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创业投资社群

公元2018年:风投流血,新人自救

YASUdaYASUda 2018-11-23 81 次 收藏0

 

密码极客 (ID:alichyb)

文 | 密码极客

 

34.8%的VC(风险投资)从业人员是硕士研究生学历,绝大多数年薪在20-50万之间,52.2%的VC机构人员认为目前薪酬水平比较一般……这些数据来自于《2017年中国VC机构薪酬福利设置与运营机制统计研究报告》。

谁在做VC?

他们集中在22-40岁之间,大部分满足以下四个条件之二:211或985大学、海外名校留学背景、BAT职业生涯、成功创业经验。

14年双创开始,创业者成为最时髦的身份。而他们背后手握“生死大权”的投资VC,则成了这个时代最光鲜的职业之一。

然后仅仅4年之后,部分二三线的机构,已经发不出VC们的工资。据传闻,机构为募资除了前台全员出动,GP(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甚至选择给LP(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下跪。

在VC的行业里,进入的时机,直接决定了你是输或是赢。一场金融“去杠杆”、“去产能”运动后,尘归尘,土归土,野鸡再难变凤凰。

18年进入投资圈的新人VC们,恐怕很难短时间内感受过去的辉煌,也再难有出头之日。“活下去”,是他们在这个行业里的第一课。

新人VC加速出局

说起国内最早的VC,无法绕过的名字是“熊晓鸽”。作为教父级人物,熊晓鸽所带领的IDG资本,在过去二十几年里一直是中国风投的灯塔。

外界总结IDG资本最初的投资方式,就是“撒胡椒面儿”。在熊晓鸽的一次采访中,他自述早年间与合伙人手握几百万美元在中关村扫楼,将单个项目资金控制在百万之内,一共投了四五百个项目。

多年后“双创”开始,曾经的“撒胡椒面儿”换了一种说法,叫做“广撒网”,专业一点说是“行业覆盖”。这个策略,向当时的VC们提出了一个最重要的要求:Deal Sourcing(找项目)。

Deal Sourcing是在Sissi采访中出现次数最多的词组。作为一名多年投资人,Sissi认为行业里的信息非常不对称,“站在信息面的哪一个角度,直接决定了投资是能够盈利,还是亏损。”

于是,在资金充足、标的物众多的14年到17年,“勤快为王”成了所有VC的必胜法宝。

游戏的规则开始变得简单。Sissi告诉密码极客的记者,“在资金链宽裕的时候,大家会选择重金砸赛道。只要你的项目符合一定筛选标准,同是又是我想要投的赛道,那我可能就会布局。”

过去的新人VC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寻找项目、建立人际关系网。他们中有一部分人除了直接敲开创业者的大门外,每天要打无数的电话,只为询问是否需要融资。

然而“不用比能力”的简单日子,被科技创新打破了。

实际上,在新一轮以技术为核心的科技创新中,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成了投资的新热潮。当技术驱动的创业公司比重增加后,VC看项目不得不面对“理解难度更大、技术知识要求更高”的局面。

VC的分水岭终于到来,没有足够资源、又无细分领域专业优势的“金融民工”,终将成为了这个时代的注脚。

专 业 化 进 阶

机构闲钱不足之后,所谓的武器不再是机关枪,而是狙击枪,每一颗子弹都非常珍贵。这也意味着扛枪的人,需要有更专业的能力。

就职于阿里某创始员工家族办公室的赵华(化名),向密码极客记者表示,“早期投资本身就是要穿越周期,那些受到经济周期影响的项目,本身大部分就是泡沫吹起来的,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15年开始的金融去杠杆后,泡沫出清,剩下的优质资源变得稀缺。

