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极客 | 国内最权威的区块链创业投资社群

8问CDC项目创始人杨宁:跑路了吗?黑庄是谁?甩锅了吗?听到骂声了吗?

VOBCVOBC 2018-11-13 91 次 收藏0

2018年11月6号,乐博资本创始人杨宁“跑路”的消息刷爆朋友圈,巴比特《8问》栏目第一时间联系到杨宁本人。次日,栏目组奔赴北京,就“CDC团队解散”、“黑庄”和“跑路”等事件,对杨宁进行了独家采访。

 

以下文字由【密码极客】根据采访稿整理而成,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文字略有调整。

 

CDC团队解散

 

2017年的时候,我觉得区块链真的能够改变世界,当时就和币圈和互联网创业圈的人凑到一起做了这个项目,我当时是作为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出现的。

 

因为我代表了一个传统投资领域非常有经验的投资人,我也有技术背景,整个项目的发展我也给予了很多技术指导。项目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所以到现在我也是心太累了,也不想做了。我是最后一个,团队都走了,只剩我。

 

如果作为一个创业项目来说,它已经失败了。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区块链的项目来说,它未必。因为比特币是没有团队的,现在发展得也很好。我相信CDC这个故事还没有完,只不过不再是我的故事了。

 

因为媒体的报道,导致这个事情变得非常得激烈。在非常激烈的情况下,社区要有可持续的发展肯定要等到尘埃落定以后。根据区块链的精神,如果有任何人想去接它的话,这个项目可以继续去做。

 

我觉得CDC团队解散的根本原因在于很多币圈的人加入到团队之后,他们的想法跟我的想法不一样。他们可能进这个行业就是为了赚钱来的,当币价一直在跌,很多人就觉得不能赚钱,就跟我说他做不下去了,那就走。

作为一个投资人,当团队跟我提出这样想法的时候,我肯定就说那好吧。我看看我还能不能坚持,等到有一天我坚持不了了,那作为一个创业项目来说,它可能就终结了。

 

谁是黑庄

 

我最后是被黑庄割了,一开始不是黑庄割的。社区里面有一个人来找我,他说他想给项目提一些好的建议。加了我微信之后,他就开始跟我说一些很奇怪的话,我就发现这个人不一般。

 

其实有朋友提醒过我,过去我们这个币价诡异的走势,肯定有黑庄在背后操纵。然后我立马就开始觉得这个人可能就是那个黑庄。

 

他说他有很多的币,当我意识到他的币占流通盘这么大比例的时候,那这个项目已经无法再正常发展下去了。

 

当时我的想法是什么呢?我说你的币这么多,那么就剩我一个人,可能也干不下去了,干脆我把这个项目卖给你好了。

 

为什么要转给黑庄?因为他手里有最多的币,按照区块链的精神来说,他就是这个项目的主人。然后他就说可以谈,当时他想着几乎不给我任何钱,就要把这个项目拿走。

 

我说我亏了2000万,你得让我回一点本,就是稍微补偿一点。然后我跟他谈了一个价格,大概几百万元人民币,然后他就说好,就要跟我进行交割。我说交割完之后我们就公告,之后他又反悔了。

 

他一会说要来北京,一会又不来。然后他就把币价拉到了六七毛钱,有些大户就跟我说这个黑庄要跑,所以我就做出了一个非常大的决策——开闸放水。

 

也就是百分之百流通。我就大量释放流动性,要把黑庄给淹掉。淹掉之后就是让他的持币比例降得非常低,也拉低大家的持币成本。

我觉得只有这样的话才能治得了这个黑庄。也就说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治不了他的,要让所有的社区成员一起去治他,他再一拉盘,社区成员立马就砸他。

 

我至今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告诉我很多东西,当时我也挺震惊的,他说他还控盘了好几个其他的币。除了CDC之外,他还控制了别的币。

 

黑庄已经发了一些截图了,我还有其他的截图,媒体也想要看那个截图,后来我也没发。

 

释放流动性后,那个黑庄可能也接了一些,这是我相信的,要不然就砸穿了。如果没有人去接的话,这个币应该是0.00000001,但很明显不是我接的,那肯定有人在接。

 

我听他口音是福建人,他说他是山东人,山东人没那口音。

 

为何退圈

 

黑庄事件是导致我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再往前推,火币下架CDC的公告,引起了很多媒体的关注。

我本来想很安静地离开的,我想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圈子,默默地把这个圈子人都删掉。但是币圈不让我安静地离开,要以这种激烈的方式来送我。

 

我现在的退出,没有什么明哲保身不保身之说。我现在应该退出,我应该离开这个圈子,这个圈子的人太不好了!今天还有朋友在微信上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跟他说币圈的坏人很多,我说坏人99.9%——1000个里面999个是坏人,1个是好人。

 

也许你觉得我很极端,但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至于那些999个坏人怎么看我已经不重要了,至于币圈的媒体怎么写我,那都不重要了,我都把他们全删干净了。

 

当我删去所有币圈的群和人之后,我发现世界真的非常精彩。那么多人在做着那么多有意义的事情,为什么互相要割韭菜呢?

