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掌管超10亿美元:揭秘顶级区块链投资机构Polychain

VOBCVOBC 2019-04-24 7,277 次 收藏0

谁是区块链圈内的顶级玩家?如果你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么你需要了解下Polychain。

对于中国人来说,Polychain这个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但在西方的区块链投资圈中,这个名字无疑是重量级的。

Polychain是Nervos、Cosmos、Tezos、Dfinity等明星公链项目的投资人,同时也是著名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base的投资者。除了这些明星项目之外,Polychain创始人的传奇背景、2017年超高的收益率,都让其成为了区块链圈中不可忽视的投资机构。

然而在2018年,随着熊市的逐步深入,投资圈对Polychain的质疑也在逐渐增加。许多人认为其刚好赶上了数字货币的风口,从而迎风飘扬;市场趋冷,那便开始迎风下坠。

“我还年轻,我不用担心长期的储蓄,所有我愿意在我认为值得的事情上冒险。但不是人人适用,如果我有小孩,还有按揭,那么我可能就不会这样做了。”创始人Olaf Carlson-Wee在创业前如此解释到,如今这句话依旧使用于回复质疑。

Olaf Carlson-Wee今年也才29岁,不到而立之年;Polychain Capital也才走到第3个年头,时间还有很长。市场最终会给出一个答案。

  01初识比特币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的创世区块诞生,比特币网络不再只是理论。这时,大名鼎鼎的Ross Ulbricht还没有毕业。Ulbricht在学业上顺风顺水,但是事业的道路却是无比坎坷。2011年,在他知道比特币后,Ulbrich决定干一件大事:在暗网(Dark web)中建立一个以比特币为支付手段的交易平台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的出现如星星之火,不仅点燃了想作恶的一群人,同时也点燃了一群爱好者。这其中就包括时任谷歌工程师后成为莱特币的创始人李启威和当时的大学生Olaf Carlson-Wee。

当时Carlson-Wee还是一个处于大三、即将走入大四的准毕业生。他在暗网“丝绸之路”Gawker的博客上看到了关于比特币的资料,随后便深深着迷。毕业时,Carlson-Wee不顾导师的劝阻,写了一篇关于比特币的社会学论文。值得一个的是,Carlson-Wee就读于位于纽约的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这是一所享誉美国的文理学院,有着极高法学院和医学院录取率。然而Carlson-Wee一毕业便跑去当伐木工,没有一丝丝毕业生的焦虑。

对于比特币的着迷时不时的抓挠着Carlson-Wee,他决定加入这个行业。Carlson-Wee以删减版的本科毕业论文作为求职素材向Coinbase发去了应聘邮件。就这样,原本是Coinbase第30名用户的Carlson-Wee又多了一个身份——Coinbase的首名员工。Coinbase是群英荟萃之地,不久,莱特币的创始人李启威在Carlson-Wee之后入职,成为了Coinbase第三号员工。

Carlson-Wee对于比特币的热爱还不仅仅是加入这个行业,他从2013年开始,坚持了3年只靠比特币过日子,直到他对行业的理解开始转变。

  02原始积累

  Carlson-Wee在Coinbase从客服部门干起,随后担任产品经理和风险主管,负责公司产品的运营、账户安全和欺诈预防。该项工作需要直接面对用户,对大量数据进行复查和分析识别。工作使得他对行业的趋势和用户有了相对更深的理解。作为Coinbase的第一名员工,Carlson-Wee也见证并参与了Coinbase从0到1的过程。这段经历令Carlson-Wee认为自己有能力并且可以出来进行加密货币投资。

对于敏锐的投资者来说,2016年是个重要的年份。ETH在DAO事件后发生了硬分叉,形成了ETC和ETH两条链。 比特币从年初的四百美元,涨到了六七百美元。但是比特币的占整个市场的比重开始下滑,年初比特币市值占据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份额90%-95%,而山寨币只占据了5%-10%。对于山寨币来说,这是一个机会。

在这个时候,Olaf Carlson-Wee看准势头,决定创立一个数字货币对冲基金。并且找来了Coinbase早期和重度参与者Andreessen Horowitz(a16z)和Union Square Ventures(联合广场)两家风投进行融资。这也就是大名鼎鼎的Polychain的起源。Andreessen Horowitz的普通合伙人担任Polychain Capotal的董事会成员。

其后,又有丹华资本和Abstract Ventures和几名个人投资者对Polychain Capital进行投资。

事后来看,Carlson-Wee在Coinbase腾飞前夕离开,似乎是个不小的遗憾。事实上,Polychain Capital在2018年参与了Coinbase的E轮融资。从前员工变成了股东。

Carlson-Wee在Coinbase完成了关于数字货币的原始积累,然后离开创立了Polychain Capital,在公司发展壮大之后,反哺Coinbase。在资本市场上,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故事。

  03投资天才

  从2016年到2018年2月,Polychain Capital 成为了当时第一家资金管理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基金。资金统计包含了所有资产,包括账上持有的数字货币、仍旧未使用的募集现金等等。

2017年全年,Polychain Capital的收益为2303%,为客户的资产增值了约8亿美元。Carlson-Wee成为了投资界的明星,甚至一度和乔治·索罗斯(量子基金)、约翰·保尔森(对冲基金第一人)相提并论。

收益的大涨也为创始人Carlson-Wee带来了1.5亿美元的管理费回报,在创立Polychain之前,Carlson-Wee的个人财富只有14502美元。

和高额回报率不一样,Polychain Capital和Carlson-Wee极其低调,从不主动披露投资的项目。

从公开资料上,碳链价值获得了Polychain Capital被动披露的投资项目:

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Polychain Capital投资的项目中,协议类的项目有7个,占比36.8%。基础设施和协议在整个区块链行业中属于底层架构,相对于其他项目而言,受限于行业发展,回报周期较长,回本时间慢。

其后行业整体下跌的环境中投资行业基础类回报慢的项目也给Polychain Capital带来了亏损。

2017年,Polychain Capital的投资回报率是2303%,标普500的投资回报率是19%。这也是令传统投资行业震惊的原因之一,但是加密货币指数的涨幅是4779%。比特币的涨幅为1196%,莱特币的涨幅为4876%,以太坊的涨幅为8796%。

Carlson-Wee是否是投资天才在2017年甚至2018年初还不得而知,但是他确实是站在风口上迎风飘扬。

  04逆风下坠?

