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技术创投社群

金融行业99.9%都是中介机构

VOBCVOBC 2019-01-29 15,834 次 收藏0

蔡良滨,方图(Fortuna)区块链CEO,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

WechatIMG158

 

小别的导语

“平庸不在于你的才华,不在于你的思维,不在于你的学历,真正的平庸在于你感受不到骨子里的情绪,你感受不到强烈的恐惧,也感受不到强烈的愉悦,以至于你也做不了一个强烈的人。”

以上这段话,是方图区块链(Fortuna)CEO蔡良滨在巴比特《8问》的采访中,说出让我最为惊心的话。他那心直口快、狂傲不羁、充满活力、真切直白的个性,也让我们的对话变得轻松愉悦。

我们从温州“土老板”话题聊到选择上的功利与世俗,到驱动人前进的本源是焦虑、恐惧还是热爱,到金融行业的本质与问题,到可信交易时代,到创业后收入问题,到他不羁的性格,到六七年前的信,到厕所是激发灵感的地方,到灵魂伴侣,到《小王子》,到他手脚很白而脸不白......

总之,这是一场天马行空的对话。原稿约3.3W字(此文约5.5k字),我们谈论的每个观点都很好玩,时而还很震撼。

 

我是很功利和世俗的人

蔡良滨自述小时候自己就是一个很功利、世俗、务实的人。而自己的功利与世俗,也并非天生如此。

他回忆:

以前有个朋友很喜欢地毯,后来去做地毯生意,现在是地毯大王。我以前也很喜欢研究地毯,天天在家里摸地毯。我爸妈就说:作业做了没?我喜欢辩论,爸妈就说:高考了还搞辩论?我当了全校的队长,爸妈说:你不行。我拿了全市的冠军和最佳辩手,爸妈说:这个东西能当饭吃吗……很多兴趣爱好就这样被扼杀了。其他的都是追求名誉和金钱上的回报,而不是精神上的回报。随着年岁增长,也就变的世俗、功利,变得现实了。

蔡良滨本科就读于东北大学计算机专业,但这并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在大学颓废一年后,突然决定要出国读书,两年时间他从年级排名倒数到名列前茅。硕士拿到美国四大计算机名校伯克利、麻省理工、斯坦福、卡内基美隆大学其中两家的offer。但因为其他四大名校的影响力在中国比不上哈佛和耶鲁,所以他选择了耶鲁大学的计算机专业。

耶鲁毕业后,他并未选择和计算机相关的工作,而是转身进入金融行业,并在26岁时成为某国有银行副处级的干部。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蔡良滨给了以下答案:

“在耶鲁的时候,我们实验室里面有一哥们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他本科毕业于牛津大学,留着很长的大脏辫,给人一种他好像在山洞里面修炼很多年,刚刚下山那种感觉。有一天我们一起通宵编程,我通宵之后,哈欠连天,觉得很累。我再看他,像刚刚打完游戏一样,特别亢奋,两眼睛是冒着光的……你知道吗?那一刻我明白了他的激情在代码上,而我激情不在这里。我对金融和法律比较感兴趣……”

即便没有天赋上的差异,但热爱程度的差异会导致我们越走偏离越大。一个人前进的本源,要么是被强烈的恐惧和焦虑驱动,要么是被强烈的愉悦驱动,而蔡良滨成为了被前一种情绪驱动的人。

“从我选专业、选学校、选行业都可以看出来,我是一个很功利、很现实的人。我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我不是一个技术改变世界的人。我一直训练自己问题导向型的思维,而判断一个问题是否有价值,最直接的就是看解决这个问题能赚多少钱,通常来讲,能赚的钱越多,就意味着这个问题越有价值。”

WechatIMG154

 

