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NFT:加密艺术是时代的产物 将美好实现永生

密码朋克密码朋克 2021-03-18 34,789 次 收藏0

NFTs(Non-fungible token) ,也就是非同质化代币是当前基于代币,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在2017年之前,大家交易的都是Fungible Token,也就是 FT(同质化代币) ,例如比特币以太坊。

在2017年,一位来自温哥华的程序员麦克·弗拉维尔创造了ERC-721的标准,这就是NFT的起源。这个标准标志了每一个物品独一无二的身份,让物品具有了真正的所有权,它们可以是艺术、数字收藏品、游戏、甚至是现实世界物品的代表,包罗万象。 本文内容仅重点围绕加密艺术品展开讨论

非常感谢Alen、小毛哥、Kay家军的支持与启发。

同时感谢MEME、Dogecoin社区让我感受到Crypto世界的精彩,本人不太喜欢革命这个词,过去的不一定是糟粕,未来的不一定是革新,怀着开放的心去接受并正确认识这个世界,我们终将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份宝藏。

简述    

加密艺术发展至今只有短短的四年,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现在的“出圈”效应,充斥着无数的质疑。数字艺术品因NFT变身加密艺术品,原本画廊里拷贝到U盘、光盘上买卖的模式也转移到链上,交易流程变得公开透明之时,AI等技术创新也开始加入数字艺术品的创作世界。

在英国拍卖行佳士得举办的拍卖会上,超现实艺术家 Beeple 创作的 NFT 艺术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 6935 万美元最终成交。这个事件的发生,把加密艺术这个话题推到了风口浪尖。

唱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市场,很多人认为这一行为是炒作、加密艺术收藏是泡沫、NFT是可怕的陷阱、加密艺术拍卖是傻子与骗子的表演。有一篇文章提到NFT消耗了大量宝贵的能源,仅仅制造了一些稀缺的数字代币之外,除此之外,一无是处。在误解越来越深的现在,不妨 重新认识一下加密艺术,一起探索到底什么是价值,什么是泡沫。  

数字艺术的“去物性”,兴起与传承

科技和艺术,看似是两个对立的世界,但背后的逻辑却惊人地一致。科技求真,艺术求美,两者都由好奇心与想象力驱动,都需要孜孜不倦的钻研与创造。聊到加密艺术不得不提的是数字艺术,科技改变生活,而我们正处于时代的漩涡,而艺术的表达方式也在不断进步。数字艺术不局限于材质、形式,为创作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无论是艺术品,抑或是生活中的一件美物,都能用数字艺术进行创作,这种贴近生活、感受生活与创作生活的方式,是一种不断创新的生活态度,也是一个回望初心的过程。

上:掷铁饼者 

中:Nyan Cat 彩虹猫

下一篇:Gucci Ghost Yellow Aqua

传统的非数字艺术(如绘画、雕塑等)都是以物质材料为媒介,如此,材料的物质特性便对艺术作品的表达形式、艺术语言的形态等有了重要的影响。在数字艺术中,创作者通过数字技术进行创作,不再以具体的物质材料为媒介。相较而言, 时间这一维度在数字艺术中被淡化或说缺失了。

从好的方面来说,这使得数字艺术不再担心“身体”的老化,实现了“永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数字艺术品不会变形,实际上在稍早期的时候,当数字图像经过多次传播后色相会发生失真,在不同的设备中打开也会产生不同的效果。(NFTs的出现,从另一方面来说解决了数字图像传播发生的问题)。

NFT改变传统交易模式

数字艺术品因NFT变身加密艺术品,原本画廊里拷贝到U盘、光盘上买卖的模式也转移到链上,交易流程变得公开透明之时,AI等技术创新也开始加入数字艺术品的创作世界,同时解决了数字艺术品在多次交换与传播后出现的变形、失真、难溯源等问题。交易和创作环节的改变,正在变革艺术品市场,同样也在搅动加密资产世界。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上拍卖的梗图