马太效应开始重回战场。即便是在VC从业者里,头部的人才明显获得了更多资源。留给新人VC的,更多是细分领域的投资。

Sissi也同意这种观点,当市场饱和之后,大家就要开始比拼专业度,关注某个细分领域能够更有竞争力。

投资VC们不得不开始重新做功课:读论文、做调研、建立上下游资源。

细分领域的入场券也不好拿。当新人VC们还未将自己塑造成“技术人才”之前,来自各行业有技术、知识背景的专业人士,抢先一步获得了各个机构的青睐。

以AI+医疗为例,从17年第三、四季度开始,各大基金都在招聘有医疗背景的人来做合伙人。密码极客在BOSS直聘上搜索相关职位,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基金和资本,在“投资经理”的选择上,更偏向于有专业技术背景的人才,这些也正是科技创新爆发后所必需的人才。

比积累资源更高效的,是配置该领域的专业人才。而他们,本身就自带资源。Sissi同样也透露说,她最近看到一些专注GAG技术(有向无环图)的基金,目前也在招聘专业的DAG人才。

作为新人VC来说,学习技术是一个矛盾的论题。一方面是细分领域专业性不强,无法下手科技创新项目;另一方面是技术学习代价太大,效率不高。

轮番轰炸之下,新人VC依旧要建立自己的护城河。除去项目分析研究,VC决策、风险控制的能力也尤为重要。

谈及决策,Sissi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独立思考的能力,“从自身的角度去做投资决策”。为了能够进一步地扩大信息优势,她更倾向于积极走出去。除了与海外KOL 建立合作关系,她也在硅谷设置了团队。

当她提到国内投资人更喜欢抱团时,还是对未来提出了一些期待,“我很希望国内的圈子稍微打开一点,尽可能接触一些海外真正做事的人和项目。不要再搞一些自己抱团的事情,除了能赚钱,没有任何益处,只能越走越迷茫”。

VC的行业里永远有神秘性感的故事。但属于更多VC的主题依然是“活下去”。

 

在区块链里自救

相比“古典投资”,区块链投资是很多新人VC“弯道超车”的选择。

不仅仅是新人VC,密码极客曾经采访过德鼎创新基金的合伙人王岳华,他用“硅谷VC教父”形容基金的创始人Tim Draper。

而这位VC教父,在今年4月12日通过Reddit发文说:“我认为2022年比特币价格会涨到25万美元,相信这点。别人可能会认为你疯了,但请相信。它正在发生,而且将会非常棒!

一方面,区块链项目本身数量不多,相比互联网独角兽而言,单个项目融资额也不高,总体体量小,比较好下注;另一方面,区块链在国内的兴起不足5年,行业内能够独挑大梁的项目,甚至技术大牛都没有出现,区块链投资圈的认知度也尚未到需要了解密码学、分布式计算的程度。

但即使将投资的领域专注到区块链后,也会发现目前的状态是:谁都赚不到钱。

专注区块链投资的Sissi告诉密码极客记者,“以前会专注于投1CO的项目,到底是投底层,还是Layer2 (Layer1指公链,Layer2是指在1的基础上突破性能的方案),或者是应用。但现在整个市场项目的退出都不明朗,即便像投了Algorand、Dfinity这种非常头部的项目,但基于‘币本位’,我们依然不确定项目的后期发展”。

然而,对于1CO项目“币价不稳定”的缺点,最近市场给出了一份解决方案:STO。作为区块链里的新兴网红,STO身上爆红的标签在于:允许大资金进入,且完全合规。

相较于前者1CO项目以技术驱动为主,后者STO的项目更多来自于传统行业。有机构从今年6月份就开始布局STO,并认为STO最大的一个应用是房地产。

以Deal Sourcing的角度来看,这天然适合专业技术知识不足、来自传统领域的新人VC们。

当然,也有不想赚区块链钱的团队。赵华(化名)所在的投资团队,服务于阿里某创始员工家族办公室,他向密码极客记者坦言,“整个团队都不会关注区块链”。

区块链的魅力就在这里,分歧越大,想象的空间就越大。

而投资的魅力也在这里,都说投资九死一生,没做VC之前,谁都觉得自己是那个“一生”的人。

(本文原创作者为密码极客,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密码极客】是一群来自前蚂蚁金服、阿里的工程师和阿里创业帮一起发起的区块链技术创业社群,也是杭州最大的区块链技术人才社群。截至11月,社群阿里技术人员超过2000位,社群成员超过8万。扫描二维码加入我们。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1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