创业的四个标准

2014年,蔡良滨还在金融行业时候就曾想创业——做跨境汇兑。那时候他想着用互联网的手段去解决金融行业的问题,并没有意识到用区块链来解决金融行业的问题。直到2017年,经朋友介绍区块链,蔡良滨在做深入了解后,决心投入这个行业。2017年8月,方图成立,这也是是蔡良滨在金融行业待了7年后,出来的第一个创业项目。

“作为一个问题导向思维的人,当我确定这个问题存在后,就会考虑如果解决这个问题能赚多少钱。不要觉得赚钱不是好事,其实是好的。创业公司一定是要专注问题的,而且要专注对的问题。而要判断自己专注的问题对不对,就要去看其核心:问题越对,就越有价值,赚钱的机会就越大。所以我出来创业其实是有四个标准,第一:没有现金流的我不做;第二:不能形成核心壁垒的,我不做;第三:解决问题所需要的资源跟我手上的资源完全不匹配的,我不做;第四:现在大家疯狂看好,已经炒到天上去的,我不做。如果创业推到2017年春节,也就是2018年2、3月份区块链超级火的时候,可能我就不进来了。” 当很多人得知蔡良滨要投身区块链行业时,便找他聊项目。蔡良滨曾直接表达:他们聊来聊去,其实就是想发个币。

他会犀利的问来访者:你要解决的真的是问题吗?解决了这个问题你能赚多少钱?那为什么一定要用区块链?用区块链为什么一定要有个币?如果一定要有币,为什么一定要是你自己发的币……

问到最后他发现所有的概念都是虚的,便对其判定:初心不对。

出于好奇,我问蔡良滨:“如果别人把你的问题来反问你,最后判定你的初心也就是发个币,也是说通吧?”

蔡良滨说:“逻辑上说得通,拿这套来攻击我也是非常对的。因为无论我回答逻辑上通不通,只要我最后没做出结果来,也都是扯淡。所以看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别人怎么质疑都是对的。”

就如某个人因成绩差坐在最后一排,后来通过努力学习,坐到第一排,这时候却发现自己没有朋友了。因为曾经一起玩耍的最后一排朋友觉得你抛弃了他们,前几排的人因为少了一个位置也不喜欢你,中间的人就觉得你应该和我一样做个平庸的人。但如果你一直维持好成绩,别人就会觉得你天生是坐在前面,如果有一天你坐到中间或者后面,别人会觉得你不对。

“就是这样,在我们的一些过程中,会有很多键盘侠,在没有键盘的时候,也会有闲言碎语。这些不用听,反正最后拿结果来说事。结果不行,啥也没有用。结果行,就都OK了。”

 

金融行业99.9%都是中介机构

7年金融行业的经历让蔡良滨总结:金融的本质就是基于时间和空间的价值交换。

金融行业有点很特殊,它是没有明确的上下游关系,几乎99.9%的机构是中介机构,其盈利方式便是提供各类型的中介服务,这些中介服务又分三类。

第一类是信息中介:利用信息不对称,机构给买卖双方进行撮合,机构收介绍费,就像媒婆干事一样。

第二类是信任中介:当交易双方并不直接信任彼此时候,中介给双方担保,中介收担保费。

第三类是专业中介:比如基金公司,你要买股票,可你不懂股市,但专业中介比你懂。于是你把钱交给专业中介,他们帮你打理,专业机构从赚到的收益里面分成。

金融市场越成熟,中介机构的利润比例应该是专业中介最高,其次是信息中介,最后是信任中介。

但现在的亚太市场,尤其中国市场,大多上市公司的金融报表里面,业务构成和利润构成几乎70%—80%来自担保和撮合,非专业中介。

而纵观金融发展历史,可以看到两条清晰的脉络。一条脉络是金融发展中交易成本不断的下降,典型便是交易媒介由最开始的贝壳到现在的数字支付。第二条脉络是金融发展路线中交易的范围不断扩张,比如最开始人类世界里面只有借贷,后来有债权、股权、证券化、衍生品等,这些资产本质上是对未来价格的约定等。这一系列金融工具的搭配,其实可以把很多东西都纳入到可交易的范围。也因此诞生了很多创新的公司,如保险、商业银行、融资租赁、信托等。