而随着一件数字艺术品的诞生,它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屡经阐释、评论,从而成为一个意义的生产源头,这些都构成了它的历史。但是,这与具有实体的艺术品之不同在于,所有这一切都没有铭刻在它的“身体”上,是外在于它而存在的。是“关于”它的,而并不就是它本身。这一问题已不仅仅停留在艺术领域,还深入到了当代人类的存在境况中,其根源在于数字技术的崛起所带来的影响已蔓延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就此具体问题而言, 其本质上关乎的是数字技术使得“物”与主体的关系、“物”在艺术创作里、在人类社会中的位置发生了转变。

在数字艺术创作中,物与物之间的交流;人与物之间的对抗、搏斗已经不再成为艺术效果的重要来源,同时其产品也不再随着时间变质、衰老。由于数字艺术品摆脱了对物的依赖以及物性对创作意图的抗拒,使得创作过程中似乎少了更多的障碍,以至于数字艺术品更接近于精神或头脑的延伸,使得一些作品更富有哲学性、审美性的维度思索“物性”。

NFT是对现实艺术经济的改进版

“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  ——贡布里希 《艺术的故事》

贡布里希认为艺术具体到艺术品上是艺术家观念感受的自我表达,放大到每个时代总有自己的艺术特征,这些特征所表达的就是彼一时代的大艺术家。难以想象没有莎士比亚、达芬奇的文艺复兴;没有莫奈、雷诺阿的印象派;没有马蒂斯、毕加索的现代艺术。与其说透过画面看到的是时代的精神肖像,不如说看到的是艺术家用画笔在自己身上克服了整个时代。

很多艺术家,像梵高、舒伯特等人生前穷困潦倒,不为人们所认同,直到他们死后,作品的艺术价值才被承认。

拿梵高来讲,他所处时代的主流画派是学院派,如果印象派超前了一步,那么梵高所代表的后印象派就超前了两步。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传统派反对的声音越是强烈,越容易促进艺术家们的思考。

在激烈的斗争中,反而会培养出一批离经叛道的追随者,由于这些追随者是新生力量,因此不可能在当时压倒绝对优势的传统派,但是新生力量会发展,发展需要时间。梵高死后,他的画风开始被人仿效,1898至1908年在法国盛行一时的野兽主义继续着后印象主义的探索,它是20世纪在欧洲第一个现代主义流派。梵高是现代表现主义的先锋。

梵高&《雏菊与罂粟花》

艺术收藏品是一种不会稀释与变质的“假凭条”,NFTs实现了颠覆性的优化传递。

画家总是死后成名,其实也是一个经济学问题。死去画家的画作,则无法复制、无法增加。货币的本质是一张“假凭条”,比如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军热爱收藏名人字画,除去源于他对艺术的喜好之外,用钱买画,是他将以 【国家货币】 形式存在的财富兑换成了以 【画作形式】 存在的财富。王中军曾以约3.77亿元人民币拍得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这张“凭证”,不会因为美元的量化宽松而贬值,也不会因为人民币的加印而贬值,更不会因为时间和地域的变迁而贬值,相反,越是通货膨胀,这张凭证的价值越是增加。同时,梵高的画作还具备金融属性,可以进行典当抵押。 在这个方面,梵高的画成为了类似“假凭条”的金融品。

Beeple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5 万美元成交其实也符合上述所说的无法复制、无法增加。Beeple从2006起,每天花费两小时创作一幅画,这是对过去15年的一个纪念与交代。

如果让Beeple再制作一个《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这需要花费另一个15年的坚持并且也并非是“first”了,在这个角度来讲,6935万美元的成交价也许是物超所值。 NFT的技术也让Beeple的作品相对于梵高画作来说,更易储存,不必担心运输过程中的损坏与风险,也不会存在防伪的问题。

Beeple 《上链》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属性,让每个艺术家可以自己在链上出售作品,绕开传统中介,在不需要被人代理的情况下就把作品卖出去,艺术家的声量在社区中被放大了,而藏家也可以直接面对面地跟艺术家进行交流。

