的应用程序更专注在构建产品上。我们认为波卡是基础设施的基础。波卡面向开发人员,处理许多不同的区块链,经济和市场之间的联系。您可以将其视为联合国或美国联邦政府,这些国家或州为这个联盟或国家贡献,但最终有自己的领地,并控制其公民的生活方式。

谈及 Web3 基金会的项目波卡。你能详细说明什么是 GRANDPA 的共识吗?

GRANDPA 是波卡中使用的终极机件。它也是一个基于 Substrate 运行的模块,而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模块上轻易建立自己的区块链,无论是否为波卡,都可以使用它。Web3 基金会的研究团队创建 GRANDPA,以便波卡可扩展且安全。Rob Habermeier 撰写了一篇关于 GRANDPA 复杂的博客文章,Alistair Stewart 为感兴趣的人写了一篇更为技术性的论文。欢迎认同该共识又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上我们的 Wiki 上进行查阅。

波卡声称它允许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互动。你能阐述下这可以做到吗?

Web3 基金会正在为建立「桥」的团队提供一些资助。最早的「桥」之一是以太坊,但值得注意的是波卡不是一个智能合约平台,它是一种网络协议,是区块链之间的一种交易安全协议。因此,通过在以太坊进行桥接,并拥有像 Edgeware 这样的提供智能合约的原生平行链,所有连接到波卡的其他区块链也可以使用智能合约和这些合同的状态。

如何实现波卡和比特币之间的互通呢?

这将通过桥链来完成。如果符合以下两个标准,任何以前就存在的区块链都可以连接到波卡:

1、它必须能够在其块和状态变化信息的最终性和有效性上形成紧凑且快速的轻客户端证明(这将包括类比特币链中的新 UTXO 或登录类以太坊链中的新 UTXO)。【译者注:UTXO 是 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 的缩写,UTXO 是中本聪最早在比特币中采用的一个具体的技术方案。

2、必须有一种手段,使大量独立机构(可能高达一千个)可以授权交易。这可以包括识别阈值签名,例如 Schnorr 识别方案,或者能够针对多签名条件构造逻辑的智能合约。

比特币和比特币类似的链不符合这些特征。为了解决第一个问题,波卡节点可以简单地运行完整的比特币节点。为了解决第二个问题,需要一个允许对资金进行额外协议控制的软分叉,或者需要一个能够实现阈值签名友好签名方案(如 Schnorr)的硬分叉。实现这两个目标都很不容易,需要进行大量的协调和努力。

Web3 基金会如何实现真正去中心化的网络?

Web3 基金会召集、协调项目、团队和个人,并为他们提供资金。这些项目、团队和个人正在构建一个功能齐全且用户体验友好的去中心化网络架构。

我们所有的研究、资助和活动都是以 Web3 技术堆栈的视角审阅的。开发互操作和可扩展的通用协议是我们评估进展的主要评价标准。Web3 的技术堆栈将指导我们如何处理研究、合作和一些项目资助。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为协议和堆栈这部分提供资金和平台,因为一般来说这些协议和堆栈的项目不太能在早期获得盈利,也不能吸引公司去解决。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基金会可以介入并采取行动的地方,如果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共同构建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网络。

例如,去中心和私有消息的传递是许多应用程序需要用到堆栈的部分,因为目前我们依赖于使用中心化服务来处理加密消息的传递,如果它确实是被加密的话。因此,我们正在与该领域的其他团队合作,研究这个问题并实施解决方案。这种类型的东西很难实现代币化,所以我们作为基金会介入并启动开发,以便下游团队可以使用该协议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W3F Jack Platts 告诉你「波卡如何与比特币、以太坊互通互动」

Web3 技术堆栈概览,来源:Web3 基金会

Web3 基金会旨在构建一个用户可以掌握自身数据、身份和命运的互联网。这么做在治理方面存在怎样的挑战?

Web3 基金会只为开源软件提供资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开放,透明的方式进行的。我们试图在内部培养这种文化,我们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做到完全透明。其他领域中的一些团队甚至比我们做得更好,比如 Algorand。从治理的角度来看,在整个行业中推广开源是很困难的,因为这些协议和公司都涉及到钱。但这就是我们的立场:源码开放,软件自主。

为整个互联网实现互操作性的技术挑战是什么?你们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从技术角度来看,当用户需要隐私和控制时,很难实现完美的互操作性。区块链是一个伟大的真理机器,但却并不总是一个伟大的隐私机器。我们雇佣并与许多正在尝试解决这些挑战的密码学家合作,以便在医疗保健和银行业务中的用例也可以实现互操作性。我喜欢用早期的互联网来做比喻,局域网制定规则,私人企业和系统主导行业。我们现在又回到了原点,这就是为什么 Web3.0 如此重要。你必须相信私人的,封闭的系统正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们正在建立协议,用来消除对信任的需要。对于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们最喜欢的一句话是「Less Trust, More Truth」。

在创建去中心化网络时,您如何比较现有的竞争对手,如 Tron(TRX)?

只要系统和应用程序,在对于他们自己是什么以及他们在做什么这两点上是开放和透明的,我不认为从一个协议到下一个协议中存在太多的竞争。目前可能有很多的智能合约平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现在无法相互通信,我们认为竞争对手是那些封闭的、专有的系统,他们自己管理且只提供很少的信息,关于他们正在做什么或如何存储你的信息我们都不是很清楚。这些类型的应用程序确实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这就是现实,而我们想要做的是撕开现实。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