而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价值,就看它在金融发展历史的这两条脉络里面,能不能让交易成本更加下降,让交易范围更加扩张。

金融领域交易的核心是中介赚钱,这中间专业中介的钱不能省,区块链解决不了这部分问题。区块链首先是一个分布式网络,本身就可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依托于区块链网络运行的智能合约将合约条款代码化,可自动执行,同时保证他人的作恶与干预成本极高。所以,区块链在金融领域不仅能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能解决信任难以达成,无法交易的问题。

另外,几乎所有的金融服务的根基都是商业银行的结算账户,但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没有账户的概念,只需要有私钥就行,区块链在这里面会帮助很多的忙,所以它的交易范围也便随之扩张。

WechatIMG155

 

去解决能赚钱的问题

2018年12 月10 日Vitalik Buterin(V神)发表自己关于区块链的非金融应用的观点,提出区块链可能先在非金融领域得到应用和落地。

对此,蔡良滨表示自己不在乎区块链最先会在哪个领域落地,自己更看重其落地的深远意义。金融是国之重器,如果将区块链在上面成功应用,其影响必将如“原子弹”般。他坚信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在金融领域,它会为金融行业带来一个可信交易的时代。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是一个铁盒子,这个铁盒子叫可信交易,它最大的价值是在于以可信计算为基础实现自证清白的交易过程。当然,可信交易作为铁盒子,只能解决铁盒子里面的问题。要解决真实商业世界的问题,要仰赖于铁盒子两端,即输入端和输出端的成熟。输入端和输出端的成熟会带来不同的市场细分,不同细分市场对输入端和输出端的要求也不一样。”

方图专注于区块链加衍生品这个方向,衍生品最常见的就是期货与期权。其输入端数据源的解决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去中心化方式的数据,一种是权威数据源——持牌的行情服务商。

交易的核心是为了盈利或风险对冲,最后获得一种跟法币体系锚定的价值。而数字货币的价格波动导致无法风险对冲,所以区块链领域本身就需要非常好的衍生品来提供套期保值的服务——这也是方图一直想做的事情。

“但用区块链解决传统金融衍生品市场的问题还为时尚早,现在光铁盒子建好没用,输入端与输出端也要建好才行。而输出端现在的稳定币如USDT有暴雷风险,其他稳定币目前体量又不够大,所以我们后退一步,先给区块链世界去做衍生品。区块链的世界里衍生品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POW的算力,还是进行数字货币的二级市场投资,这些都是有风险对冲、套期保值的需求,所以区块链加衍生品和衍生品加区块链我们都在做,但是要分步骤。我们先把衍生品的业务系统应用到数字货币市场,把它做到非常专业后,再把它普及到区块链的底层,普及到传统市场,把传统市场场外衍生品交易的成本降下来。”蔡良滨说。

而对于方图的定位,蔡良滨认为:方图首先是一家金融公司,其次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最后才是金融加区块链的公司。

蔡良滨说:“我们从来不说自己是一个区块链公司,区块链只是我们的工具之一,我们要解决的是金融行业里面的问题,我不能把自己局限于区块链。而考验我们的也就三个问题:一是要解决的这个问题,我们有没有找准?问题找准了,就有机会创造大价值,赚到大钱。二是关于理解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深度,需要知道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有多少障碍,需要多少资源和人力?而理解深度是由团队专业度构成的。三是创始人、合伙人、整个团队是否顽强?因为无论之前想得多么美好,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不是按照你想的在走,一定会跌跌撞撞。如果团队不够顽强创业这条路别走了,创业是一件性价比极低的事情。”