Belsky 认为,加密艺术有很多好处: 它无法被伪造,透明稀缺,具有便携性,并提供艺术机会。 来自
The Verge 的 Clark 也赞同这种观点。NFTs很可能是 100
多年来艺术家最大程度被解放的机会。这不是现实世界艺术经济的次优版或边缘版,而是一个巨大的改进版,NFTs
为数字媒体提供了一个新的货币化渠道,而不会因为将内容置于付费墙后而限制发展。它还振兴了过去在印刷时代有利可图、但在数字时代失落的商业模式。

加密艺术是科技发展与疫情的特殊环境下,新世代产生的呐喊。

我们最常谈论一个事物是否有价值,往往讨论的是外在的物质价值(马克思主义的延续),其实价值是无形的。回到价值的起源,其实是人类价值观的引申, 「价值」 是真的,因为这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这是一个由集体共有的社会阶层所维持的虚构之物。

物理学里人们常常提到的“第一性原理”(其实就是“解耦合”(decoupling)),即将事物缩减至期根本本质,那么我们应该去思考一下,价值根本是服务于人的,也许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相比,无法去触摸“实物”,也无法像传统的艺术品一样成为身边的装饰品。但 NFT的价值本并不是来自基础材料,而是来自于稀有度、审美和创作者 。人类所珍视的资产,是由我们的价值观决定的,我们金融资产的市场价值来源于我们所遵循的道德观念所创造的价值, 集体信仰或许也有胜过「基本面」的可能性, 变化已经到来。

在疫情席卷全球的2020年,我们不想承认却又不可忽视的是,社会正处于一种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状态。习得性无助感,是一种由创伤事件或持续失败所导致的无力感,它被认为是抑郁症的根本原因之一。年轻人对未来的积极信念处于历史最低点。疫情下人们无法像过去一样自由活动、失业率暴增、对机构的不信任度空前高涨、财富不平等、通货膨胀等都是20年悬在许多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人们不知道疫情何时结束,不知道抑制住的新增病例何时再卷土重来,过去能够宣泄情绪的方式都似乎无法奏效因为我们都走不出去。

对于年轻一代来说,Crypto 文化是非常适合的。我们的 meme 很搞笑,我们的对话很有效率,我们的生活方式是数字化的。 Crypto 文化提供了一个经济产出和文化表达的新景观 ,它特别适合数字游牧民族、论坛冲浪者、笔记本电脑操作者、反文化主义者、内容制作者、meme 艺术家、博主、密码朋克等,

以太坊创造了无限的不同文化

自从
2009
年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被开采以来,进入这一新领域的人和资本一直在不断增长。慢慢地,人们开始迁移至这个新的数字领域,并开始安营扎寨。最早在
Crypto 世界定居的社区之一是自由主义的淘金者,他们看到了比特币蕴藏着的潜力。Crypto
的每一个不同应用都会吸引自己不同的用户进行迁移,在极端自由主义的淘金者和早期的密码朋克之后,出现了更多的一般人群,所有人都对 crypto
提供的特定风格感到了兴趣。

2020年的夏天,Defi爆发,许多人看见的是暴富的神话,但却忽视了许多异军突起的项目都是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沉寂期才走到顶峰。2018-19
年的熊市见证了 crypto 领域的大规模外逃,无论是人或者资本。然而,也有一些社区成功地坚持住了,例如AAVE、SNX 和 LINK。 

这些社区的资产价值经历了大幅缩水,然后他们又经历了两年的横盘期,再然后情况开始好转。Discord 社区就是他们坚定下来的地方,文化是在这些共同经历中创造出来的,他们在熊市中制造属于自己的 meme,互相坚持的走到了最后。

资产创造了社区,社区创造了资产。

加密货币革命背后的真正力量, 是它消除人类价值与人类价值观之间的鸿沟的能力。 借助 Crypto,人类拥有了可以与我们的期望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工具。Crypto 的最终结果是产生了新的文化表达载体,使得人类能够忠实地表达自己的价值观。

