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历史又不押韵地rap了:被金融收编的比特币遇到游戏化的Z时代(上)

密码朋克密码朋克 2021-05-12 32,717 次 收藏0


主持人:狗币是什么?

马老师:数字货币…加密…%**#*&

主持人:哦。那狗币是什么?

马老师:数字货币…加密…%**#*&
主持人:嗯。我知道这是一张美元,但是狗币是什么?

马老师:我都说过了,数字货币…加密…%**#*&

主持人:所以是个忽悠(hustle)?

马老师:好吧是忽悠。To the moon!

这是周六夜场秀上马(斯克)老师的表演,主要剧情是被不停追问“狗币是个啥?”。我把他的回答简化成了“数字货币…加密…%**#*&”——其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片段,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解读,就看大家在什么位置,手里持有什么。但是同样的问题,也可以不停追问在比特币和任何加密货币身上:

比特币到底有什么用?它到底能解决现实世界中什么问题?

除了洗钱、把财富转移出专制第三世界国家,还有什么用?奥派经济学社会实验?硬通货?新黄金?全球储备货币?新型数字版权?嗯…真的是让经济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智库,和各国政府操碎了心。

但这真的是大家如此关心比特币的原因吗?

当然不是。正确答案是“5万美元”——它究竟、到底、为什么、凭什么值这个价?

现在,如果您把死盯在手机上的眼睛抬起,把自己的认知和周围的环境缩放百倍,视线出屋,出城,出国,出地球,站在上帝身边,借上帝的眼镜,再往下看——比特币就是一项人类社会实验。

我们每天对它的所有讨论,都是这个社会实验的一部分。此时此刻,看着地球上最聪明的脑袋为之争论的口干舌燥,中本聪老师和上帝应该满意地在微笑吧?

我们每天都在自己反应着、并观察这个实验里其他小白鼠的反应。所有反应都围绕着一个核心悖论——这个新东西,到底是要成为在真实世界中可以用的“货币”,还是要真正的自由、自主、去中心?成为马(斯克)老师所谓“人民的货币”?如果是后者,那就一定会牺牲前者,也就几乎不可能在现实世界中发挥功能,完成对现有货币秩序替代的雄心。反之亦然。

再看围绕着这个新东西的“创新”,比如DeFi世界里,看“去中心交易所”(DEX)和“中心化交易所”(CEX)的对峙;看Uniswap,Sushiswap,Pancake swap之间的流动性争夺——是要扩大影响力,简单,便宜,小白,吸引更多的长尾?还是要坚持去中心化本心,自己的钱包自己管?

还是要妥协。Uniswap最新版本(V3)干脆成立了一个主体,发放“使用许可证”,限制源代码使用期限,避免别人分叉自己、偷流动性的事情再发生——但有了实体,那还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吗?似乎也不是了。

这项伟大创新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站在了区块链开源哲学的对面。

所以,比特币成为了数字黄金,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归根结底还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初衷——至少这一点,很值得尊敬。

上帝从人类手里拿回了眼镜,评论道:

“比特币”这件事情,其实是一门艺术,一种优雅又时尚的艺术,恰好坐在了金钱的交叉口上。

它是一种身份表达——这种“身份”不是要取代谁,颠覆谁,然后自己成为一个新的中心、成为全球货币;而是“自主”,“积极”,“改变”,“开放”和“对寡头的抵抗”。

艺术有什么“用”?好像对实体经济没什么用,既没有现金流,也没有实体根基,也没有什么use case,应用场景。它只有一个“故事”,以及“故事”和社会的互动。

但是没有“用”,就没有价值,没有存在的必要吗?恰恰相反,艺术才是你们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最崇高的使命,它能给社区带来灵感,有自由的灵感,才能创造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好的艺术品总有价值,不会“归零”,可以有上千年的持久价值,因为它非常稀缺,而且永远不会被“用完”。所以“比特币”这项人类实验,作为一件行为艺术品,不会归零,因为它有价值。

但问题在于:这个价值该怎么衡量?

好了脑洞关上,现在回到现实:

以上所有美好的词汇和想象,都跟您现在在手机上看到的比特币、市场上的比特币、以及数字变化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真实世界的市场里,比特币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赚钱工具;它的价格是一种幻觉,来自羊群的疯狂,与任何现实世界中的经济活动没有联系,就像黄金与经济活动没有联系一样。

现实世界中的比特币,已经被金融业界收编,变成了证券化的赌场筹码——映射的是比特币的价格。根据您的喜好,可以挑选大V喊单型筹码;传统交易所筹码(ETF和期货合约);投行私募基金筹码;灰度信托筹码……有无数金融游戏可以围绕它的“价格”开展,筹码上可以再抵押、再衍生。

游戏的唯一限制,是围绕在比特币身边所有故事,到底还能讲多久——“对冲通胀”,“价值储存”,“保护财富”,“硬通货”,“印钞机拿它无可奈何”……故事没人听了,懒得听了,游戏就差不多了。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这是金融业界(尤其是华尔街)在过去几十年里证券化、杠杆化的标准操作——标的不同而已。

在“创新”这件事里,总会有聪明的狼图腾和吴用,也有套利并搅黄一切的狐狸和蔡京对这个比喻一头雾水的小伙伴,请看这篇文章)。施展老师在上一篇极棒的文章中也提到:大航海时代初期也伴随着海盗横行。

狐狸、蔡京和海盗横行的结果是什么?是政府的手铐,国家的机器,创新的躺枪,和自由的牺牲。

但是历史重来不重复,只押韵。这次也一样——不巧的是,又碰到了Z世代草根的崛起。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