他半开着玩笑告诉我,从2018年到2019年这创业的一年,是他人生历史上收入最低的一年,月薪还不够还房贷,现在家里主要靠老婆。而自己从美国挖回来的伙伴,基本也是很低水平的薪资,相比于他们原来的薪资,简直是脚斩。但大家还愿意来做这件事情,因为方图做的不是短期的事情,求稳不求快,图远不图近。

对此,他分享了一段《小王子》里面让他感触很深的话:如果你想造一艘船,先不要雇人去收集木头,也不要给任何人分配任何任务,而是去激发他们对浩瀚汪洋的渴望。

“梦想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要让方图团队的每个人知道他在造一艘船、造一座教堂,而不是只是在收集木头,完成任务。”

WechatIMG153

 

他是狂傲不羁的宠妻狂魔

在采访蔡良滨资料前,我在网上搜到一封他七八年前刚刚进入耶鲁大学两周后,写给瑞中学弟学妹的信。读着那封信,我在脑海里勾勒出那个就读于东北大学、满脸青涩的少年,他在某一瞬间,因恐惧看得见未来,因恐惧自己变成连自己也不喜欢的人,因恐惧自己受不了没钱的状态,因恐惧自己没有存在感……而决心用功学习,立志考到国外名校,而后他又是如何在耶鲁的草地上舒展胸怀。

在那封信中,他虽三次提及自己性格的狂傲不羁,但仍挡不住文字中的情真意切,而在我采访结束之后,这种感觉更甚了。

“我现在也仍然是狂傲不羁的,我看起来长得像坏人,不像好人。我不混币圈、不混饭局,虽然我很喜欢到德州扑克,但我很少去德州扑克局,也不去会所,很少参加圈内的聚会。我也就是喝茶,抽烟,抽烟是我唯一的不良嗜好。”

狂傲不羁的一面是自信,让他完成一次次逆袭;狂傲不羁一面是傲慢,让他也碰壁。 “在我还是某家国有银行的一个部门副总时,我组织了一个比较大的项目,临近上线前,压力很大。我为人比较狂,在组织会议的时候,我给全省所有去开大会的人说:项目上线的时候,除非当天你羊水破了,不然手机给我24小时开机!后来别人跟我开玩笑:你小子婚都没结,老婆都没有,怎么知道羊水破了这种事情?其实就是在反讽我,后面我也反思了自己,我带的团队里面有些人都是爹妈那一辈的,他们是很有经验和阅历的,我说那样的话确实很狂,所以以后在为人处事方面还是收了一些。”

除了性格的狂傲不羁,接触过蔡良滨的人,可能对他还有一种“宠妻狂魔”的印象。

毫无疑问,他也是《8问》到目前为止的嘉宾中,最为主动谈起妻子和家庭的人。他说妻子是他的灵魂伴侣,而妻子的话——“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虽然过程还比较曲折,但结果都会是好的”也一直鼓励着他前行。在我们的聊天期间,他向我展示妻子送的漫威手机壳、向我讲述落地杭州是因为妻子在这里、向我描述至今时常看见妻子依然怦然心动……

蔡良滨是爱家的,家是他奋斗的终点。他甚至坦言自己可以什么都没有,包括方图,但不能没有家。所以当公司加班盛行时,他会提醒公司同事:方图是你们的一个家,但更重要的那个家在家人那里,千万不要因为方图这个家把自己的那个家搞乱。

我问31岁的蔡良滨,对他而言,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想了很久,却回答:

我觉得没有。人生没有什么是最重要的,对每个人而言都不一样。人总是会找一些虚拟的概念(宗教、国家)来作为自己的追求目标。但这些不是客观的,是人编织出来的主观概念,既然是主观的概念,就会变,没有一个终极答案。而它的意义则在于发明出它的人,用此来安慰自己的生存。

 

视频 |《8问》栏目

文 | 贾小别

【密码极客】与《8问》是战略合作伙伴

点击视频可直接观看

 

阿里系创业者和投资人发起的区块链技术信仰者组织
聚是一团火丨散是满天星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1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