在过去画廊是艺术创作者和艺术消费者之间情感关系的中介。随着 以太坊 上的金融和经济软件取代中介机构,通过数字艺术表达文化将能够蓬勃发展。NFT的出现使得人类将能够从其艺术中获得的情感反应将是革命性的。

Dogecoin引发的meme文化

由于机构的强大的力量,阶级固化越来越严重,年轻一代衍生出了YOLO文化,前段时间WSB带领散户开始了Robinhood逼空运动,没过多久Dogecoin承接了这一次运动。狗狗币被视为社区核心
MEME,个人投资者们的诉求延伸到了区块链行业,社区属性币种的投资逻辑正在发生着改变。

前几日,Billy
Markus 在 Reddit
为所有狗狗币爱好者写了一封信,他的解释是:狗狗币真正的价值不是拉盘砸盘,而是带给世界的「正能量」。喜悦、善良、学习、给予、同理心、乐趣、社区、灵感、创造力、慷慨等这些因素的存在,让他觉得狗狗币值得存在。如果社区体现了这些东西,那就是真正的价值。

“MEME”给早期参与者空投了一套房与童年

“NFT有可能会令人上头,而Defi充满了么的感情的计算器投资者”——MEME中国区志愿者ALEN

(前文提到的MEME是「迷因」,此处提到的是MEME代币)

ConsenSys DeFi 产品负责人 Jordan Lyall 发布了一个恶搞项目「一键生成 DeFi」 来嘲讽 DeFi 项目过热的现状。有好事者迅速根据这一笑话创建了 MEME 代币。

初期MEME 代币的主要逻辑在于: 挖积分、提积分、积分换卡片 ,随着半年的发展,MEME目前还开了一些艺术家池子与合作的Defi项目池子。值得注意的是,MEME
总量为 28000 个,其中 26000 个来自于最初的社区无门槛空投,MEME 币价的涨幅给获得空投的 73
人带来了惹眼的财富,造富的故事加速了 MEME 的传播。

在暴富神话之外,关于MEME的故事其实更值得一提,比如MEME的社区管理员Auroraxxxx,由于疫情失业在家没有收入,参与了MEME早期治理之后开始有了收入,并在不久之前将几个艺术家的绘画元素整合在一起,创造出了新的画作"The
Meme Mob”,成功拍卖获得了接近20万美金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MEME上每一次的拍卖都会拿出10%用于慈善捐款)

……即使是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资本,也无法与一个有灵魂的项目竞争。 ——Vitalik Buterin,《2020: Crypto and Beyond》

与MEME合作的一个17岁艺术家FEWOCiOUS ,她来自拉斯维加斯,她对自己的评价是: 「超现实主义波普,作品是自我感知的表达 」 。她在12.29日完成了为MEME的创作,除了是动态的NFT以外,还加入了声音的元素,绘画+音乐的模式是完整的视频NFT,能听到心脏跳动和哭泣的声音。

“就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些事我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我以前从未尝试加入声音元素!我很高兴发布这些信息。我很高兴看到人们的想法。我想我已经打破了这个障碍!”—Fewocious

这是一种兴趣使然的投资运动、特殊的社会现象,也是一次艺术的革新。

当市场热情高涨时,NFT的价值怎么看都比较合理,当泡沫破灭后,人们又会重新思考NFT的未来价值,思考NFT是否能够赋予更多价值属性,和DEFI一样,NFT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对于藏家而言,这是真正的数字所有权时代,通过私钥掌握你的数字资产。

区块链对艺术最重要的创新之一,就是 创造出了可证明版本唯一性的数字商品。 即便泡沫过后许多项目一地鸡毛,但万事万物客观发展的规律本就是这样,任何领域都有糟粕,可NFT传递的精神价值与故事,艺术家们的作品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

伸手摘星星,即使是一无所获,也不至于满手泥土。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