  10亿规模可能是Polychain Capital目前为止最为高光的时刻了。进入2018年后,整个数字货币投资圈开始产生变化了。时间点不一样了,传统风投不再需要遮遮掩掩进入数字货币这个圈子。2016年底,由于知识储备、法律限制,传统风投进去数字货币的意愿普遍过低。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盘子太小,付出的精力过多,对于传统风投的投入产出比不够划算。

但是,2018年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传统风投纷纷设立专门为区块链行业而设立的基金、子公司。原因都是因为2018年1月,整个数字货币市值达到了8000亿美元,这么大的市场谁不想来分一杯羹?

2018年市场行情开始转冷,漫长的下跌才刚刚开始。Polychain Capital的内部矛盾也开始接二连三的爆发出来。矛盾其实早在2017年就已经产生,只不过之前币价惊人的上涨掩盖了团队内部的冲突。

早在2017年,Carlson-Wee就要求Polychain的早期投资者投资数十万美元的现金,这一行为先是激怒了早期投资者,并且迫使没有现金的几名投资者离场。

其后,Carlson-Wee以Pantera Capital自己也建立了加密货币基金为由,禁止其浏览关于Polychain Capital的信息,并逼迫Pantera Capital出售持有的股份。

早期投资者Harry Greenhouse还起诉了Polychain Capital,称其在要求退款时,退换的是成本价和支付时的价格,而非资产出售时的价格。

Carlson-Wee将获得的1.5亿美元中提取了6000万换成现金。这对于投资者信心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要知道,Carlson-Wee是在2013年坚持3年不使用任何现金,即使是需要现金也是支付BTC给朋友,朋友代为付现。

在Carlson-Wee换成现金之后,没开始禁止投资者赎回他们的资金,并将基金资产的一半放入另一个口袋。

2018年11月,公司2016年创立时便加入的委托风险合伙人,同时也被誉为Polychain二号人物的Ryan Zurrer从Polychain Capital离职,并将职业重心转向了致力于实现无服务器的分散式互联网的Web3基金会。

创始人对比特币态度的转变、核心人事的变动、公司和早期投资人之间的矛盾都只是Polychain负面新闻的一角。重头戏是Polychain投资的资产组合在2018年出现了巨幅下跌。——就像风口过去,飞上天的猪也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种种跌落。面对市场的质疑,Polychain回应到:虽然公司超过四分之一的项目布局于以太坊,但公司资产组合跌幅小于以太坊的跌幅。但是事实上,2017年,Polychain资产组合的涨幅也远远小于以太坊的涨幅。

2018年,Polychain Capital换了一个新的办公室,并在公开文件中留下假的办公室地址。Carlson-Wee放下了手机,去加州奥克兰进行90分钟无技术徒步。

这一场景又似乎也曾经发生过,在次贷危机来临前,对冲基金Scion Capital做空次级贷款,但是次级贷款依旧一路走高,基金损失惨重,创始人Michael J. Burry禁止投资者赎回份额,并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听着巨大的噪音,忍受着市场的上涨带来的损失 。

Scion Capital亏损最高的时候超过200%,紧接其后的是次贷危机的爆发,Scoin Capital获得了空前的26.9亿美元收益。这一段故事后来又被改编成电影《大空头》,使得人们得以近距离的观察这一家对冲基金。

Polychain Capital会不会是下一家这样的对冲基金?目前还不得而知。资本永远是结果说话,既然Carlson-Wee抱着即便数字货币市场归零,也要在数字货币的路上赌到底,那么Polychain Capital也就做好了类似的打算。

无论输赢,历史总是属于敢于放手一搏的赌徒。

[1].Ross Ulbricht.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ss_Ulbricht

[2].Vassar College Sociology Department.https://www.facebook.com/vcsociology/posts/our-old-student-olaf-carlson-wee-wrote-his-sociology-senior-thesis-on-the-new-di/984495811621359/

[3].How Olaf Carlson Wee’s Fund Transformed $4 Million to $1 Billion in Crypto.https://www.newsbtc.com/2018/07/30/how-olaf-carlson-wees-fund-transformed-4-million-to-1-billion-in-crypto/

[4].Employee #1: Coinbase.https://blog.ycombinator.com/employee-1-coinbase/

[5].This Man Has Been Living On Bitcoin For 3 Years.https://www.forbes.com/sites/laurashin/2016/01/07/this-man-has-been-living-on-bitcoin-for-3-years/#74e4a1426973

[6].Polychain Capital.https://www.crunchbase.com/organization/polychain-capital#section-overview

[7].He Turned $14,502 Into $800 Million: Now The World's Biggest Crypto Hedge Fund Is Hurting.https://www.zerohedge.com/news/2018-09-11/he-turned-14502-800-million-now-worlds-biggest-crypto-hedge-fund-hurting

[8].Olaf Carlson-Wee Rode the Bitcoin Boom to Silicon Valley Riches. Can He Survive the Crash?https://www.wsj.com/articles/olaf-carlson-wee-rode-the-bitcoin-boom-to-silicon-valley-riches-can-he-survive-the-crash-1536681364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