 

我的目标不是来割韭菜的,你看我跟黑庄的对话,黑庄当时还邀请我,他说你要不要跟我来一起割韭菜?他想让我配合他来拉盘割韭菜。

 

我觉得我被骗了,被整个行业骗了。最早是合作方割了我们第一波,从四毛钱跌下来,我就不说是谁了,因为都是币圈的人。所以第一波是我们被行业的人割了,第二波我是被黑庄割了,我不玩了。

 

我是2017年底入场的,CDC被割了2000万,我在其他所有的币上面又亏损了2000多万。我割肉了!我投的所有的项目全都亏了,我进来就是最高点。

 

我接触区块链是2014、2015年的时候,我当时认为区块链都是骗子。直到2017年的时候,我感觉技术真的能改变世界。于是我去潜心研究了中本聪的白皮书,研究以太坊的白皮书。

 

后来我发现自己天真在哪?我认为所有区块链的共识机制也好、智能合约也好,都是针对计算机世界的,计算机所有的节点——包括你的电脑和手机,它是不能作恶的,因为代码限制住它了。问题是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接口的地方出问题了,也就是人是不靠谱的。

 

我现在觉得这里都是骗子和赌徒,我不跟你们玩了。我弥补了一点点损失——亏了两千万,拿回来几百万,还亏了一千多万。说我割韭菜,亏了一千多万的算割韭菜吗?

 

1998年的时候,我追逐了第一波互联网,人工智能我也是最早追的,我现在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了大量的投资,还有影视文化行业,但是在区块链这个圈子里我栽了个大跟头。

 

宣传的时候,All in是一种态度。区块链我还会关注,但一定不是现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我关注的是工信部鼓励的那种区块链。如果没有政府去保护弱者,阻止强者为所欲为,一定会被收割。

 

我真觉得去中心化这个架构,它可以自组织、自运行,它可以通过共识机制来阻挠恶人去做恶,我真的这么认为的。但是很可惜,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明白了,知道真相了。

 

我之前说,在传统的VC投资圈里不得志的人才会到区块链来。我不属于不得志的,我就觉得我在这个领域一定特别牛逼。得志的都不来,我来了,多好。现在翻出这些傻话,感觉自己特别白痴。

 

我其实一直很痛苦,从四五月份开始币价一路下滑,就一直很痛苦,团队也走了。

 

那时候开始我还没有萌生退意,我不在乎什么寒冬不寒冬的。真正让我萌生退意的就是那个黑庄的出现,他的出现真的让我萌生退意了。我说没希望了,我不可能力挽狂澜。

 

招致骂声

 

采访结束后,杨宁发朋友圈称:“离开骗子赌徒横行的币圈感觉真好。本想安静的离开,不得已却以这么激烈的一人对抗整个币圈的方式。我已经删除了所有币圈的群和人,如果你还在币圈并能看到这个朋友圈说明你名气不够。我已经不相信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区块链必须在法律法规的中心框架下发展才有未来。最后一次针对这件事接受采访。”这条微信随即在币圈遭遇强烈质疑。

 

杨宁称,骂我的声音我听到了,都删了。我一点都不后悔,我跟这个圈子彻底决绝了。其实今天很多大佬骂我,包括说我割韭菜怎么怎么样,其实我就想说一句话,英语有句谚语叫作:“住在玻璃屋,切莫扔石头”。我觉得每个人都问问自己,看自己经不经得起这种调查,我觉得这个是最关键的。

 

 

我对这些骂声毫无感觉。你知道我今天发这个朋友圈,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的,所以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我在接受采访完之后,就感觉需要干事儿,我一定要把这个发出来,我一定要发朋友圈。

 

对于本期的内容与主题,大家看后有什么想法,欢迎在文末给我们留言,共同探讨。

 

视频 |《8问》栏目,文 | 贾小别,【密码极客】与《8问》是战略合作伙伴。

 

阿里系创业者和投资人发起的区块链技术信仰者组织

聚是一团火丨散是满天星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1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