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创业投资社群

创立密码朋克,这位英特尔最杰出的科学家,凭什么成为区块链传奇?

YASUdaYASUda 2018-11-30 41 次 收藏0
(本文原创作者为密码极客,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至任何平台,擅自侵权必究。)密码极客 (ID:alichyb)

文 | 密码极客

1993年,三名蒙面男子登上了《连线》(Wired)1月刊的封面。

他们是埃里克·休斯(Eric Hughes),加州大学、伯克利大学数学家,《密码朋克宣言》的作者;约翰·吉尔莫(John Gilmore),计算机科学家;蒂姆· 梅(Tim May),高级科学家和电子工程师,密码朋克创始人之一。

没有西装,没有油头,甚至没有脸。如果不是《连线》把他们推到普罗大众面前,这些人依然隐匿在世界各地,为人类隐私事业战斗。

杂志管他们叫“密码叛逆者”。叛逆者里也有“头狼”,早期声音最大的还是蒂姆· 梅。

 

密码朋克的出头鸟

梅是第一个按捺不住的人。

1992年9月,身为英特尔高级专家的梅,在自己加州的家里开了个趴。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梅和他朋友聊的是:如何保护互联网用户的隐私。

当时的互联网在欧美国家已经普及,联机数量超过100万台,商业应用也已萌芽。

这群“密码叛逆者”认识到:互联网诞生的技术既是自由的威胁,又是自由的机遇:它有望开拓世界,也有可能令国家侵入私人生活。

在他们的讨论里,频繁出现了“密码学”、“加密算法”、“匿名交易”……这些词语也在20多年后,成为国内大忽悠们的必备:如何假装成一位区块链专家。

当然,梅不一样。他是英特尔早年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同时还是科技和政治的专栏作家。仅仅在科学领域,他就解决了集成芯片上的α粒子问题。

此时的梅,更像是油画《自由引导人民》中的“自由女神”。他向在场的人说道:“起来!受压迫的人!除了铁丝网,你们别无所失!”

梅口中的铁丝网是“带刺”的。19世纪带刺铁丝网被发明后,改变了放牧地区土地和产权的概念。而密码学的新发现,将从根本上改变企业、政府干预民众交易的性质,也将成为拆除带刺铁丝网的剪刀。

和法国人民一样,梅想要“革”的,是政府的“命”。

后来的会议变成了每月一次,他们在吉尔莫的公司碰面,大多时候讨论编程和密码学。组织里的一名女黑客——朱迪·米尔洪(Jude Milhon),她将“密码”(cipher)和“赛博朋克”(cyberpunk,一种科幻小说类型)两个词结合在一起,赋予了组织新名字:密码朋克

同年,梅就在网络上发起了加密的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两年间,有超过700名全球顶尖专家加入了列表。这些密码学、电子货币及互联网技术的极客们,在电子邮件上开始了改造时代的第一步。

就像宣言里说的那样,“我们,密码朋克,致力于建立匿名系统。我们使用加密匿名邮件转发系统、数字签名和电子货币,捍卫自己的隐私。”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2003年,梅撰写了大量密码学、隐私和加密无政府相关的文章。

毫无悬念,梅成为对密码朋克贡献最大的人之一。

再后来,和大多数自由意志论群体一样,密码朋克的网络社群很快因为激烈的争吵和战火分崩离析。

但这不能阻止梅拥有众多狂粉。

澳本聪就是其中一个。他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及梅:“我们都有一种自恋的傲慢”。真正让澳本聪着迷的,是梅以前在《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中描述的暗网思想。这也是澳本聪自称创造比特币的前兆。

 

加密无政府主义

“一个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幽灵,它在现代社会游荡……”

这句话是《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的开头。梅在1988年完稿,并在当年的密码会议和黑客会议期间分发给“技术无政府主义者”。

当然,在四年后密码朋克成立的那一天,他如愿以偿地宣读了这份宣言。

“加密无政府主义”这个词,是梅自己编的。和众多美国人一样,他深受安·兰德的影响。

说起兰德,这位女性作家的信徒遍布精英人群:特朗普、乔布斯、彼得·泰尔(Facebook首位投资人)、崔维斯·卡兰尼克(Uber CEO)……她的哲学思想更像是“贪婪即善”的升级版:“人应该为自己而活。无论什么时候,个人都不应该为了他人牺牲自己,也不应该为了自己而牺牲他人。”

梅把这种“利己主义”放进了网络世界。在那里,人们可以将经济隐私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旦躲到电子信息经济中,梅很期待:“监控雷达也查不到。”

在今天看来,区块链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显而易见,例如国家监管、利用数字货币非法购买和逃税。

但在20年前,那个一切都处在想象的年代,梅充当了一回预言家:“这些发展将完全改变政府监管的性质,改变征税和控制经济互动的能力,改变信息保密的能力,甚至改变信任和声誉的性质。”

年轻时期的梅

正如他预测的一样,数字货币可以保护个人隐私。例如Monero曾通过压力测试证明其隐私性。你想想,当执法机构无法算出暗网AlphaBay用户拥有多少门罗币时,好人坏人都会高兴疯了。

他同样预想到了糟糕的一面:数字货币为非法活动开辟了一条“康庄大道”。黑网“丝绸之路”(Silk Road)也成为了最著名的例子。但梅也曾说过,“这并不会停止加密这台机器的运转”。

“起来!除了铁丝网,你们别无所失!”这就是梅宣言的结局。

 

退休的老人

早在2003年,梅就已经从英特尔退休。今年10月,是他最近一次的发声。

恰逢比特币十周年,国外某媒体邀请梅在比特币白皮书上写下自己的想法。然而,梅并不乐观:“过去10年里,我一直在关注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情况,带着一些兴趣、一些乐趣和很多沮丧。”

为什么沮丧,是英雄迟暮吗?

这位被称作“传奇”的老爷子有自己的看法: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偏离了创建它们的初衷,数字货币领域发展得并不好,它正在破坏这项技术最初的用途。

在采访里,记者用了“坚持认为”四个字。

十年里,梅列举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程序设计的失误、盗窃、欺诈、ICO……

伴着比特币成长而老去的梅,显然并不满意年轻人的答卷:“故事远没有结束。2008年的比特币版本,并不是上帝给出的最终答案。”

当年的叛逆之子,变成了今日的传奇长老,可是他依然在期待自己的乌托邦。从1988到2018,梅在加密领域整整战斗了三十年。

穿着套头衫的老爷子依旧很“潮”

密码极客觉得很可惜,2003年退休的梅,按照美国65+岁退休的年龄来算,他或许看不到区块链下一个三十年了。

(本文原创作者为密码极客,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擅自侵权必究。)

 

【密码极客】是一群来自前蚂蚁金服、阿里的工程师和阿里创业帮一起发起的区块链技术创业社群,也是杭州最大的区块链技术人才社群。截至11月,社群阿里技术人员超过2000位,社群成员超过8万。扫描二维码加入我们。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